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暴风雨前的平静

  “你们墨家也有魔修吗?”

  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宛如一团乱麻,但此刻的李隐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明,在脑海中反复推演,依靠仅有的线索,仍然觉察出些什么。

  这是陆之道赋予的能力,入微。

  依小水所言,墨家除矩子外,另有五名长老,皆精通【墨氏神机术】,但最最重要的核心,却只能掌握在墨氏矩子手中——灵核。

  灵核是驱动墨氏神机众多奇淫巧技的驱动力,以灵核吸纳天地灵气,即使是人偶,也可施展无上道法。

  像之前,小水放出的能吞噬赤芒的兔头、爆裂的弩炮、神奇的人偶皆有灵核嵌入。

  而灵核的炼制法门,只有矩子才可习得,其核心要素,便藏于巨子令中,即使是长老也无从知晓。

  是以,小水怀疑,墨家门人中,便有长老牵头叛变,勾结外人,想要夺取巨子令。

  这是小水的猜测,但李隐隐隐觉得,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如今,牵涉在内的有三股势力。

  魔修、镇妖司、墨家长老。

  若只是单单为了巨子令,怕是引不来如此庞大的势力,定然还有比灵核更为重要的东西,吸引这三方人马。

  只有找到这个,才能解开墨家灭门之谜。

  “没有!”

  小水语气肯定,继续说道:“修炼墨氏神机术,同时参悟魔道,违背了墨家的思想,很难成功。”

  “若是强行入魔,于神机术也不会有太深的造诣。”

  “你肯定?”李隐问。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除非他主动放弃神机术。”

  李隐又疑惑问道:“如此说来,那具魔尸的死怎么解释?”

  “你有所不知,神机弩任何人都能操控,哪怕不是修士,只要掌握窍门,也可以使用。”

  说到这里,小水有些得意。

  “那如今的墨家,你可还有熟识的人。”

  小水沉吟片刻,才道:“如今掌家的是大长老,我对他有些怀疑,四叔......四长老对我很好,或许可以信任,但此刻我已经分不清好人坏人了。”

  李隐点头。

  “那我们假设,如今墨家都是坏的,钢板一块,查无可查,就算找到真凶,你又如何应对。”

  “找司正啊!”

  “那司正也是坏的呢?”

  如此一说,似乎前途叵测,小水脸色瞬间黯淡,看着身前云淡风轻的李隐,忽然叫道:“那......那我找你!”

  似乎有些不自信,又似乎有些怯懦,低下头,慢慢说道:“我相信你,只是......你会帮我吗?”

  感觉自己越陷越深,李隐也是颇为无奈,若有先见之明,就不该招惹她。

  但此刻,二人的纠缠越来越深,又有月老红绳羁绊,李隐又怎能无动于衷。

  李隐斟酌了一番,才轻声说道:“两肋插刀,刀山火海,我不敢说,但竭尽所能,义不容辞。”

  听闻此言,小水瞬间喜上眉梢,却又听他说道:“若......最后事不可为,我让你放弃追查,你也不可违背。”

  日后,若查出水太深,趁着还没陷进去,能够抽身,必须放弃追查。

  这是李隐的想法。

  小水背负灭门之仇,心中激荡,虽不赞同,但眼前人能到这个份上,自己又怎可多言抱怨。

  轻轻点头,小姑娘只得肯首。

  另一边,镇妖司镇妖楼。

  一袭白袍,在幽州查案许久的张开,连同冷面剑仙白霜霜,齐聚。

  司正独坐桌前,独酌佳酿,神情惬意,悠然自得。

  “司正大人,似乎心情甚好。”

  张开久不见司正,今日才从幽州赶回,尚不知前几日京城的震动。

  司正乐呵呵一笑,道:“教训了那帮书呆子,街上少了许多陈词滥调,心情自是不差。”

  “查的如何?”

  张开整理思绪后,奉手回道:“墨家的几个长老,大有问题。”

  “详细说说。”

  “墨家出事当晚,五名长老皆不在门中,虽有证明,却仍是蹊跷颇多,且有存活的门人证明,确实墨者参与其中。”

  张开顿了顿,继续说道。

  “卑职以为,再扑朔迷离的案子,谁从中得到的好处最多,那么谁的嫌隙就最大,而如今代掌墨门的是大长老,因此,卑职便先从他着手调查。”

  “这不查不知道,这大长老竟是魔修出身,转投墨门,而参与夜袭的恰好有大批魔修。”

  放下玉杯,司正神情渐渐严肃。

  “如此说来,你觉得他的嫌疑最大?”

  “是!”

  张开面色犹豫,再次说道:“只是......那晚,他是听从调配,远赴沧州,虽然可疑,众多墨者均可作证。”

  司正淡笑,再次举起玉杯,凑在嘴边。

  “墨家有一门奇术,人偶术,以此术制成的人偶若不细看,与常人无异,足以以假乱真。”

  此术张开也曾听闻,但所知不详,此时听司正言讲,心中疑窦顿生。

  “似乎,在盘问同去沧州的墨者时,确实有几人言到长老动作言语,有些奇怪。”

  张开神情激动,自觉已找到方向,颇有些迫不及待,就想立刻动身,赶赴幽州继续查案。

  “还有吗?”司正问道。

  “其他的,卑职暂未查出些什么。”

  “呵呵。”

  司正洒脱一笑,却忽然又叹气发问:“霜,你觉得我们镇妖司如何?”

  白霜霜一直恭敬在旁,未曾料到司正会询问于她,不由一愣,才答道:“很好!”

  “很好......的确很好!”

  司正起身,缓步走至栏杆处,俯瞰京城百态,二人跟随其后。

  “我创立镇妖司时,心中宏愿有二,一是天下万族同住,互通往来,二是国泰民安,天下太平。”

  “......”

  张开看了眼白霜霜,见她没有搭话的意思,才笑道:“如今盛世,正如您所愿。”

  “盛世?”

  “呵呵,或许是乱世吧!”

  当今奉乾,虽称不上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虽偶有妖魔动乱,天灾横祸,但也立刻被镇压解决。

  怎么着,也说不出一个乱字。

  心中不知为何司正如此言说,张开便回道:“墨家之事不过偶发,司正过虑了。”

  司正轻轻的,却异常坚定摇头。

  “不是偶发,是山崩海啸的前兆。”

  张开正欲劝解,却听司正冷声言述。

  “连我镇妖司都有妖人混入,参与凶案,这还不是乱世的征兆么!”

  张白二人大惊,心中顿时掀起千层海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