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渔翁得利

  二话不说,庙祝持剑倚天,当头斩下,巨大的赤色剑芒宛如巨剑劈下。

  “轰隆。”

  山体好似抖动,剑芒斩在瀑布之上,水花四溅,又被炽热剑芒蒸发,化作水汽缭绕。

  朦朦胧胧中,男子的身影再次出现,却是毫发无伤。

  “修道之人,性子怎的如此偏激。”

  似戏谑,似嘲讽,听得庙祝勃然大怒,粉面含煞,不断挥舞长剑,万般剑光闪耀,冲向男子。

  ......

  李隐赶到时,二人与野地激战正酣。

  神识掩去身形,便躲在一旁暗中窥探,这一看之下,不由双目圆瞪,瞳孔收缩。

  大白天,这是见了鬼不成。

  只见那男子身形样貌,与被自己扬灰的顶天兄无二,同样是个绝世美男子。

  仔细端详片刻,李隐发现二人的差别,顶天兄看着要年轻许多,而眼前的男子明显人到中年。

  虽说是人到中年,却无丝毫力不从心之意,一招一式力道十足,竟压的女庙祝拼命招架,无法吹起反攻的号角。

  想必这位酷似杨顶天的男子,便是在司正手中掠夺香火愿力之人了。

  拥有如此胆识,如此修为,只怕也是来头不小,莫非也是那金龙王朝的余孽。

  “斩!”

  一声娇喝传来,吸引李隐放眼望去。

  只见那女庙祝悬浮在空,道袍猎猎,手中长剑已脱手飞出,尚在空中时,便化作参天巨剑悬在苍穹。

  刚刚还是晴空万里,此刻却是乌云密布,更有隆隆雷声炸响天地。

  那柄可怕巨剑威势更盛,仿佛挟着天地之威,如泰山压顶般面向中年男子落下。

  “哈哈哈,来得好!”

  中年男子狂笑,神情中猖狂之色尽显,双掌横推而出,幻化出两条巨龙,张牙舞爪盘旋而起,迎着巨剑赫然向上冲去。

  巨剑神龙相撞,却未有想象中的巨响,原来是两条神龙如二龙戏珠般,将巨剑牢牢锁住,使其不能再动分毫。

  “叮!”

  如玉石撞击的清脆声响,长剑似乎承受不住巨力,碎裂破散,断裂的剑片化作流星四散,自空中落下。

  “哼,不过如......”他一个“此”字还未说完,只觉全身巨震,衣衫尽碎,露出里衣,七颗金色圆珠飞出,尚在空中时,李隐便已伸手去抢。

  恰是刚才,李隐突施暗箭,挥出一道匹厉剑气,无声无息间斩在中年男子后背上。

  “畜生。”

  大怒吼叫,男子又是一掌拍出,李隐伸手捞过几颗金珠,同样回身一掌。

  又是一声震耳发聩的巨响,李隐全身大震,此人道行之高,在所见之人中,只怕仅此与司正一人。

  至少四层楼那么高。

  李隐此刻乃是青脸大汉,穿甲胄,手握宝剑,魔礼青打扮。

  “多谢道友相助。”

  女庙祝全身清光大盛,解决掉那两条金龙后,此刻赶来,与他并肩而立。

  “无妨,路见不平耳。”李隐淡淡说道。

  看着手上的五颗金珠,面容不变,将其塞进衣中,女庙祝看在眼里,微微皱眉,正欲开口,李隐抢先一步说道:“先将他打发了。”

  说罢,再次持剑前冲。

  中年男子飞身迎上,只凭着肉身与诸多妙法与之周旋,却是越战越惊。

  如果金龙王朝未被覆灭,他如今也是一国之君,此刻甘冒奇险,从司正手上掠夺国运,已是斟酌再三的决定。

  料到司正不忍看见,聚拢的香火愿力消散,不会动身来追,却未曾想,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奇人,道行法力高深不说,自己诸般术法竟完全拿他毫无办法。

  即使他一招不慎,被自己击中,却仍旧气势澎湃,无丝毫力竭的意思。

  眼见那女庙祝又取出一柄宝剑,飞身而来,心中暗叫不妙。

  若是被二人缠住,待司正收集完香火愿力,抽出空来,只怕自己要陨落于此。

  如此一想,顿时心生退意。

  一手掐发觉在前,一手漫天挥舞,同时口中厉喝:

  “大威天龙。”

  龙鸣声响彻云端,空中的乌云汇聚,竟生出七八条云龙,栩栩如生。

  云龙微顿片刻,随即呼啸而下,当真是风驰电掣,大威天龙。

  李隐眼角瞥到云龙飞下,手中剑势不减,祭出一把宝伞。

  宝伞迎风便涨,瞬息便已遮天蔽日,挡在空中,任云龙如何冲撞都不能损其分毫。

  中年男子见状,虽惊不乱,口中轻吐

  “爆!”

  云龙应声爆裂,极大的冲击波自苍穹压下,宝伞再也难以支撑,盘旋着缩小隐入李隐体内。

  顿时,漫天的乌云遮挡视线。

  李隐口中吐出熊熊烈火,将乌云驱散,却已是不见那男子身影。

  ......

  二人落下青青草地,女庙祝便将目光锁定在李隐身上,手中宝剑未曾放下。

  “道友善举,秦婉儿铭记于心。”

  李隐挥手示意:“仙子不必拘礼,在下告辞了。”

  “等等!”

  一声清喝,将李隐拦下。

  同时长剑挺立,横在李隐身前。

  “那几颗珠子,还请道友交出,必有重谢。”

  她的声音已不似刚才那般柔和,夹杂着几分冷意,俏脸微寒,美眸满是敌意。

  说句实话,李隐还当真不太想交出,在司正吸收香火愿力时,神格面具就产生异动,一种莫名的情绪立刻涌上心头。

  渴望!

  神格面具渴望香火愿力,前朝的国运被李隐掠夺后,现在存于神格面具中,如今只是一条寸许的云龙,虽尚看不出作用,但神格面具如此意动,必然是它的大补丸。

  常言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辛苦了半天,总得有些酬劳。

  “什么珠子?”李隐开始装疯卖傻。

  “你莫要装,我可是亲眼看见的。”

  李隐嘿嘿一笑,忽然神情剧变,对着她身后厉声怒吼。

  “你这厮竟还敢现身。”

  秦婉儿同样心惊,立刻转身,手中长剑就欲脱手而出。

  咦?

  空无一人。

  她疑惑回头。

  咦?

  空无一人。

  瞬间,知道被耍了的庙祝,脸色涨红,持剑飞上云端,一阵扫视,却是未发现任何身影。

  浑身怒火燃烧,长剑胡乱挥舞,道道剑气肆虐,劈在山间。

  却是在无能狂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