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剥皮客

  本以为至此妖魔横行的异世,又是类似屠夫的职业,日子定不会好过。

  但五天前,当自己手持尖刀,颤巍巍的分解尸首时,同样的黑烟金光出现,才察觉自己的异处,确定神格面具的出现后,无疑让李隐看到了希望,活下去的希望。

  如今阎狱已开,却不知仙庭又该如何开启。

  经过李隐三次确认,阎狱需要妖煞怨气滋养,但高高在上的仙庭却一直没有动静,这让他有些不解。

  想不通就暂时不想,好在如今也算有了自保能力,只是不知在这方世界,算不算得上一流。

  简单的收拾后,也容不得他去歇息,因为,天亮了。

  金鸡报晓,朝晕渲染天空,夜幕退去,又是一个朗朗乾坤。

  李隐家在北市的长寿街,挨着城墙,僻静幽冷,白日间也显出几分诡异。

  左邻右舍都是干着屠者的活计,普通百姓不会选择在此处居住,因而房屋占地极广。

  宽敞的院落可用来工作,二层的青石砖楼用来居住,倒也方便。

  “咚咚咚!”

  “李屠,你活计忙完了没?”伴着凿门声,一个鸭公嗓扯着喉咙高声呼喊。

  李屠,轻松点明姓氏和职业,便是他们这行的最佳称呼。

  正在院中冲洗石台上的血渍,李隐随手披起一件外衣,便去开了门。

  将三名镇妖司的校尉迎进院中,指着地上兔妖的零部件,恭声笑道:“已经准备妥当,您点点。”

  镇妖司规定,尸首晚间送到,晨曦时分来取,所以李隐和多数特殊职业者没有区别,白天睡觉,夜晚干活。

  镇妖司校尉不直接参与斩妖除魔,只干些杂琐碎事,就好似这类跑腿的工作。

  但即使是跑腿的,每月奉酬也远胜过普通衙门。

  领头的校尉随意瞟了一眼。

  “头呢。”

  李隐早有准备,露出铁憨憨的笑容。

  “晚上太饿,煮着吃了,从我的酬劳里扣掉吧。”

  三名校尉脸色发白,也没有追究,丢下一两银子,就带着兔妖的零部件匆匆赶去下一家。

  “这些屠者果然精神都有问题,还是快些忙完,尽早离去。”

  唉!兔头如此美味,这儿的人竟当作污秽之物。

  李隐锁好门,出了长寿街,一路向西市行去。

  西市较于北市,要显得繁荣许多,酒肆食坊,勾栏花坊,奉乾一条龙的最佳场所。

  但,李隐不好此道。

  一路上,宝马雕车香满路,公子佳人衣饰华丽,穿着俭朴的李隐忽有些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神格面具的不凡,昨夜他已有所见识。

  即使身处闹市,体内的神格面具仍隐隐与天地间某种虚无缥缈,却又无处不在的力量相连。

  先天之气,纳入四肢百骸,灵窍全开,涓涓灵气被神格面具留下。

  这片异世,没有所谓的满天星宿神将,诸般仙人。

  奉乾王朝信仰的是古往今来强大的修士,千年前的儒圣,开宗立派的祖师,开国始皇乾武帝。

  书生文士尊儒圣为信仰,儒圣周离创立儒家思想,可出口成章,纸上谈兵,一字一句皆有妙法。

  世俗修行界以长生成仙为大道,但几千年来却无一人参透,反而争斗颇多。

  普通百姓或自愿,或被逼迫,家中供奉的是开创奉乾千年基业的乾武帝。

  至于边陲南疆部族则各有信仰,兽神、蛊神、妖神、魔神,各司其主,互不相干。

  而这些,也都是强大到一定境界的存在。

  所以说,归根结底,人们信奉的不是神明,而是各种强大的力量,毕竟这是个以实力为尊的时代。

  即使是前世,神明也不过是臆想的产物,人们茶余饭后精神思想的寄托,说句神为人造也不为过。

  但李隐觉得,神格面具确实有着某种力量,而这种力量可以降临到自己身上。

  昨夜激活神格面具的兴奋已经过了,在摸不清自己的实力前,低调、隐忍仍是自己的生存法则。

  况且自己只是个屠者,老老实实打工上班,也不会有人与自己为恶。

  重活一世,早日娶个美娇娘才是正途,打打杀杀应该和自己不沾边。

  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买了些用于红烧兔头的香料麻椒,发现已是日上三竿。

  肚中饥饿,便随意找了家酒楼用餐,刚刚坐下,就听见一声惊恐的惨叫。

  天香楼。

  花魁名为飘香,许是夜里太过劳累,日上三竿时丫鬟才去叫唤,推开门后却只见一具尸体。

  剥了皮的尸体。

  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

  书台上桂香依旧,但人却是腥臭冲天,花香难掩恶臭,整间秀房都弥漫着作呕之气。

  李隐挤在房外,墙壁上有一幅画卷,娇俏可人的少女追逐蝴蝶,画笔精巧,栩栩如生,落款处写着赠飘香。

  而地上横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狰狞可怖,属于印入眼帘后能几天几夜睡不着觉的那种。

  屠者的日常,便是接触这些血肉模糊的尸首,他早已免疫了尸体的腥臭气味。

  围观的食客纷纷小步后退,因此,慢慢的,李隐被挤到了正前方,视野也更为开阔。

  也许是职业病,他的关注点在那具女尸身上,且不自觉的就拿自己处理过的尸首,与眼前的尸体做起对比。

  内脏与肋骨有些裸露。

  应该不是从背部展翅搬剥下,八成是从正面剖开皮肉的。

  李隐摇摇头,凶手手法不太行,还得多练练。

  但却又有些疑惑,既然不精此道,为何又要这么麻烦。

  难道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疑惑之际,听到身边食客谈论起京城中出现的几起剥皮案。

  原来一个月里,京城中已有八名受害者,眼前的飘香就是第八个。

  第一个被剥皮的是立了贞节牌坊的王寡妇。

  寡妇独居,既不独,也不寡,反而门前车马如龙,皆是精壮的年轻汉子。

  第二个则是红杏出墙的赵夫人。

  正所谓,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但赵夫人不比王寡妇的胸襟宽广,唯独钟爱一人,但那人却不是自己的夫君。

  “......”

  看来凶手是憎恶女子放荡不羁。

  李隐觉得凶手此次选错了目标,前两个还说得过去,但飘香花魁职业使然。

  大概.....也许......可能与自己一样,不好此道。

举报

作者感言

剑随我心

剑随我心

推荐收藏,多多益善!多谢!!!

2021-05-17 10: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