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日行一善,夜屠一尸

  镇妖司高级领导亲临现场,一众捕快校尉跟在后面,屁都不敢放一个。

  嗯......也确实不敢放。

  冰霜美人宛若仙女落尘,在她面前放屁岂不是亵渎神明。

  他们不敢放,但李隐敢,连环屁一个接着一个,胡言乱语,糊弄的白霜霜怜悯之心泛滥成灾。

  “上官有所不知,我兄妹二人自幼孤苦伶仃,相依为命,经常是饱一顿饿一顿,万般无奈下,在下唯有放弃举仕,做了个卑贱的屠者,以此为生,养活小妹,实在是......”

  白霜霜冷笑,编,继续编。

  “如今,一场横祸......祖上的房屋倒塌不说,日后怕是流落街头,不过大人放心,毁坏的妖尸在下定会赔偿的。”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这点困难压不垮一个真正的男人。”

  说真的,看着李隐慷慨激昂的演讲,要不是事先知道他的身份背景,白霜霜差点儿就信了。

  “你家不是九代单传吗?”

  “你不是文不成武不就,才做的屠者吗?”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没想到你还有如此诗意。”

  呃......

  李隐一时语塞,看了眼偷笑的小水,手又痒了。

  “啪!”

  “你还笑,还不给几位大人道歉。”

  小姑娘哭了,哭得很伤心,应该是痛哭的。

  至少白霜霜是这么认为的,没好气的瞪了眼李隐,又柔声道:“小妹妹别伤心,我们不会责怪于你......”

  “你为何会与他同住,他可曾对你无礼。”

  “你是何处人士。”

  一只芊芊玉手抚在小水的头顶,顿时,一股清凉惬意的气息从手掌涌出,自百会下至四肢百骸。

  淡然的神情渐渐褪去,带着几丝温和,怜爱。

  玉手顺着一头秀发,向下捋动,小水一脸惬意,眼睛眯在一起,心中感到莫名得舒服。

  你搁这撸猫呢!

  她们舒服了,李隐很不舒服,这只猫是我家的。

  临到嘴边的“让我来”被咽下,满脸谄笑的想着怎么逐客。

  “仙子日理万机,您看......”

  白霜霜眼中闪过不悦,放下撸猫的手,意犹未尽。

  想了想,沉声道:“此间事倒也不能全怪你,就依你所言,妖尸还是得赔。”

  “啊......还要我赔啊。”

  “有问题?”白霜霜冷声道。

  “没,日后定要好好报答仙子。”

  一阵寒风扑面,都给冻萎缩了,又哪敢有问题。

  “那她我就带走了。”

  “嗯?”

  “嗯?”

  李隐和小水同时抬头望去。

  白霜霜没搭理李隐,反而皱着眉头看向小水:“你不愿意?”

  小姑娘又将头埋在胸前,变成鹌鹑,不说话了。

  “也罢,他若......敢欺负你,就到镇妖司寻我。”

  “多谢白姐姐。”

  有时候,女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莫名其妙,李隐觉得八成是二人对上了眼。

  白霜霜性子淡漠,也不会勉强,只嘱咐了几声,正欲离开时,穿锦服,挂青玉的镇妖师进到院里,拱手行礼。

  “白玉使,幽州有消息传来。”

  “回去再说。”

  喧闹的人群散去。

  烈日当空,一片废墟上。

  忙碌了两个时辰,李师傅开始休息。

  祖宗牌位。

  六把宰割刀

  半袋子小米儿。

  满屋子的家当,只寻到这几样。

  小水蹲坐在废墟上,一言不发。

  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戳土玩,感觉到李隐的目光,抬头看了一眼,又飞快地低下头,闷闷道:“是我的错,我会负责的。”

  李隐倒很少见她这种神情,目光空洞无神,脸上说不上是忧虑还是哀伤。

  好像自认识以来,她一直都是个没心没肺的开心果,不由轻声问道:“你准备怎么负责?”

  “我......反正我会负责的。”

  也行吧!总不是那种出了事,就会栽到别人头上的人。

  但李隐也不觉得她会有什么办法。

  “走吧!”

  拍落身上的灰尘,走到小水身前。

  “去哪?你不怪我吗?”

  娇小玲珑的身子,被阴影遮挡,抬起晒得通红的脸颊,目光定在李隐的脸上。

  削瘦的身影,将灼灼烈日抵挡在外,显得有些高大,目光炯炯,没有一丝一毫埋怨,嘴角甚至挂着一缕笑意。

  清澈的、温和的、倒映着她身影的那一双眼眸。

  微风拂面,秀发飘扬,红彤彤的小脸上,一双如水似的眼眸,闪耀着异样的神采。

  或许有人发觉,亦或是没有。

  心跳声,变快了。

  忽然,豪爽的笑声破坏了气氛,小水罕见的没有生气,微微低头,隐约中,带着几分羞涩。

  脸更红了。

  如果小水知道他为什么笑,脸一定会更红,生气的红。

  一道看不见的清气,自天地间蕴起,钻入李隐眉间。

  此为世间至善之念。

  神格面具以七情六欲为补,而收留无家可归的少女,肯定算是行善。

  当然,前提是没有非分之想。

  小水虽然自称是碧玉年华,年方十六,在奉乾王朝律法中,已经可以嫁人了。

  但在李隐眼中,她仍然是没长大的孩子。

  非分之想?不存在的,我又不是变态。

  观察到那道善念之气,被神格面具吸收,李隐终究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以后,日行一善,夜屠一尸。

  就算妖魔猖獗,九州浩土,也大可去得。

  带着萝卜头,搬到隔壁王屠家中。

  说是搬,其实也没剩多少家当,就两个人,不过好在一切都是现成的。

  打开门,迎面扑来灰尘的气息,夹杂朽木的腐臭味,桌子上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房梁上蛛网密布,透过门外的阳光,泛着银色的微光。

  “对你的惩罚还没完......”

  小水警惕的护住臀部,讪讪道:“你打上瘾了不成。”

  你别说,看起来是个皮包骨头,屁股上还是挺有肉的,手感还挺好,不过这会儿,李隐没那个心思。

  一本正经说道:“在我晚上回来之前,里里外外前前后后,一尘不染。”

  “这就是我给你的惩罚。”

  小水不服气了,自己跑出去玩,却留我在家里干活。

  “那你呢?”

  “我有事!”

  “又去拯救失足妇女?”

  “呃......少废话,这是给你的惩罚。”

  看着李隐远去的背影,狠狠啐了一口,又左右看了看。

  小脸瞬间苦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