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巨子令

  说书太危险了,自己还是回家逗孙子玩吧!

  老先生逃出生天,心中渐生退隐之意。

  衙役走了,带着一句忠告直奔王府,虽然可能会受罪,但也好过命丧当场。

  “掌柜的,结账!”

  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半步,中年人轻声叹气。

  丢下一块碎银子,二人便下了楼。

  李隐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二人的身影,头一次见到活的帝王,多看两眼也算正常。

  似乎......并没有什么架子,看起来很和气。

  慧眼!

  再次看去,只见那个中年人气运缠身,袅袅清气环绕,似有龙鸣声在耳边响起。

  忽然。

  那老人抬头看来。

  霎那,双眼好似针扎,李隐迅速闭眼回神。

  只瞬间,汗毛耸立,背上一层冷汗。

  再睁眼看去。

  老人双目浑浊,却端的清亮无比,亮光中又似有血色,宛如绝世凶魔睁眼,扫荡人间,择人而噬。

  身旁老人眼神奇怪,中年人疑惑发问。

  “有什么问题?”

  “这个小兄弟似乎有点意思。”

  顺着目光,中年人瞟了一眼。

  “走吧!”

  不知道该说艺高人胆大,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许是自来到这片异世,一路顺风顺水,让自己有些得意忘形。

  在那道目光下,周身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浑浊,沉重,简单的退后一步,竟已是奢望。

  好在,老人并没有为难他的意思,转眼就消失在阶梯上。

  但只此一眼,仿佛自己全身都被看穿,李隐不禁一阵后怕。

  回去!马上回去!神格面具大成前,坚决不在外面瞎逛了。

  小水正悠哉地躺在摇椅上,身旁一个人偶丫鬟正捶腿捏肩,好不舒服。

  难怪每次他都那么享受,原来真的挺舒服的。

  至于李隐出门前交代的任务,另有两个人偶在处理。

  人偶动作很快,行动起来与常人无异,只关节处有些晦涩。

  “吱呀!”

  门开了。

  李隐快步上前,正盘算着是不是离开京城,先苟起来猥琐发育。

  打野什么的,最喜欢了。

  我又不是樱野王,肯定不会被抓。

  就在开门声响起的一瞬间,小水猛然跃起,揪出脖子上挂着的红豆,扬起胳膊,一阵乱摇。

  一阵清风。

  三个人偶被红豆吸了进去。

  将红豆重新挂好,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状作镇定。

  “你没看到什么吧?”

  我觉得你当我瞎……你都化身夜店小仙女了,能看不到么?

  李隐有些无语,摇了摇头。

  “我没看见你摇花手,你可以继续。”

  一张笑脸耷拉下来,小水垂头丧气地说着:“那就是看到了呗。”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不太想。”

  “我……诶,你这反应不对呀。”

  “我大概知道了。”

  已知惹了个大麻烦,若日后,她有难。

  要自己赴汤蹈火,以命相拼那有些过了,但能力所及,能帮自然要帮。

  虽说小姑娘有些傲娇,做菜难吃,脑壳有点瓜,不太温柔,火气还大,房子都能整塌了,但…但……

  好吧,算是栽萝卜头,栽出感情来了。

  “你是幽州墨家的吧。”

  “嗯。”

  “家破后流落至此?”

  “嗯。”

  “干嘛?”

  小水犹豫片刻,对上李隐的双眼,轻声说道:“我能相信你吗?”

  双眸明亮似水,满是炽热期盼。

  李隐闭眼,探出神识,四下无人。

  “有一点我可以保证,绝不会在身后拿刀捅你。”

  紧绷的神经放松,紧张的神情褪去,脸上现出少有的严肃。

  “重新认识下,墨门墨者,墨水儿见过公子。”

  小水脸上浮现一丝神圣,似在缅怀,似在悲伤。

  “嗯......这个名字......与我倒是很般配”

  似乎如释重负,小水脸上重新洋溢起笑容,嘻嘻笑道。

  “为什么呀。”

  “我外号毛笔。”

  “你为何有此外号......”

  李隐愕然,个中奥妙自不可对外人言说。

  “将来......有机会再告诉你。”

  隐藏心思,李隐将话题拉入正轨:“你还没说为何来京城?”

  “我是来找镇妖司司正的。”

  李隐表情凝重,沉默不语。

  出身显赫,结识大佬,被自己当丫鬟使唤,抽打小屁屁,这日后要是被大佬报复,八成要苟不住了。

  不对呀,你既然认识这样的大佬,怎么混的这么惨。

  “呵,你和他......”

  “我不认识他,但我们墨家和镇妖司多有往来,大多是生意上的事。”

  我呵呵了。

  吓得我冷汗都冒出来了,结果,就这?

  出行就是几亿的交通工具,与世界五百强保持合作关系

  我骄傲了吗?我自豪了吗?我炫耀了吗?

  不过转念一想,李隐还是有些疑惑。

  “那你为何不跟着白美人走?”

  “我就知道你喜欢她。”

  姑娘,你的重点好像放错了地方。

  在李隐镇定自若的眼神中,小水垂下眼帘,叹气道:“我不能跟她走。”

  “因为......镇妖司也不可靠。”

  李隐也算是与镇妖司打过交道,倒觉得它还不错,处事作风很有章法。

  不戴有色眼镜看待妖魔,你不作恶,我就不动你;将京城中的修士登记在册,以免其仗势行凶,维护百姓安居,治理京城很有一套。

  况且,在记忆中,百姓觉得镇妖司远比官府可靠。

  “你仔细说说。”

  “我虽然还未完全查清,但那晚......参与袭杀我墨家的就有镇妖司的人。”

  这绝对是惊天大瓜。

  事情变的复杂了,因为巨子令,江湖上闹得腥风血雨、血流漂杵。

  而参与袭杀墨家的镇妖司,却在此刻出面,要举办墨令盛会,谁胜了,日后寻得巨子令,谁就能掌控天下墨者。

  镇妖司派人夺魁,再拿出巨子令,天下墨者岂不都归镇妖司驱使,真是所图甚大呀。

  明面上是出来打圆场,但却是典型的贼喊捉贼。

  可还是不对呀!

  “既然这样,你又为何要去寻司正。”李隐道出心中疑惑。

  “因为我爹说过,司正是好人,全天下谁都可以不信,司正可以信。”

  “但现在......我相信你。”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搞的我好乱啊!

  一会儿镇妖司杀你全家,一会儿镇妖司司正是好人。

  李隐陷入沉思,如果司正是可以相信的,或者说假设司正是好人,那能够带领镇妖师发动夜袭的,绝非常人,地位定然不低。

  且又要能够左右司正的意思,定出普天大醮的决策,推波助澜,在暗中谋取利益。

  是个狠人。

  “如此说来,你是想请司正帮忙,暗中调查,找回巨子令?”

  谈论正事,小水还是很严肃的,小嘴用力抿在一起,唇瓣有些发白。

  听他此言,小水讪讪说道:“我是想请司正帮忙,但巨子令......”

  “在,在我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