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乾元帝

  镇妖楼。

  “这位就是李隐?”

  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以及男子身后的老者,李隐惶恐不安。

  什么情况,为什么乾元帝会认识自己,我不是小喽啰吗!

  李隐装作不认识问道:“司正,这二位……”

  司正与乾元帝对坐,正在手谈棋局,笑着说出二人身份:“当今圣上,汪公!”

  李隐状若震惊,就欲行礼,入乡随俗,该跪还是得跪。

  刚刚蹲下身子,就听见乾元帝随口道:“不用多礼,起来吧!”

  李隐面色平静,心中窃喜,这才躬身站在一旁,看着两位大佬下棋。

  作为现代人,很少有懂围棋的,但李隐不同,继承了神格面具中众多神人的记忆,对于围棋一道也算得上高手。

  但一个人,若是表现的太过突出,太过奇怪,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

  况且俗话说的好,观棋不语真君子,即使眼见乾元帝落于下风,李隐也不准备出声相助。

  但有的时候,你越想低调,就越是无法办到。

  “你既如此专注,可有破局反攻之法!”

  乾元帝看向李隐,满脸带笑,仿佛并未对自己的败势影响心情,而司正也看了过来,带着好奇的目光。

  李隐想了想。

  在这种时候,若是表现的一无是处,肯定不行,但如果助他击败司正,又恐其不喜,心中思索一番,便有了计较。

  “圣上说笑了,我可不是下棋的料,不过我觉得可试试自添满一招,兴许会有奇效。”

  乾元帝眼前一亮,重新环顾棋局,略微沉思后,郑重的下出一子,随后便看向司正。

  “自杀黑子,解放全局。”

  司正看了一眼李隐,心中颇为欣慰,毕竟是自己看好的年轻人,果然独具慧眼,竟能另辟蹊径,从死局中找到一条生路。

  随后,二人皆沉默无言,你来我往。

  李隐自刚才回话后,便没再出声,看了一会,心中觉得……这乾元帝应该是属于又菜又爱玩的类型,眼看又要输了。

  “可还有奇招?”

  李隐摇了摇头,棋局胜负已定,再下下去也不过是垂死挣扎。

  乾元帝一听,点点头,将棋盘一推,便认输了。

  汪公在一旁煮茶烧水,李隐本想接过来,让他老人家歇息,但老人只看了他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李隐清楚的记得,那天在茶楼时,老者只一眼自己就感觉好似被看穿,此刻再次对上他的双眼,竟全无反应,看来自己的道行精进,已不可能被任何人看穿。

  “哟,道行进展挺快的。”

  汪公显然是认出了他,李隐笑着拱手:“小子资质愚钝,全靠毅力坚韧罢了。”

  “呵呵,是吗!”

  李隐眉头一皱,不知他所说何意,却又听乾元帝开口炸响他的脑壳。

  “那个凝神培元丹,是你炼制出来的?”

  瞳孔猛然收缩,随即看向司正,却见司正也疑惑得看着他,摇了摇头。

  不是司正告诉他的,那肯定是薛神医临死前禀报了当今圣上。

  我去,究竟有多少人知道啊。

  李隐已经可以预见,往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斟酌了一番词句,李隐这才说道:“丹方是祖上传下来的,只知道是固本培元,增强体质的效果,一直都是在分解妖尸时,抵御妖毒时使用,却不曾想还会有如此奇效。”

  “嗯……丹方我已经献给司正了。”

  乾元帝看了一眼司正,随即又沉吟道:“但却不是独一份。”

  李隐一听,感觉头皮发麻。

  按照乾元帝的意思,担心自己会再次将丹方泄露出去,还是说想让自己永远的闭嘴。

  李隐目光炯炯,直视着乾元帝,而一旁的汪公此时也放下茶壶,缓缓起身,猛然喝道:“大胆,竟敢对圣上无礼。”

  李隐恍若无闻,而乾元帝却忽然绽开笑颜,摆手阻拦。

  “不必如此,他既然肯献出丹方,自会守口如瓶,你说对吗?”

  最后一句自然是问李隐的,而李隐也笑脸回应:“自当如此!”

  见气氛缓和,司正这才起身,走到李隐身旁,问道:“如何?听说你们闹出了点乱子。”

  李隐如实回道:“薛神医已经身死,尸体被焚毁,烟府令百般阻拦……最后死了。”

  他说得很含糊,既没说云殇王的事,也没说严府令是怎么死的,毕竟有些事,可以对司正说,但无凭无据在乾元帝面前指责王爷造反,怕自己就要先去深牢做客。

  对于严府令的死,两位大佬都没有放在心上,李隐长长呼出一口气,心中稍安。

  也许,严府令的死亡,对于当朝的最高统治者来说,是好事也说不定,毕竟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死了就死了吧!”乾元帝随口笑道。

  乾元帝的淡漠,让李隐深刻意识到现实的残酷,同时,自己也要更加小心,虽然目前乾元帝似乎并未过多追究,但保不齐出现什么暗杀下毒的事情。

  想到这里,李隐有些头痛,送别了乾元帝后,他仍然沉默无言,而司正看着他的神情,想了想问道:“是否又与云殇王有关?”

  “嗯!”李隐轻轻点头,又道:“和儒家也扯上关系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李隐想了想,神情严肃,掷地有声的说道:“先下手为强。”想了想,似乎又有些犹豫,问道:“你的看法呢?”

  “同意!”

  “建议你从儒家先下手。”

  “明日清云山有个诗会,你去看看,若是想牵制那个造反的王爷,最好就是抓到他的把柄。”

  “你莫要以为当今的帝王毫无察觉,有些事……他做的可不算高明”

  ……

  李隐回到家中,小水仍在房间里配制材料,就没打扰她,想着她大概一天没吃饭,便自顾自的整理食材,准备晚饭。

  李隐在厨房烧菜煮饭,忙得不亦乐乎,而房间的小水却陷入困境。

  为了追求完美的效果,需要再铠甲上刻制上千个阵纹,而这些阵纹在被激活时,所需的能量实在太大,小水发现原本以为的五颗妖丹已经够用,但此时却发现,大概这五颗妖丹只能支撑连续战斗五个时辰,就要作废。

  而妖丹作废后,铠甲空有极强的防御力,只能算没有炮管的坦克,任人揉捏。

  在饭桌上,小水将碰到的问题告诉李隐,想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果然,能源永恒不变的问题,阻碍人类发展的核心,他心中苦思许久,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前世的石油、氢气之类的东西,显然都无法用在此刻,即使能用,他也不会提炼。

  看来,只能不定时更换妖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