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祭祖大典

  虽然李隐炼制出灵药,并将药方交于镇妖司,但这个时代的办事效率实在低下,在隔离期间的第十日,才领到药丸,随后便恢复了自由身。

  而这场肆虐京城的疾患也完全消失,李隐重新开始分解妖尸,吸收妖气。

  但连续数日,李隐不辞累累,足足分解了上百具妖尸,都未从神格面具中激活任何神人。

  但他心中也有了猜测。

  越是强大的神人,越是难以激活,现在这些小鱼小虾不顶个儿了,神格面具才毫无动静。

  而此时,祭祖大典的日子到了。

  原本是打算在祭祖大典时,暗中联系司正,但现在却是不必。

  但李隐也想看看这异世盛举,便独自出门,前去东城。

  ......

  辰时,钟鼓声大作,响彻京城,劳作的百姓顿时驻足,眺望皇城。

  这是奉乾王朝定下的规矩,凡有不遵者,杖五十。

  未几。

  自皇城中出现一群人,浩浩荡荡。

  祭祀的乐师吹拉弹唱,一路不停,道路被校尉封锁,百姓不可近前。

  乾元帝一马当先,身后跟着的则是宗亲皇室,文武百官,足足数百人。

  而云殇王也被人推着前行,也是唯一一个双脚不着地的。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前去祭祖,像一些不得宠的皇子,以及公主妃嫔则是禁止前去拜祭。

  因此,队列中少有女眷。

  祭祀的地点正是东城正隆庙,李隐混在人群,远远瞧着,同时暗中放开神识。

  嗯......

  我就说,圣上出巡,不可能就让这些校尉护身,果然有不少修士暗中保护。

  不知道是不是镇妖司的人,可是许久没见那个冰美人了。

  正自恍神,待李隐再看时,庙门前跪拜着大小官员若干,看其官服,都是些二品以下的官员。

  宗亲皇室与那些高品官员,却都是随着乾元帝进入正隆庙了。

  低阶官员都无法进入,自然也不可能让百姓进去,看不到内里的情况,李隐便觉有些无趣。

  转身走出人群,就欲回家。

  忽地,天生异像。

  自京城中升起道道虚无的金色云烟,慢慢飘向空中。

  瞳孔收缩,李隐发现这些金烟竟是从千家万户中升起,更是有无数金雾自城外飘来,逐渐拢聚成形。

  半空之中,金雾聚拢成云,向着一个地方缓缓移动。

  如此天地异象,李隐不由觉得惊奇,但却见身边百姓恍若无闻,好似完全未察觉到一般。

  打开慧眼,李隐再次看去。

  “香火愿力,这竟是香火愿力。”

  李隐知道,在奉乾境内,所有百姓家中都供奉有开国君王,乾武帝,而这些香火愿力,即使是修士没有修过开天眼,明慧眸之类的术法,也是察觉不到。

  由此不难猜想,这些香火愿力,定是奉乾百姓日夜供奉所得。

  从神龙处得知,香火愿力与国运殊途同归,亦可增添国运,延续命脉。

  而一国之命运的载体,要么就是如那神龙一般,是王朝的信仰、图腾。

  要么就是一国君王。

  但此刻,这些香火愿力在空中越聚越多,却是向着反方向飘去。

  李隐心生好奇,也想看看奉乾王朝的国运载体是何物,慧眼不停,一直追随着金色云雾的踪迹。

  金色云雾拢聚成型后,一直在空中漂移,李隐发觉它速度看起来缓慢,却是眨眼之间,便已腾挪了位置,不一会儿,竟停住了。

  镇妖司!

  发觉香火愿力在镇妖司停下,李隐心生疑窦,莫非镇妖司下面也压着什么东西?

  但这个想法瞬间就被他否决了,因为看到了一个人,站在镇妖楼顶。

  司正!

  奉乾国运的载体竟然是司正,这倒有些出乎意料,难怪未见他来参加祭祖大典。

  凝神细看。

  只见司正紧闭双眼,神情显得有些严肃,张开双臂,宽大的袖袍随风鼓动,从鬓角垂下的白发飘荡摇摆。

  随着他的动作,金烟如长鲸吸水一般,冲向司正,被其吸收。

  香火愿力及身,司正脸上露出愉悦的神情,全身风声大作,汲取香火愿力的速度更快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李隐不由得心生佩服。

  祭祖大典一年一次,通过大典祭祀祈愿,驱使这香火愿力源源不断凝聚,自可保奉乾王朝千秋万代,难怪此方天地不敬神明,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安排。

  但事无绝对,恐怕那个乾武帝也曾有过顾虑,才留下那条神龙。

  若是有朝一日,前朝余孽卷土重来,趁着国运衰弱之际,发动反叛,待其势大之际,斩杀神龙,掠夺国运,就等于替自家做了嫁衣。

  当真是好计谋,还算计。

  感慨之余,李隐同样心生佩服,看来无论哪一朝代,开国君王,都不是泛泛之辈。

  空中的香火愿力已消失一半有余,恰在此时,异变突生。

  自城外升起一条巨臂,同样闪烁着金色异芒,如天际落下的手掌,抓向那片香火愿力组成的金色云彩。

  李隐仿佛听见撕拉一声,巨手撕去小半云彩,随即缩回城外,而司正眉头紧皱,常年波澜不惊的脸上,却是狰狞杀意毕现。

  但想必是正至关键时期,司正无暇分身,只是汲取香火愿力的速度越发的快了。

  李隐收回目光,发现身旁众人仍毫无察觉,如此天地异象,争夺国运之事,竟无一人发觉。

  正如此想,李隐忽然有所察觉,只见自正隆庙掠出一道清光,顿在空中。

  正是与李隐有过一剑之缘的女庙祝。

  她浦一现身,围观的百姓便纷纷注目,便听到众人惊呼的声音。

  “没想到里面还有女仙人?”

  “什么女仙人,我看是圣上的妃嫔吧!”

  “好漂亮!”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饶是见过,李隐也仍觉惊艳。

  只见那女庙祝沉思片刻,随后掐动法决,化作流星飞向城外。

  李隐回头,司正仍在汲取香火愿力,而那女庙祝的身影已消失不见。

  想了想,李隐隐去身形,同样化作清光遁向城外。

  城外,翠云山。

  一中年男子盘坐水潭边,脑后金芒巨手消散,七颗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圆珠落下,滚落在草丛之上。

  “呵~”

  男子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金色圆珠,神情激动。

  忽然,抬头。

  一道流星闪过天际,挟着破空之声,赫然落下,光芒散去,露出女庙祝的身影。

  “掠夺国运,当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