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镇妖司的临时工

  天下之说,不归杨,则归墨。

  墨家的主题很明确:兼爱非攻,对天下人,都要一视同仁。

  但总有人在中间挑刺,最大的势力,便是儒家。

  儒家认为,信奉杨氏学说的人,修习魔道的,目无君上;而信奉墨家的人,则“败坏人伦”。

  所谓“杨者无君,墨者无父”。

  因此,儒家在碰到墨家人时,一直都是相当愤慨。

  可有趣的是,如今儒家没落,墨者反而遍布天下。

  小水被吓得说不话来,李隐虽惊不乱,笑道:

  “这小丫头确实是墨者,算不上传人。”

  司正白了他一眼,指着院子的一角,没好气道:“你当我瞎么,人偶术可不是谁都会的。”

  我去!

  顺着司正的手指,灭杀妖王的手指,只见墙角堆着一堆碎骨头,而在碎骨头里面,夹杂着真真爱爱怜怜的“尸体”。

  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的破碎脑壳,反射阳光,闪闪发亮。

  李隐单掌抚脸,装作无颜以对,准备随时启动神格面具。

  ......

  事到如今,小水反而比李隐镇定,手中捏着噬豆,脸色平静,掷地有声的说道:“重新与司正认识......墨门墨水儿,墨家......唯一传人。”

  “请司正......”

  说到这里,竟有些哽咽,但小脸上似乎憋着一股劲儿,不愿在敌人面前示弱。

  “出手吧!”

  见她如此神情,李隐似乎也被感染,飘身而下,站在墨水儿身旁,面目异常镇定,一起仰头。

  看着当世之最、绝顶之姿,战意汹涌。

  “你们......”

  白霜霜可谓是一脸懵逼,忽然的变故,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为何你们好似要针对司正?

  这不是螳臂当车,蚍蜉撼树么。

  况且,就算你是墨家的,跟司正又有什么仇,什么怨。

  墨水儿义愤填膺,朗声道:“白姐姐,承蒙你照顾,但灭门之仇不共戴天,我与镇妖司势不两立。”

  白霜霜愕然。

  “灭杀你们墨家的凶手之一,已被司正杀了,你们这是做甚......替凶手报仇吗?”

  “......”

  “......”

  二人齐齐回头,见白霜霜不像开玩笑,又看向院墙上的司正。

  司正神情古怪,似乎忍着笑意,跟看二傻子一样,眉目却无半分戾气。

  额......

  直到今日,李隐才发觉,近朱者赤,近墨者蠢这句话的真谛。

  原来不是小水跟着我变聪明了,是我跟着她变蠢了。

  “霜......”

  “我在!”

  “回去找个人,替他们......看看脑子。”

  ......

  四人对着桌上的残羹冷炙,重新入座。

  只是神情各不相同。

  李隐恼怒,墨水儿羞愧,白霜霜冷漠,司正淡笑。

  如此诡异的气氛,李隐受不了嘞。

  “那个,刚才只是意外,司正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呵~~

  司正冷笑。

  “如今的年轻人可当真了不得。”

  李隐沉默,墨水儿惭愧。

  转移话题,必须转移话题,这是摆脱眼前的窘状的唯一途径。

  “那个凶手是谁?”

  白霜霜替司正答道:“与我同为白级镇妖师,钟浩。”

  “养浩然之气,乃儒家学子。”

  说起自家的事,墨水儿也起了精神。

  “这么说,有儒家之人参与?”

  白霜霜点头。

  “八九不离十。”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案情越来越复杂了,李隐不由望向小水,却见她紧紧抿住双唇,一言不发。

  “李隐。”司正开口。

  “你可愿入我镇妖司?”

  总有些人向往自由,刚好李隐就是这种人,面对司正抛出的橄榄枝,李隐还是拒绝。

  “多谢司正厚爱,在下胸无大志,只想闲云野鹤,了此残生。”

  “那你可愿拜我为师。”

  “......”

  当一个顶尖大佬,青睐于你,还别无所求,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办?

  所以李隐没说话了,只是怔怔的看着司正。

  “你根骨清奇......就连我也看不透你修习的是何法门,实在不愿浪费你的天赋。”

  从前身的记忆就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天赋,文武皆废,唯一的天赋就是做个屠者。

  自己身体的异处,都是神格面具带来的,如果做了司正的徒弟,只怕这第二大的秘密,也无法掩盖。

  到时,眼前一团和气的司正,会不会好奇之下,把自己当妖尸剖了,这个李隐不敢赌,只好再次拒绝。

  这就是身怀金手指的坏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注定只能隐藏在幕后。

  “只怕要让司正失望了。”

  司正的确有些失望,叹了口气,轻声道:“罢了,那也随你,只是......若你想助她调查墨家灭门案,没我镇妖司相助,只怕是无能为力。”

  纠缠的势力太多,以一人之力,的确没办法查清。

  偏头看向小水,正对上她看来的目光,亮晶晶的双眼,带着莫名的情绪。

  忽地,对着他绽放出甜甜的笑容。

  “不用顾虑我的,我支持你的决定。”

  李隐想了想,计上心头。

  ......

  “临时工?”司正问道。

  李隐点头回答:“是的,就是镇妖司编外人员,不占你们编制。”

  “平时有空帮你们干点脏活,你们则替我隐藏身份,顺便帮忙调查墨家灭门一事,若是......她要报仇,镇妖司必须全力以赴。”

  “她,白霜霜,就是我的联络人。”

  “如此......也行。”

  结识了司正,又达成了合作关系,重担子有人分了,李隐忽然觉得很是轻松。

  将小水准备的传音石递给司正,方便日后单独联系,他也准备告辞了。

  只是......看着司正伸出的手,李隐有些无语。

  还当真是来吃白食的呀!

  转身取出妖丹,递了出去。

  “呵呵,不知司正打算送给谁?”

  “一个晚辈。”

  司正转身就欲离去,忽的似想起什么,回头问道。

  “你可认识钟馗?”

  白霜霜也瞬间提起精神,脸带恨意。

  那一夜。

  自己被一个叫钟馗的莽夫摆了一道,事后上报镇妖司查探留意,至今不曾寻得他的踪迹。

  “不认识。”李隐摇头

  “那陆之道呢?”司正又问。

  “也不认识。”

  李隐继续狡辩。

  自觉并未泄露身份,李隐也很是诧异,为何司正会问自己。

  “他们......是谁?和司正有仇么?”

  “没什么,最近京城出现的两个异人,只是觉得与你体内的力量有些相似,故此想问。”

  这次,司正倒未乱说,听白霜霜和石志远禀报,也是心中乱猜的。

  毕竟,最近京城冒头的奇人,也就眼前这一个。

  白霜霜跟在司正身后,李隐将二人送出了门,却见她忽然回头,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

  藏得够深的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