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好个人间炼狱

  华灯初上。

  人声喧沸,往来无白丁,多的是富商官吏。

  白天里都是些附庸风雅的文雅之士,直到晚间,才迎来它真正的客人。

  在这莺声燕语,粉纱香风中,究竟藏着怎样的腌臜污秽。

  慧眼通天下,修到极致,即使远在千里之事,亦如反掌观纹。

  李隐心知自己道行不够,单掌拂面,开启神格面具,请得赏善司魏征。

  清光乍现,双眼好似日月,洞察万物。

  赫然,眼前的景象变幻了模样。

  从云端俯视,偌大的百花坊粉气蒸腾,这是属于人世情之欲念。

  可在此其中,却有丝丝阴邪煞气弥漫,被粉气包裹,消散流逝。

  难怪看不出来,原来是以这样的手段,瞒过镇妖司。

  “小水,去镇妖司请人。”

  之前司正给了李隐一块青玉牌,若遇紧急,可去镇妖司求助。

  小水很享受这种感觉,惩恶扬善,维护正义,这是她作为墨家大小事时不曾有过的体会。

  “你查到了?很危险吗?”

  “嗯。”

  接过玉牌,小水骑上云鹤,化作流光,向镇妖司方向掠去。

  李隐独站云端,心中杀机渐渐涌起,这等腌臜污秽场所,留之何用。

  李隐张口一吐,紫红色的三味真火化作长龙,席卷而去。

  “轰。”

  天降烈焰,砸落在无人的阁楼,紧接着无数火团,如天降流星纷纷落下。

  天地异像遽然而生,探花而至的众人惊惶怪叫,四奔而散。

  百花坊顿时火焰滔天,在这炙人的热浪中,许多白花花的身体拼命向外逃去,只有身后还传来几声急切的呼喊。

  “还没给钱呢。”

  以李隐此刻的修为,想要掩去身形,不被常人发现,自然不是难事。

  火雨纷纷,偶有几名修士瞭望云端,想知是哪位高人在此,但刚有动身一探究竟的念头,瞬间就被气机锁定,一滴冷汗从额头低落,转身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未几。

  百花坊空无一人,正待他挥剑破土,打街头拐角掠过一群人。

  王满堂听闻百花坊被毁,心中震怒不己,带着自家的十多个仙师便赶来此处。

  “是谁毁我百花坊。”

  引来了正主,李隐也不再躲藏,自云层中现身,悬浮于夜空。

  “为富不仁便罢,竟敢残害无辜,修炼邪术,苍天容不得你,我更加容不得你。”

  一道剑气斩落,偌大的百花坊顿时分崩离析,在其最中心处赫然出现一个深坑。

  坑中尸骸密布,白骨累累,全是稚子幼童,与李隐自鼠精记忆中看到的一般无二,触目惊心。

  “啊!”

  有些不明缘由的仙师倒吸凉气,偏头看向王满堂,却是问不出话来。

  王满堂面色铁青,双眼闪起幽幽绿光。

  “诸位,随我擒下作恶妖人,条件随便提。”

  十多位仙师神情激动,不顾黑白是非,正义凛然喝问。

  “你这妖人胆敢犯下如此罪孽,又在京城动武,伤及无辜,我便代表镇妖司替天行道。”

  剑如雨下,一道道剑光闪烁夜空,向着众人滑落。

  众仙师尚未来得及闪躲,便被剑光撕碎,只剩那叫嚣之人与王满堂。

  “你,你......”

  他已是颤抖的说不出话来,指向空中的手更是抖若筛糠。

  李隐手中的剑芒再次亮起,看着二人嘲问。

  “替天行道?你配吗?”

  无边剑芒潇潇下,李隐身影猛然消失,紧随剑芒而去。

  王满堂神情已不再嚣张,悄悄退后几步,一脚飞踹,将那位仙师踢飞出去,想要拖延片刻,好借此逃生。

  可,李隐又怎会放过。

  剑芒气势汹涌,咻咻破空声不绝于耳,那仙师身上刚刚亮起土黄色光芒,就被无数剑芒片成肉片,随即被碾作齑粉。

  王满堂还未出得街角,就听见背后呼啸风声,未及思索,竟直接施展头遁之术。

  头颅凭空飞起,随即剑芒将其肉身斩碎。

  寻到一个手艺好的缝尸人。替自己接上头颅,想也不是难事。

  他这厢刚有所想,忽觉一只巨手当空,李隐伸手扣住头骨,当真是入骨三分。

  “再跑,我看你还能分出什么?”李隐幽幽喝问。

  王满堂胀红了脸,只觉头痛欲裂,拼了命的想要挣脱。

  “哼。”

  一条晶莹的鼻涕喷出,李隐看得瞠目结舌。

  “你牛比。”

  为防万一,李隐弹出一颗火星,来了个火烧鼻涕。

  “放过我,我有很多钱,都可以给你。”

  头骨逐渐开裂,王满堂撑不住了,一个劲儿的求饶。

  李隐没有理会,看他一身邪功,不知可还有其他罪孽,便施展慧眼洞察。

  嗯?

  被挡回来了。

  李隐神色一变,以王满堂的道行应不可能如此。

  双眼清光大盛,手掌同时用力,几块头骨陷了进去,才看到这王满堂一生的罪孽。

  阴计害人,豪取强夺,勾结妖魔,贿赂官员,嗯......

  密谋造反!

  看着远处赶来的镇妖司众人,李隐想了想,轻吐一声。

  “爆!”

  待小水带着镇妖司赶来,地上躺着些尸体,还有一些碎渣。

  而百花坊已葬身火海,四周滔天的火焰簇拥着一个深坑,坑中满是尸骸白骨,仿佛祭祀一般。

  宛如人间炼狱。

  ......

  京城火光冲天,府衙严府令尚不知发生何事,堪堪架马而来,只见原本的百花坊已成废墟,只有一队镇妖司校尉正在收拾残局。

  眼前的尸山血海让人心惊,得知是首富王满堂所为,且已派人前去王府查抄,严府令心惊愕然,随意敷衍称赞了几句,又疾驰离去。

  王府,真正的王府。

  严府令马不停蹄,赶到东城的云殇王府。

  云殇王是当今圣上的弟弟,四肢俱废,此刻他坐在轮椅上,面沉如水。

  “王爷,王满堂被镇妖司给杀了。”

  云殇王面容端正,一身藏青儒服,颇有文士之风。

  “他被下了禁制,料镇妖司也查不出什么。”

  严府令见他仍旧风轻云淡,心中焦急,道:“只怕司正那里......”

  “无妨,司正不会插手的。”云殇王自信道。

  听到这里,严府令才稍稍心安,满脸可惜说道:“只不过靠他聚拢的金银只怕......”

  云殇王倒是毫不在乎:“本王能扶持出一个王满堂,就能有第二个,区区钱财又算得什么。”

  “不过那王满堂也是本王苦心栽培多年,就这么让人宰了,也不能善罢甘休,去查查是何人所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