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花坊一日游

  车马穿熙,人流如织。

  商贩的叫卖吆喝此起彼伏,偶尔还有马嘶长鸣,热闹嘈杂。

  这就是奉乾京城。

  话说京城地界有个大财主,叫王满堂。

  要说这王满堂,那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十五六岁开始干车夫,不到五年,开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家车马行,随后越做越大,逐渐垄断京城货运。

  和官府搭上关系后,又逐渐掌握奉乾地界漕运生意。

  生意越做越大,逐渐涉及多个领域。

  从娱乐业到实体业,就没有王家没插手的生意。

  常言道,要想聚拢资本,就必须得剥削。

  而这个对象必定是劳苦大众,有了资本,黑白两道的关系一打通,许多事情办起来就越来越顺手,钱也就越赚越多。

  但随之而来的,便是百姓对他的叱责埋怨。

  可王满堂不似陈员外,对所谓的名声不太看重,流民入京时,也曾聚到他府门闹腾。

  不料蹭蹭蹭跑出来几十个仆役,手持风火棍将流民强行驱散,甚至打杀了数人。

  至于后来对他的处置,罚酒三杯,下不为例。

  ......

  艳阳高照,蝉声知知。

  百花坊位于京城西市,足足占了一条街的地段,此时已是午后,虽是烈日当头,却仍不乏文人骚客,风流才子光顾。

  在众多翩翩公子中,有两人却不太合群,一高一矮自街头走来。

  高的一身青衣,面容苍白,身形削瘦,宽大的衣袍显得空荡荡的。

  矮的则是一个俊美的少年郎,五官精致,只是......太矮了。

  来往的行人无论男女老少,或多或少都要瞅她几眼,或许这也是她很少出门的原因。

  “都说了让你不要跟着出来,非不听。”李隐低声笑道。

  小水鼓着腮帮子,怒视着朝他投来异样目光的行人,显然是十分恼怒。

  可她也没办法,听李隐说要来这烟花之所,自己怎能不跟着。

  而李隐也是大意了,得知鼠精来自此处,一时说漏了嘴,小水美其名曰要替天行道,扮作少年强行跟来。

  不过李隐也不所谓,毕竟自己不好此道。

  百花坊作为京城最大的娱乐场所,属于官办民营,而从官府手中拿到经营权的就是京城首富王满堂。

  “二位公子,快来玩呀。”

  李隐正了正神色,一脸朝圣的看着眼前的阁楼,义正言辞的说道:“好的!”

  看着面前香汗淋漓,沟壑晃眼的女子,小水狠狠啐了一口,跟着进去了。

  还别说,李隐当真是第一次来,真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一路走马观花,眼花缭乱。

  李隐是真的觉得有些眼花,实在太晃眼了。

  很大,百花坊很大,真的很大。

  走了盏茶工夫,二人来到一处叫牡丹园的庭院,像这种庭院,百花坊还有很多,属于高质量人群的聚集地。

  不管是来的客人,还是在此处上班的小姐姐,都是所谓的上层人士。

  不过也有例外,毕竟有些时候在上,有些时候又要在下。

  此时庭院中已有十多个客人饮酒,谈笑。

  头顶上一片片的藤蔓,遮蔽阳光,在藤蔓上开放着一朵朵的小花,四周垂下杨柳遮阳,正随风摇曳。

  四角用铜盆盛放冰块,一来降温,二来冰镇瓜果美酒。

  在阁楼一侧,有处池塘,荷叶花瓣三两枝。

  有些奇怪的组合踏入庭院,瞬间吸引了众多目光,纷纷而至。

  “一人二十两。”

  守门的小厮态度冷淡,毕竟看起来也不是大富大贵之人。

  掏出四十两银子后,二人寻了个桌子坐下。

  小水自进来后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低声问道:“我们脚下就是哪些小孩尸骸吗?”

  欣赏着台上轻纱罗裙,襟怀磊落的舞女,李隐频频点头,不停用艺术的眼光观摩。

  “问你话呢?”

  “哦?哦......不知道。”

  小水气结,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不再出声。

  许久。

  直到台上舞曲落幕,李隐才收回目光,看向气愤的小水随口道:“我刚才仔细观察了,没有吃小孩的妖精。”

  “哦,我还以为你沉迷......”

  “我是那种人吗!”李隐激动狡辩,声音有些大,再次惹来众人目光。

  许是昨夜太过劳累,这牡丹园的花魁还未现身,院中的文人骚客三三两两闲谈,显得有些兴意阑珊。

  见众人看来,李隐微微起身告罪,向院中致歉,又低头呵斥了小水一声,这才做定。

  难得来一次,李隐总得先观摩欣赏一番,要不然白花花的银子岂不是打了水漂。

  他不是寻幽坊奇而来,这院子外便是后街小巷,那鼠精的尸体便是在那被发现,因此李隐便先将目光锁定在此处,不过以他的神识,入土数丈有余,都不曾发觉异样,心中正纳闷,牡丹园的正主出现了。

  莺莺燕燕间自阁楼中走出众多女子,当前的娘子艳姿卓越,气质文雅,少有风尘之气,颇具大家闺秀之风,青丝薄纱,一片雪白间傲然挺拔。

  别说李隐了,小水都开呆了眼,悄悄比划了一番,小脸瞬间就苦下去了。

  庭院楼阁,百花争艳,最美的那个叫牡丹。

  “多谢诸位抬爱,牡丹在此谢过了。”

  只见她盈盈福了一礼,犹如杨柳飘絮,荡漾水波。

  还没到正常的上班时间,就有这么多客人排队,足以证明牡丹花魁的不凡,就是不知道她这杨柳细腰遭不遭得住。

  李隐还在想着,那边已经玩起了青楼的保留节目——行酒令。

  “怎么办,你看到了什么没,马上就到我们了。”

  小水说的前言不搭后语,但李隐也听懂了,前半句是问我有没有发现,后半句是说行酒令马上到我们这了。

  “在查!”

  李隐闭目凝神,神识不再局限于庭院,而是整个百花坊,看到的东西很多,都是些少儿不宜的,就是没有地下尸骸。

  难道不再这里,李隐不禁心想。

  “公子,二位公子。”

  娇柔的声音将他唤醒,待他睁开眼,发现所有人都看向自己,而小水则涨红着脸垂下头,一言不发。

  李隐瞬间惊醒,原来行酒令到我们这桌了,可他刚才根本就没怎么听,根本不知道是以何为题,只能看向场上的众人,沉默不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