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你还说不认识他?

  自恶鬼神邸现身之时,李隐慧眼洞察,便知单凭自己,怕是无力斩杀。

  借着被击飞的由头,躲在暗处,身化魏征,此刻这才再次现身。

  “好个邪神,既受人供奉,却不行庇山佑民之责,在此妄为,且看我魏征如何斩杀邪神,还这朗朗乾坤。”

  诛杀泾何龙王的宝剑再次祭出,清亮剑芒如皎洁明月,却不是对着恶鬼,而是斩向那个身高十多丈的石刻恶鬼神邸。

  剑光突破山腹,去势不减,消融在阳光之中。

  神邸瞬间开裂,神邸石首随即炸碎,巨石横飞,那恶鬼惨叫一声,化作污浊浓浆轰然倒地,飞溅的黑浆落于众人身上,顿时黑气蒸腾,竟将其肉身化了个干干净净。

  再斩。

  神邸整个身躯炸碎,山体如大厦将倾,震动不休。

  “山要塌了。”不知是谁一声惊呼。

  如此巍然剑势在山腹肆虐,顿时,半边山体轰然滑落,飞沙走石,尘烟四起。

  ......

  烈日当空,挥洒大地。

  一道流光自烟尘中飞出,落在一片草地,正是李隐三人。

  白霜霜依旧昏迷不醒,将她放倒在地,李隐见她呼吸平稳,胸口起伏稳定,也就放心了。

  刚才,山体滑坡时,李隐懒得管剩下的小鱼小虾,救了二人,就直接飞身出来。

  此行,也不算是一无所获,墨家的黑手终于浮出水面,墨言安。

  想到这里,李隐低头看向小水。

  只见她满脸愁容,双眼盯着躺倒在地的白霜霜,眨也不眨。

  “白姐姐不会有事吧。”小水问道。

  李隐知道,经历过家破人亡,世事变迁,小姑娘有些害怕身边人的离去了。

  摸着她的小脑袋,李隐安慰道:“放心吧,她没事,很快就会醒的。”

  她仰头看向李隐,仍有些愁眉不展。

  “那就好,没想到四叔他......”

  “你想报仇么?”李隐犹豫问道。

  许久。

  才听见小水坚定的声音。

  “要!”

  李隐点头认可。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此乃天理循环,因果报应也。

  就怕小水受墨家思想蛊惑太深,有违人伦,置血海深仇于不顾。

  那样的话,李隐倒不知道怎么劝了。

  “嗯,我帮你,镇妖司也会帮你的。”

  小水眸光中满是感激,心中舒畅,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谢谢......白姐姐也说了,会帮我报仇。”

  顺着小水的目光,李隐再次看向白霜霜。

  剑眉紧蹙,若有所思。

  “刚刚,你看到了什么?”

  小水想了一会,皱眉道:“刚刚似乎有高人相救。”

  “对了,我看你受伤了,现在没事吧。”

  李隐怔了一下,你反应够迟钝的。

  随口道:“没事,刚刚就是被撞晕了。”

  “那就好。”

  小姑娘倒好糊弄,但这位冰霜剑仙,看起来俗事不理,世事不明,实际却精的跟鬼一样,只怕没那么好糊弄。

  如果我直接送她回镇妖司,那就不用面对她的质问了。

  想到这里,李隐呼喊一声,裹起遁光,朝京城掠去。

  ......

  京城。

  灯火初上。

  长寿街寂静依旧。

  将白霜霜送回镇妖司后,二人便回了家。

  属于他们的小家。

  因白日里,李家铺子闭门歇业,今晚也没有生意上门,享受着难得的假期,李隐躺在床上,开始清点收获。

  神格面具,开。

  金芒璀璨,一副画面展开。

  忘川何畔,奈何桥上。

  一口大锅前,站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口中不停的念叨。

  “饮下此汤,前尘尽忘......”

  猛然抬头,美眸望着虚无,展开笑颜。

  “你......想来一碗吗?”

  ......

  孟姜女听闻丈夫死讯后,千里奔波,堪堪赶到长城,眼见长城之下尸骸无数,却再也找不到夫君的尸骨,哭声震天,足足三日不止。

  长城轰然倒下,露出夫君的尸骨,孟姜女喜出望外,赶紧前去收拾,堪堪将丈夫尸骨掩埋,便跳海自尽。

  上天念她思夫之情感天动地,免去她轮回之苦,赋她神位,在奈何桥畔熬制孟婆汤。

  此汤乃人间七情之泪,忘却尘缘,重入轮回。

  即所谓:“前世已了,今生善恶唯本心所念。”

  ......

  饶是你壮志未酬,思母心切,为情所困,我自以一汤解君忧愁。

  李隐回转心神,神情悲哀。

  哀的不是别的,正是那个替人解忧,渡人轮回的神女孟婆。

  他人可渡,他忧可解,自己却被困在此处,究竟是好是坏......

  朝霞满天。

  一位清丽无双的剑仙亭亭玉立,玉面无暇,与晨曦辉映,惊艳动人。

  然而,李隐未觉得动人,只觉得“冻人”。

  一双冰冷的美目盯着李隐,好似要将他从里到外,看个透彻。

  白霜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镇妖司,便立刻赶来此处,想知道自己昏迷前,看到的那人是谁。

  “我都说了,昨日我晕死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

  见她仍旧面露怀疑,李隐补充道:“不信你问小水儿。”

  “真的是这样吗?”白霜霜问道。

  一旁的小水跳出来,回忆了一番,说道:“那人说他叫魏征,把山斩塌了就不见了。”

  白霜霜沉思片刻,又问道:“你们认识他?”

  “不认识。”二人异口同声。

  白霜霜继续追问:“那他为何要救我?”

  李隐无语了,你自我感觉当真不是一般的好,为什么你会觉得是因为救你。

  “看上你了呗。”李隐口花花的打趣。

  “铮!”

  利刃出鞘,白霜霜恐吓道:“不准开玩笑。”

  李隐暗自思忖,我也没开玩笑呀。

  但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便自顾走到一旁,开始磨刀霍霍,准备今晚开工。

  李隐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即使是磨刀这种重复枯燥的事情,神情也很是专注。

  小水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搭理自己,便去厨房煮早饭去了。

  而白霜霜站在院中,静静看着李隐的动作,同样看得很认真,见他进入忘我的状态后,忽然出身:

  “那个魏征为什么这么厉害?”

  李隐手上不停,随口答道:“能不厉害吗,就连泾何龙王都是一......”

  “......”

  “你还说你不认识他?”白霜霜怒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