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我乃太上老君...

  有人说,认真工作的男人很有魅力。

  李隐觉得,这纯粹是放屁。

  人不分高低贵贱,工作不分三六九等,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却还都是存在着区别的。

  霸道总裁,手握上亿合同,潇洒挥笔,签下自己的大名,的确很有魅力。

  舞池上,小姐姐摆动身姿,王总挥金如土,两个人都很有魅力。

  杀猪匠,手握杀猪刀,一刀下去鲜血横飞,满脸横肉抖动,哪来的魅力。

  各种阶级之间,总是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

  所以,在察觉到白霜霜“深情”的眼神时,李隐前所未有的淡定。

  “谢谢!”

  难得的温言,让李隐心头悸动,小象乱撞,强行杀死小象,心头的悸动逐渐平息。。

  “仙子言重了,不过是李隐分内之事。”

  李隐依旧淡定。

  “有件事......想问你?”

  这是......要约我吃饭,表示谢意,沟通感情?

  “仙子请讲。”

  “你从何处习得如此高明的刀法?”

  “你究竟是什么人?”

  “额......”

  突然的冷眼厉语,让李隐幡然醒悟。

  想得太多,不是好事。

  “庖丁解牛刀法,祖上传下来的,有问题吗?”李隐坦白道。

  其实这套分尸刀法,确实很厉害,前身仅仅练习了一年,就胜过长寿街一众屠者。

  李隐自己也研究过,刀法本身没有什么奇特的,只是会莫名的让人神情专注,达到忘我的境界,这个才是很难得的。

  忘我,以上帝视角看世界,尸体上的每一根血管,每一条经络都无比清晰,甚至连周身环境的风吹草动,都能无比清楚的感知。

  李隐也很想将其融于到术法中,但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也就没有再去研究。

  “是这样吗?”白霜霜疑惑道。

  李隐反问:“不然呢?”

  “好吧,看你也不像坏人。”

  白霜霜也不觉得他是恶人,毕竟世代居住在京城,有户口的。

  “他们怎么样了。”

  李隐犹豫了一下,终究是问了出来。

  提到这个,白霜霜玉面又带着几丝阴沉。

  “死不了,但......应该是要退下来了。”

  其实这类人很多,毕竟镇妖师这个职业很危险,常年与妖魔邪人为伍,一时不慎,落个残疾也很正常。

  想到这里,李隐不由想到自己前世的邻居。

  他是个军人,在与恶势力作斗争时,一不小心,也是落了个残疾,脸上还有几道疤痕。

  很难看,当时自己还小,每每看到他时,觉得他温和的笑意,也很是吓人,心中总是莫名的有些害怕。

  直到稍稍长大些,得知了他的英雄事迹,心中顿生敬意,但那时他已经搬走了。

  想要说声对不起,为自己的害怕道歉,但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

  想到此刻,李隐心中激荡,热血上涌,赫然问道。

  “他们的断臂残肢在哪,兴许我可以替他们接上。”

  此言一出。

  青衣堂众人纷纷抬头,包括那几个从昏迷中苏醒的镇妖师

  眼含希望,身躯微颤。

  只是,在看到李隐身无灵气,平平无奇,激动的神情又黯淡下来。

  一阶凡夫俗子,怎敢妄言断臂重生。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白霜霜冷声喝道,随即又觉得有些失态,脸色稍缓,犹豫道:

  “你行吗?”

  既然话从口出,李隐也就再犹豫,再说,如此美娇娘问你行不行的时候,你还有第二个答案吗?

  “试试也没坏处。”

  没有三两三,怎敢上梁山。

  以此刻李隐身怀的能力,写本书出来,都不是难事。

  那陆之道,陆判官给人接头换心都易如反掌,自己虽然现在道行还差点。

  但接个胳膊,换条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青衣堂豢养着许多医师,有些甚至也是修士,只是修炼侧重点不同。

  听他这么说,虽然心中不服气,但也只能听从白霜霜指令,将断肢取来。

  狼爪很锋利,切面整齐,但也附着着一层淡淡的黑晕。

  如今众人皆看着李隐发挥,而他此刻也是场中的主宰,搁在前世,就是主任医师。

  吩咐白霜霜拿出妖丹,将妖毒吸走。

  “你们都出去,给我一间静室。”

  李隐闭目沉思,回忆着陆之道接头换心的法术,觉得仅靠自己,应该不大可能完成。

  万一闹出医患,这的人可都凶的很。

  白霜霜想了想,觉得他翻不出什么浪来,便依他所言,寻到一间静室。

  静室内。

  墙上挂着八盏油灯,宛如白日。

  灯油是用烛青兽尸体熬制的,比普通灯油持久耐用,没有异味。

  也就是镇妖司财大气粗,才能这么挥霍。

  按照李隐的要求,几名镇妖师吃了麻药,此刻睡得香甜。

  其实他用不着这个,但为了掩人耳目,不被几人发觉,还是安稳的睡着比较好。

  手指轻点额头,一阵清光幻化,陆判官自清光中浮现。

  为了保险起见,大手一挥,整间密室被隔绝,就算有人强行闯入,也只会看到浓浓迷雾。

  取来断肢,发现切面上的血肉,被妖毒腐蚀了不少。

  唉!

