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斩杀严府令

  如此惊天言论,饶是嚣张跋扈的镇妖司众人,也是脸色大变。

  石志远凑到李隐身前:“这二人,一位是四品的严府令,一位是大儒许不平。”

  “可都不是好惹的。”

  李隐瞥了他一眼,冷笑着说道:“是吗?”

  “你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我更不是好惹的!”

  严府令与许不平仿佛听到笑话一般,皆面露讥讽。

  在官府衙门处斩杀朝廷官员,若是司正说这句话,他们或许心中惧怕,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如此大言不惭,他们自不会放在心上。

  随即,严府令怒喝:“大胆,你莫不是当真要造反不成。”

  “来人啊!此人藐视王法,给我抓起来,交由圣上定裁。”

  赫然,从身后窜出数百道人影,皆身穿公服,显然都是衙门的衙役校尉。

  李隐冷眼扫视一番,讥讽道:“一群菜鸡。”说完,对身后的石志远吩咐道:“你们不必帮手,我一人足矣!”

  此处毕竟是府令衙门,若是闹出人命,李隐当然没有什么好怕的,但他们不同,在京城都是拖家带口的,事后朝廷为了护住颜面,定然会追究众人,拿这群炮灰开刀,反会将他们连累。

  “这……要不先撤回去?”石志远试探的阻止道。

  “撤!”

  李隐大喝一声,石志远正欲阻止人手离去,却见他提着一柄钢刀就冲了过去。

  石志远愕然!

  严府令、许不平愕然!

  说好的撤呢,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李隐犹如猛虎下山,奔入羊群,顷刻间便被衙役团团围住。

  衙役中,并不全是修士,李隐手起刀落,宛如切瓜砍菜,无人能拦住他的脚步,更别说伤到他。

  而衙役仗着人多,用起了人海战术,而且彼此间配合默契,好似日夜演练过一般。

  绝对不是普通的衙役,李隐暗自思索,同时开启慧眼,一刀将身前人劈翻后,精神力瞬间钻入其脑海。

  云殇王……王府护卫……

  没想到又和云殇王有关系,李隐刚刚收回精神力,一脚将其踹飞,便听到弓箭攒射声不绝于耳。

  “小心!”石志远高声提醒。

  回头一看,十多把弓弩齐射,这些玩意密集攒射,朝着李隐面门而来。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李隐写意的在箭雨中前行,宛如闲庭信步,手中钢刀卷起片片血雨,径直向着严府令与许不平而去。

  二人皆大惊失色,如此多的衙役竟都被其视若无物。

  他们虽是读书人,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同为儒家学子,二人对视一眼,脸上也带着几分戾气,同时迎了上去。

  “金戈铁马入梦来。”

  “风刃呼啸千里行。”

  赫然间,一个身披甲胄,胯下战马,手持偃月刀的将军出现。

  李隐抬起钢刀招架,又听耳边风声不止,吹得脸庞生痛,又急忙矮身,躲过几道风刃。

  若不动用神格面具,只对上其中一人,李隐自然是轻松取胜,但若是以一敌二,只怕……要多砍出几刀。

  李隐高高跃起,手中钢刀举过头顶,大喝一声,全身肌腱膨胀凸起,双手持刀猛然下劈,那被儒家妙言法门唤出的将军,连人带马,被当中劈开,化作清光消弭。

  随即耳旁又传来呼啸的风声,夹杂着片片风刃势如破竹,朝着李隐面门而来。

  只见李隐落下身子后,脚步一动不动,直面风刃竟不予闪躲。

  许不平大喜,再次施加术法威力,只见风刃渐渐泛起青色光亮,宛如实质一般,就在风刃到达身前三尺之时,李隐动了。

  握在手中的钢刀,反撩而出,由下而上斩在了风刃之上,随后风……被斩断了!

  一道匹厉的刀光破风而来,许不平大喝一声:“铜墙铁壁。”

  宛如实质,又有些虚幻的缩小版城墙,将许不平护得严严实实。

  但下一秒,城墙坍塌,整个人如断线风筝飞了出去。

  “什么?”

  在场众人大惊,石志远以为李隐会将风刃拦下,却不曾想他竟能凭手中普普通通的钢刀,将风给斩断。

  原来,风也是可以被斩断的吗?

  想到这里,更讶于他的修为道行,抱大腿的心思,又重了几分。

  “随我冲!”

  石志远也顾不得许多,率先想着众多衙役冲杀过去,而严府令眼见失态已无法控制,就像先行离去,而他刚刚动身,一直关注着他的李隐身影一闪,便挡在他面前。

  “尸体呢!”

  严府令见识到李隐的神威后,再无反抗之力,又看见他提着一柄钢刀缓缓逼近,哆哆嗦嗦道:“尸体已经烧了。”

  如今可以肯定的是,云殇王必然已经知晓了凝神培元丹的秘密,而李隐之所以不依不饶,坚持讨要尸体,则是想要知道薛神医是否还告知了其它人,但此刻……

  李隐大怒挥刀,再次斩杀了过去。

  严府令全无反抗之意,只放出一页书纸抵挡,随即裹在清光中大喝:“我有乘风凌云志。”

  飘然腾空,朝着远方掠去,李隐又哪里会让其得逞,脚步一动,瞬间就将其赶超。

  刀锋煞煞,李隐伸出钢刀欲将其逼退,却不曾想只顾着逃跑的严府令,全身灵力汇聚双脚,来不及刹车,竟一头撞在了刀锋之上,瞬间就被一分为二。

  ……

  场上众人都顿住了,石志远也是目瞪口呆。

  真……真杀了!

  李隐无语了,我可不算杀人了啊,他这可是自杀啊,你们不要看着我

  “他……应该是自杀!”

  “你们觉得呢?”

  石志远率先醒悟,大叫道:“对,他是自杀,我们都是证人。”

  李隐环顾四周,没发现那个白衣身影大儒许不平,不知他何时已经遁逃,便只得作罢。

  而严府令已死,剩下的衙役作鸟兽状散开,李隐挥手一点,定住了几人,好调查其身份背景。

  又看了眼被分作两段的严府令,一阵头痛,他还想抓住严府令,然后交由镇妖司,将其背后的大鱼给扯出来的,谁料阎王爷招他招的这么急。

  唉!

  “将这几人押到镇妖司,先回去再说。”

  众人马不停蹄,石志远一路上更是警惕万分,生怕忽然有人带着军队杀出。

  但预料中的情况并未出现,众人顺利的回到镇妖司,便要求面见司正。

  而李隐一点也不慌,他知道身为奉乾王朝的国运载体,又是无敌的存在,就算把天给捅塌了,只要司正不追究,自己绝对没有危险。

  然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