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子母凶煞

  暮薄西山,天色见晚。

  此时的陈府,落寞萧条。

  因着闹鬼的传闻,大批流民都已离开,剩下的,则因心中无所畏惧,不惧鬼怪。

  “老爷,镇妖司来人了。”

  京中有闹鬼之说,镇妖司责无旁贷,镇妖司来人,陈员外一早便知。

  来的是一名青级镇妖师,石志远。

  与他同行的,竟然还跟着一个年轻僧人。

  要说这石志远,也是颇有意思,初从文,既金榜题名,高中榜眼,随后自【大成书院】习得儒家妙法,入朝为官。

  但年轻人自有一股血气。

  只见世间妖魔横行,心中热血难熄,而【大成学院】避世不出,只求自保。

  愤慨只余,罢官不做,转投镇妖司,斩妖除魔,至今整整五年。

  跟着家丁到正厅,石志远便直接发问。

  “在下镇妖司石志远,这位是法华寺法相师傅。”

  虽家破人亡,但日子却总得继续。

  陈员外起身相迎,道:“二位请坐,奉茶!”

  二人就坐,香茗奉上。

  石志远问道:“令郎尸首可曾安葬。”

  陈员外听得“尸首”二字,脸上郁色再现,凄然道:“至今未曾下葬。”

  石志远心中知晓,轻轻点头,见他满头银丝,眼窝深陷,触情只余,口中劝解:“陈员外......节哀。”

  呵。

  陈员外只轻轻叹气。

  “阿弥陀佛。”

  法相面带悲悯,眼中一道金光乍现,陈员外顿觉一股清亮之气,透体而入,久久郁色,顷刻消失。

  “员外大善,法华寺受恩许久,特来相报。”

  积郁已久的哀愁退去,陈员外竟再展笑颜。

  自己身体还行,大号没了,再开个小号,何必哀思。

  “在下也只曾捐赠些铜臭,哪里算得恩德,劳大师挂念,多谢。”

  三人客套许久,只待茶凉言尽,陈员外独去歇息。

  夜......深了。

  花天酒地,犬色声马,这些不属于穷苦的流民,因此,没有夜生活的众人,早早便歇息了。

  夜色凄凉,许是下过雨,夜风中凉意习习,席地而卧的众人,寒入心间,幽幽惊醒。

  “鬼,鬼,鬼啊!”

  惊恐的叫喊声响彻,众人纷纷惊醒。

  一道身影藏在墙角阴影之中,脸上亮起两道幽红光芒,诡异之中凶戾之色迸发。

  那道身影抬起双手,自人群中,凭空飞起两个人,双手扒在脖颈,脸色紫红,双脚猛烈挣扎。

  好似被掐住喉咙一般。

  流民惊恐踩踏,纷纷躲避,孩童啼哭,大人呵斥,当真是乱成一片。

  自陈府内亮起一道金光,一道清芒,呼啸疾驰,转瞬即至。

  正是石志远与法相。

  “恶鬼敢耳。”

  石志远一身儒袍,裹在清光中,厉声道:

  “平地惊雷魂魄丧。”

  春雷炸响,宛如在耳边迸发,恶鬼身形震动,后继无力时,那二人自空中掉落。

  法相月白僧衣鼓动,飞身迎上,一股柔力将二人接住。

  “阿弥陀佛。”

  “两位施主已往极乐。”

  石志远震怒,他二人轻信坊间传闻,以为是陈原鬼魂索命,整夜守在其尸首旁,不料却是另有恶鬼行凶。

  黑暗之中,仿佛惊动了什么,一声婴儿啼叫,一声女子狞笑。

  “全都去给陈郎偿命。”

  霎那,阴风怒号,煞气冲天而起,那恶鬼自阴影中飞出,竟是一个妙龄女子,唇红齿白,脸色惨白,大腹便便。

  竟是个身怀六甲的恶鬼。

  石志远久在镇妖司,见多识广,一看之下,神情剧变,喃喃叫道:“子母凶煞,这是子母凶煞。”

  法相面色严峻,头一次下山历练,竟碰上这等凶鬼,运气自不能说好。

  容不得多言,女鬼已至身前,双手指甲迅速变长,足有五寸多长,当面袭来。

  法相双眼一凝,全身泛起金光,单手推出,结佛门狮子印。

  身前金光幻化,佛家“卍”法印凝在空中,鬼爪再难存进。

  “石施主,快。”

  随着急喝声,石志远双脚弹射而起,口中念到。

  “脚踏清风,身轻如燕。”

  “乾皇按宝剑,赫怒震威魔。”

  一把长剑自清光中疾射而去,挟着凛冽剑芒,堪堪命中女鬼之际,一双藕白短小的双手自女鬼腹部探出,抓住剑锋。

  竟是她腹中子鬼苏醒。

  子鬼不比寻常厉鬼,却是有实体存在,一双小手鲜血淋漓,挟着万千法力的长剑,竟“嗡嗡”自鸣,似承受不住双手的巨力。

  “叮”

  长剑竟寸寸断裂,清越绵长,如玉石余响,听在二人耳中,却是惊恐万分。

  “呜!”

  母子二鬼嚎声响起,阴森瘆人,端的是头皮发麻,两股站站。

  “喝!”

  法相气运丹田,做狮子吼状,佛门降魔法力自口中喝出,瞬间将嚎叫的恶鬼惊退。

  厉鬼尖啸,煞气弥漫全身。

  忽地,自煞气中钻出一个婴儿头颅,双眼煞红,面色青白,似有些好奇的打量这方天地,左顾右看,忽然双眼一凝,脸上闪过一丝喜色,猛然窜出。

  二人大惊,凝神戒备,却见那婴儿扑在那两具尸体上,啃食血肉,大快朵颐。

  “嘶!”

  眼前的场景,让二人长吸一口凉气,心神俱惊。

  “施主误入歧路,何不早日回头,往生极乐。”

  法相神情怜悯,摇头惋惜。

  “呜......”

  又是一声鬼嚎自女鬼口中发出,一股阴煞之气笼罩,那只子鬼抬头,伸出血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嘴角处的鲜血,面目狰狞。

  看着二人,一股凉气顿生,窜上心头。

  “大师再劝,只怕我二人要先一步体会极乐净土了。”

  或许为了缓解心中惧色,石志远开口调笑,随后神情严肃,沉声道:“吾之身躯千锤百炼,铜皮铁骨。”

  言出法随。

  青色儒袍下,一块块肌腱隆起,肌肉膨胀,身躯高大挺拔,原本宽松的儒袍,变得窄小紧身。

  “我对付大的,你找小的。”

  石志远说完,双脚重踏,脚下石板化为齑粉,身躯拔地而起,扑向女鬼。

  “浩然正气,覆映吾身。”

  瞬间清光大盛,石志远神情肃然,拳印纵横,漫天盖地向女鬼砸去。

  即使面对儒家浩然正气,女鬼也无所畏惧,阴煞之气凝聚,与拳印碰撞,砰砰作响。

  煞气竟已凝聚实体,石志远直觉双手麻木,拳速越来越慢,反倒是一个不慎,险些被女鬼煞气击中。

  自眼角看去,发现法相仍在与子鬼游斗,那子鬼身影极快,只在空中留下一片残影,法相甚为头痛,佛家真言、法印只追着子鬼满场乱窜。

  你搁这跟他捉迷藏呢......

  藏于黑夜中的李隐暗自打趣,忽听一声怒吼,又凝神看去,只见法相终于开大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