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当代大儒!就这?

  苏辰非常生气,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作为一枚小迷弟,竟被人误会是黑粉,但侮辱自己的是当代大儒,他根本没能力反抗,顿时心生去意。

  但因为那首诗的缘故,众人不愿就此让他离去,定要他拿个说法出来。

  酒是你提议要喝的,敬许大儒也是你要敬的,结果现在惹出了乱子,害得许大儒差点醉死在书院,你就要跑了,这不是黑粉是什么。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只在一旁偷偷傻乐。

  “诸位也不能怪他,料想苏兄弟也是无心的,应该是有他人浑水摸鱼,莫让躲在暗处的人笑话。”

  李隐正气凛然,跑出来打圆场,把苏辰感动地热泪盈眶,只恨自己生错了性别,不然就以身相许。

  陆有道是全程在场的,他身为大儒,虽然平时不喜欢修行,但若是场上有什么人搞些小动作,他自问还是能够发现的。

  “陆师弟,你怎么看?”

  陆有道沉吟道:“应该与他们无关,我未曾觉察到异处。”

  天地灵气的波动,对于修士来说是非常敏感的,更何况是在身边,而如此玄妙的术法,虽不曾听说,但料想必定极为繁琐。

  对于这种说法,张之安也表示同意,顺带着又问了一嘴李隐。

  陆有道疑惑说道:“他一直在场,未曾离开,你是又怀疑他吗?”

  “有一点。”

  “那试试他?”

  ……

  当李隐察觉到两道怀疑的目光时,心中顿觉不妙,却听张之安忽然高声笑道:“哈哈,刚才是在下给各位开了个玩笑,千万不要当真,还请苏公子不要见谅。”

  苏辰冷哼一声,脸上多有不悦,少年习性尽显无疑。

  又听张之安说道:“鄙人久不曾参加诗会,腹中也草拟出一首七言,还请各位品鉴。”

  说罢,张之安径直走了过来,在二人面前停下,扯去酒席铺开宣纸,提笔写就。

  山色湖光满清云,

  水天相照更无兼。

  刀耕火种今何在,

  剑舞秋风事可嫌。

  诗成,洁白的宣纸飘在空中,刹那间,风起。

  众人还来不及夸赞,就感觉风中好似夹杂着刀光剑影,刺的人生疼。

  已是有几人忍不住痛呼出声,遍地滚做一团,这张之安竟是不顾众人生命,无差别火力覆盖,定要必出幕后之人。

  “怎么回事,大儒快住手啊!”

  “大儒疯了,快跑啊。”

  “……”

  张之安恍若无闻,目光紧紧盯住二人,白衣胜雪的苏辰脸上满是顽强,他大概能够猜到,这是在试探场上的众人,心中不由得怒火再起。

  什么狗屁大儒,为了找到所谓的闹事者,竟殃及无辜,好好的诗会竟被如此破坏,心中可还有半点儒生气质,大儒风范。

  “吼。”

  猛然一声虎啸,从苏辰口中发出,竟凭空卷起一阵恶风。

  云从龙,风从虎。

  那股恶风吹打在飘在空中的宣纸上,被加持了儒家法术的宣纸,瞬间开裂,继而整个碎裂,化作纸屑漫天飞舞,好似雪花般飘落。

  张之安心中一惊,果然是看走眼了,这小子身上定然有这隐藏气息的法宝。

  而苏辰也是一脸懵逼。

  自己就吼了一嗓子,便能破除大儒的法术,我……我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张之安怒道:“你这奸诈小人,隐藏实力混上山来,意欲何为?”

  尚被狂风吹的东倒西歪,又被苏辰那一声稚虎咆哮给震惊,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发现场上已是剑拔弩张。

  “这是怎么了,怎么两位大儒都如此紧张。”

  “苏公子哪里惹恼了二人?”

  “苏公子犯什么错了?”

  暗中操纵一切的李隐急忙打圆场:“二位这是干嘛,苏公子可是徐大儒的忠实粉丝,莫要伤了和气。”

  苏辰眼角都有些湿润,对呀,我犯什么错了,兴高采烈的跑来参加诗会,无端被人诬陷。

  平时和气稳重的大儒,怎么今天如此针对我,想到这里,眼角的泪水都有些止不住了。

  李隐一看,心说不好,自己玩的有些过了,把这苏家小公子给气哭了,别给他留下阴影就好。

  急忙挡在苏辰身前,大叫道:“你们不可再针对苏公子,全都是我一人所为。”

  “谢谢你李大哥,我知道你的……你与我同是许不平的追随者,又怎会如此,今日无端蒙受不白之冤,而这些所谓的大儒咄咄逼人,以后这儒生不做也罢。”

  完了,把这小子的信仰给气没了。

  李隐急道:“苏兄弟,可千万不要如此,许大儒知道了,会难过的。”

  “呸!”

  “大儒?我看都是蛇鼠一窝,只顾着争权夺利,仗势欺人,如此美景,如此典雅的诗会就被这所谓的大儒破坏,更是仗着儒家术法,在此肆意欺负我等信奉儒圣之人,实在是有损儒圣声誉。”

  苏辰一番长篇大论,只听得在场众人,包括那两位大儒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随即,众人惊醒。

  “我们明明是受邀来此,参加诗会的,竟被大儒以法术对待……”

  “唉!难怪儒家之法没落至此。”

  “当代大儒就是这种胸襟,可悲可叹。”

  “儒家已死,世上再无德才兼备的儒生。”

  张之安再也听不下去了,大喝一声:“你们这群俗人知道什么?”

  忽然天际炸响惊雷,随即整座山风轰隆作响,脚下震动不止,就在众人以为地龙翻身,就要山崩时,震动又忽然停止,一切好似都没发生一般。

  苏辰惊讶的看向张之安,口舌绽惊雷,这是何等的修为,自己刚才竟然在和他硬刚,想想,他都觉得有点小激动。

  口舌绽春雷的确是儒家的术法,但还不是张之安能够掌握的,他与陆有道对视一眼,都觉得今天实在太过诡异。

  忽然,二人莫名的心悸,只觉仿佛体内有什么东西悄然流失。

  张之安脸色大变,遥遥看向峰顶,又怒视着二人,神情狰狞喝道:“你们干了什么。”

  李隐也不知发生了什么,睁开慧眼目视一切,赫然发现那峰顶上竟有着儒家气运飘忽散去。

  李隐愕然片刻,没想到自己小小的举动,惹的众人厌恶儒家,导致儒家气运再次折损。

  而从那两位大儒的反应中,不难猜出,山中必定隐藏着什么污秽,正是因为他们动机不纯,害怕被人知晓,才会至此。

  李隐不禁沉思,究竟是什么,竟能引起如此之大的连锁反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