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妖狐的屁屁不好擦

  人皆有贪、嗔、痴三毒,执念太深之人,死后眷恋红尘,不愿往生。

  阴气渐盛,煞气入体,便会化作厉鬼为祸一方。

  被剥皮之人,死后怨气冲天,又被妖狐以秘法养炼,一身阴煞邪气远超寻常的鬼怪。

  李隐被说书老先生科普了,心中不由赞叹。

  说书的懂得真多!

  南市。

  安乐街,永宁巷。

  王寡妇生前便住在这里,按照妖狐的记忆,她们八人......现在应该是八鬼,仍盘旋在心上人附近。

  王寡妇的姘头叫张正,也住在这条窄巷子,四十来岁,没什么本事,是个烂赌鬼,靠着嘴皮子利索,能说会道,哄的王寡妇委身于他。

  常言道,贞女失节不如老妓从良。

  这王寡妇守节半辈子,临了临了,被这张正迷了心窍。

  甘做暗娼,赚取银两供他挥霍,也不肯舍他而去。

  这里要说一下,暗娼是不符合奉乾王朝的律法的。

  奉乾律令规定,所有的勾栏青楼,全部都要注册在籍,每年缴纳一定的银两,方能开门迎客。

  但暗娼没那个讲究,属于非法卖报。

  少则一二人,多则四五人搭伙,多是在家中接客。

  办公室就是闺房,闺房也是办公室。

  这些也都是刚刚从说书先生处得知。

  永宁巷,张正的平房,柴门上泼满了油漆。

  红色的,宛如干涸的污血,在阳光下反射出暗红的幽光。

  这当然不可能是他在搞装修。

  因为,墙上写着八字醒世名言:欠钱不还,吃枣药丸!

  这是提桶跑路了?

  还是出国下海了?

  很明显,屋中没有人。

  因为神识没察觉到有活人的气息,死人的就更没有。

  不自觉的,李隐将目光放在巷子尽头的一座房屋-------王寡妇的办公室。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一个月前,王寡妇惨死第二天。

  张正很难过。

  是真的难过,没了聚宝盆,也就没了在赌桌上豪掷千金的底气。

  只有坐在那张桌子上,才能体会当时的心痛。

  于是,他早早的就回了屋。

  为了躲债,没敢回自己屋,而是去了王寡妇家。

  恰逢深夜,月黑风高。

  睡梦中,听到女子的低吟。

  “正哥,我给你送钱来了。”

  钱?!

  张正猛然惊醒,却见空中悬浮着一个阿飘。

  “王......王王......”

  看着眼前的王寡妇,昨日的惨象还历历在目,张正哪里还说的出话来。

  “咯咯!”

  面容是娇媚的,笑声却是阴森的。

  腥臊味从裤裆传来,张正正瑟瑟发抖,忽见几锭元宝从空中落下,叮叮当当的掉在地上。

  银子!

  有了这个,张正谁都不怕了。

  你活着都得听我的,死了也一样。

  “这是你弄来的?”

  “是呀,正哥!你让我陪着你,以后要多少有多少。”

  阴风呼啸,女子飘到张开面前,伸出苍白玉手,轻拂其面。

  “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

  脸上真实的触感,让张正心生疑惑。

  王寡妇轻笑一声,解开衣袍......

  本来能让人热血沸腾的东西,却让他毛骨悚然。

  从勃颈处直到脐下三寸,一条寸余宽的血痕由上而下,隐隐可见身体里有黏糊腥臭的血浆翻滚,不时渗出几滴,顺着玉腿滑落地面。

  “哕!”

  呕吐物铺满整张床,张开再也淡定不下去了,跪在床上不停求饶:

  “怨有仇,债有主,谁杀的你,你找谁去,放过我吧!”

  柳眉紧蹙,女鬼冷声道:“你嫌弃我?”

  “没有,我只是......”

  “哕!”

  刚刚抬头的张正,话未说完,又忍不住一阵呕吐。

  “既然如此,我更不会放过你。”

  身披人皮,身躯犹如实质的王寡妇扑向床榻,去寻找心中的执念。

  对她来说,美好温柔的执念。

  “......”

  时间回到现在。

  门上贴着封条,被官府查封,看来自王寡妇死后都不曾有活人涉足。

  李隐站在门前,还未探出神识,就听见里面的响动。

  他瞬间想起刚才说书匠口中的艳奇怪谈,看来空穴不会来风。

  只是……你们是折腾了一个月吗?

  牛批!

  除了这两个字,李隐找不到任何的惊叹词去形容。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里面的动静停了片刻,随后便有个女声从屋内传出。

  “这里已经歇业了。”

  李隐一阵无语,你都死了,需要这么敬业嘛!

  用力推开门,李隐杀气腾腾,直奔里屋。

  “衙门临检,都不许动。”

  衣不蔽体的王寡妇回头,咧开红唇,嘴角直接扯到耳根处。

  “你也要来一发吗?”

  剥皮鬼虽然凶厉,但李隐也并非等闲,拥有神格面具中钟馗神力的加持,对付一个恶鬼自是手到擒来。

  也不理王寡妇的邀请,随手一道清光,将她从床上打落。

  “叭!”

  “咦,这还是人么?”

  床上的男人瘦骨嶙峋,面黄肌瘦,说是骷髅也不为过。

  骷髅两眼放光,看起来极为疲惫、虚弱,但神情竟显得有些兴奋。

  “我终于得救了!”

  这是张正的想法,但王寡妇又岂会罢休,自己以死换来的幸福,不许任何人插手。

  “啊!”

  一声尖啸,煞气盘旋。

  李隐不愿对着可怜鬼动手,急忙大喝:“我是来帮你的。”

  “我不需要!”

  妖狐的做法太过极端,若是这些剥皮鬼不除,不出半年,整个京城又会掀起一场骚乱。

  常言道,画皮画骨难画心。

  但对剥皮鬼恰恰相反,没有生气滋养的皮囊,不出三月就会溃败腐烂。

  若想要继续维持,便须再去寻青春少女,剥其皮,剜其心,替换己身,才能重归美貌。

  “镇!”

  李隐伸出肉掌,掌心黑气吞吐,刚刚凝聚煞气的剥皮鬼,顿时被定在原地。

  “你若此刻收手,来世你们还有相遇的机会,若继续执迷不悟,不光会害了你,就连他也......”

  “额......好像已经爽死了。”

  李隐一阵错愕,不知何时,床上的张正已经凉了。

  “你看,他被你的阴气侵蚀,已经干了。”

  “正哥......让我过去。”

  王寡妇挣扎着哭喊。

  扑倒在床边的王寡妇哭喊着嚎啸,眼角流下晶莹的鬼泪,化作一颗颗阴煞珠滚落在脚下。

  “他既已死,你也早些投胎去吧!若有来世.....一定有来世,你们或许还能相见。”

  “只希望......届时他不会负你。”

举报

作者感言

剑随我心

剑随我心

祝各位520表白成功,票票收藏来一波。

2021-05-20 11: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