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第一具魔尸

  问,月老牵错了绳,怎么办?

  在线等,急!

  饶是他千算万算,也没料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剑仙,如此侠义。

  大半夜的,跑别人家蹭饭,蹭完饭还要替主人家洗碗,这人脑子指定有问题。

  送走了乐于助人的剑仙,独自院中,听着里屋小水的娇鼾声,欲哭无泪。

  刚刚,请月老附身后,翻看婚牍,细查了一番。

  除去牵线搭桥,凑合姻缘的本事外,这月老的本事,可当真了不得。

  削气运,惑人心,定乾坤。

  神仙该做的,能做的,一样都没拉下。

  偏偏唯独,没有如何剪断红绳的说法。

  难道,莫非,自己真要有个萝卜头娘子?

  然而,已容不得他多想。

  因为,生意上门了。

  被白霜霜撞破,洞开的大门寒风瑟瑟,站着一位黑衣人,如钝刀切肉般的沙哑嗓音传来。

  “请问......李屠在这吗?”

  邪气,煞气,杀气。

  察觉到黑衣人的不寻常处,李隐凝神戒备,轻声说道:“我就是。”

  黑衣人缓步进门。

  “那好......替我分了这尸,这个就是你的。”

  伴着一锭碎银,一具煞气极重的魔尸赫然出现,阴森黑烟袅绕,寒意顿生。

  “魔尸!”眉毛一挑,李隐似犹豫,似肯定。

  一念成佛,一念入魔。

  魔,集天地怨气而生,以诸多负面情绪为食,其本体可以是鬼,可以是妖,亦或是人,甚至就是由天地怨灵构成。

  有人言:夺慧命,坏道法功德善本,是故名为魔。

  其实不然,至少不全对。

  修魔,与修道异途同归,究其根本都是修本心。

  不同的是,一个追求忘我,参悟无情无欲;而另一个,追求的则是本我,本真。

  倒与战国时期,杨朱学派较为相似。

  全性,保真。

  所谓全性,即顺应自然之性,生既有之便不予束缚。

  所谓保真,就是保持自然所赋予我身之真性,纵心而动,纵心而游。

  短促的一生,应当万分贵重,乐生,随性。

  人的欲望并非一无是处,要懂得如何接纳欲望,控制欲望,乃至选择欲望。

  因此,便有天下学说,不归杨,则归墨。

  但这种修行,实在太过惊世骇俗,稍有不慎,便会沦为欲望的奴隶。

  但魔功修行速度快,奇诡多变,也有大批修士追捧。

  李隐还是头一次碰到魔尸,心中好奇,不由细细打量着。

  眼前的魔尸,是由一只山妖幻化,身长七尺有余,黑面獠牙,四目双角,四手双足,面容极为丑陋。

  即使身死,煞气凝而不散,弥漫开来。

  “可能完好取出煞魂珠?”

  魔体内含煞,凝聚后生成煞珠,得魔修青睐。

  见他如此发文,心中隐隐猜测,此人怕是个魔修。

  但李隐身为屠者,倒也不会挑客,只是问道。

  “有镇妖司的证明吗?”

  所谓证明,是尸首的来历,由镇妖司开具。

  镇妖司规定,无证明,不可接。

  毕竟,镇妖司有法令,非行凶作恶的妖魔,不得随意猎杀,若是失手误杀,必须去镇妖司开具证明,由镇妖司统一处理。

  若是因自保,杀死妖魔,则可由镇妖司开出证明,屠者见到证明,才能给顾客干活。

  不然,日后追究起来,屠者要受到连坐之罪。

  这些,都是李父言传身教,耳提面门,深深映入脑海的,属于屠者必须知晓的规矩。

  “无。”黑衣人答道。

  “那请宽恕,在下无法……”

  李隐话未说完,一点黑光闪现,煞气如浓烟滚滚,凝气化锥,停在眼前。

  黑暗的院子中,那点黑光悬浮在半空。

  黑衣人单手操控,翻腾的煞气如漩涡凝聚不散,而在其最前端,黑色的煞气如针如刺,闪烁着噬人的光泽。

  “此刻……你还拒绝吗?”

  凝视着眼前的煞芒,阴风扑面,带着些难闻的腐臭味道。

  李隐微微一笑。

  “当然……拒绝了。”

  说时迟,那时快。

  李隐伸出手掌摊开,掌心向上,燃起一盏心灯长明,逼退了眼前的煞芒,随即欺身上前,一柄斩鬼剑紧握,口中念念有词。

  “天地无极,驱魔震煞,上清紫霄雷符,敕!”

  霎时,天地异变,狂风大作。

  斩鬼剑沐浴乌云,隐隐间,有电光闪动,雷鸣阵阵。

  一切来的太快,直到挟着雷电神威的斩鬼剑近前,黑衣人才堪堪醒悟。

  似乎,看走眼了。

  白日里,如小丑般街头卖艺的屠者,竟瞬间化身神人,黑衣人无暇思考,危机时刻,一双肉掌裹在黑烟中,拍向斩鬼剑。

  “啊!”

  黑衣人痛呼,不说斩鬼剑本就聚集信念之力,被百姓供奉,专克阴煞邪魔。

  单单是神雷之威,也不是一双肉掌能够抗衡的。

  黑衣人一双肉掌紧紧夹住剑身,煞气被雷电震散,手臂焦黑冒烟,颤颤巍巍,虽全身剧痛,但却丝毫不敢松懈。

  “我……我另去他处?”

  这会儿,黑衣人认怂了,也不装神秘高手了,语气端的惊恐万分。

  “哦?……”

  “你放过我,我立刻走。”

  李隐嘿嘿一笑,斩草要除根,对敌人要狠。

  “晚了!”

  一声大喝,雷电自剑尖闪耀,电光四射,迸发而出。

  寸许粗的雷柱当面劈下,雷电倾泻,黑衣人全身沐浴在炽燃的电光中。

  “噼里啪啦。”

  一阵皮开肉绽的异响,全身上下炸开数百个血洞,仍有蓝色雷电肆掠,血流如注,渗入脚下的泥土中,庭院中顿时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你是谁?”

  黑衣人吊着一口气,不肯咽下,想做个明白鬼。

  “我姓杨,绰号雷电法王。”

  带着满足的眼神,缓缓闭眼,轰然倒地。

  开启神格面具,一道煞气从黑衣人体内盘旋而出。

  【恶之欲念】

  神格面具开启,眉间金芒涌动,煞气找到归宿,隐没其中。

  至于地上残破的尸体,也被李隐扔了进去,与妖狐的残尸作伴。

  剩下的,便是黑衣人带来的魔尸。

  李父说过,魔尸不比妖尸,蕴含的煞气极重,侵入人体后蚕食血肉,损伤体魄。

  但对李隐来说,却是大补。

  隐隐感觉,这具魔尸,又会开启新的神人,迫不及待的李屠,开始操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