  短一截就短一截吧,总好过没有。

  李隐正准备动手,忽然愣住。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些玩意儿,都谁是谁的呀。

  ......

  几名医师其实是想旁观的,但奈何白霜霜地位高,脾气大,被她冷言呵斥几句。

  人都快冻僵了,又哪里还敢再多嘴。

  但他们也不肯离去。

  我倒要看看,这黄口小儿究竟如何敢夸下海口,看我等会怎么羞辱你。

  整整一个时辰。

  随着哐啷一声,密室的铁门被打开,李隐从里面走了出来。

  步伐迟疑,神情凝重。

  一看这倒霉催的就失败了,几名医师忍不住开口。

  “人,乃天地造化无上成就,结构复杂,说什么续接断臂,着实可笑。”

  “曾听闻,佛陀可再生断肢,可这是以自身灵气,再生血肉,却也无法替他人接上断臂,你如何能成?”

  “一阶屠夫,哈哈哈!”

  李隐不理几人冷嘲热讽,只看着白霜霜,脸色犹豫,不知该如何开口。

  白霜霜忍不住问道:“如何,成了没?”

  “唉!”

  李隐一声轻叹。

  瞬间,白霜霜脸色黯淡,却仍安慰他道:“失败了也就罢了,你无须介怀。”

  众医师还想吐槽,刚张嘴,就听李隐轻声说道:“接上了,只是......”

  “什么!”

  几名老迈的医师健步如飞,跟去超市抢鸡蛋一样,推开李隐,冲了进去。

  随即,惊叹声自里面响起。

  “神技,这是神技。”

  “......”

  然而。

  到头来,李隐也没分辨出,那些断肢都是谁身上掉的,最后索性随意来了。

  所以,他才有些犹豫,毕竟不大不小,这也算是个医疗事故。

  白霜霜听见里面的惊叹声,也疾步走入静室。

  然后……美人震惊。

  映入眼帘的,是四名镇妖师四肢健全,躺倒在凉台,凝神细看,发现断肢连接处只隐隐有一条红线。

  不过为何肤色看起来,似乎有些差异。

  “如何做到的?”白霜霜率先发问。

  李隐笑了笑。

  “像缝衣服一样,缝起来就行啦。”

  额……若是事先知道,白霜霜绝对不会让他动手。

  她倒还算镇定,几名医师忽的“噌噌噌”又跑了出来,弓着身子挤在李隐面前,老脸上的褶子都能夹死蚊子了。

  “小兄弟,不......神医,如何缝制,缝制后气血运行是否通畅?”

  “应该没问题,至于方法……”李隐话说一半,着实吊足了胃口。

  “别告诉他,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你们怎可如此不要脸皮,祖宗,我给您磕头了。”

  几个年纪都能做他爷爷的医师满脸谄笑,疯狂献媚,让他一阵头痛。

  就知道,稍微露点手段,必定会成这种局面。

  毕竟这种外科手术,在前世都算相当厉害了。

  更别说连接血管,经络,甚至是血型不同,都能完全融合。

  李隐倒不介意传授此术,但这些东西,基本上等同于仙术,莫说是这些这些医师,就是修士恐怕都难以学成。

  他有些为难的看着白霜霜,后者心领神会,知他意思,冷声道:“不可胡言,忙你们的去,莫不是要我上报司正。”

  ......

  几名医师问了李隐的住址,随后一步三回头,不情不愿的走了。

  只把李隐看得汗毛耸立,头皮发麻。

  问,被一群老头盯上了,怎么办?

  白霜霜也好奇,但她生性淡薄,属于被动型的,别人不说,也不会死缠烂打。

  毕竟,有失我冷面剑仙的形象。

  ......

  摆脱众人,出了镇妖司,李隐开始清点收获。

  神格面具中,仙庭之上,出现一身穿道袍的清秀童子。

  咦,这是何人?

  看起来身份似乎有些低,逼格也不太高。

  李隐有些失望。

  七情六欲中,唯独天地善念最好收集,替几名镇妖师接好断肢后,明显感觉天地善力涌动,被神格面具吸收。

  随即神格面具中“轰隆”一响,但身在镇妖司,李隐未敢查看,只能先按住好奇,此刻才来细细研究。

  然而,却大失所望。

  但随即,一声宛如稚童般的叫喊,那前半句话让他热血沸腾,后半句让他热血熄灭。

  “我乃兜率宫太上老君......”

  “......座下八卦炉炼药童子,诨名金角大王。”

  ......

  至于金角大王的故事,李隐都懒得看了。

  “猴子,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