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乱点阴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阴雨

乱点阴阳 一派胡烟 2723 2020.09.16 16:35

  可他找不到白暮,他好像忘了她住在哪里,就算知道,他也不敢去啊。

  秦枫隐隐约约感觉,白暮好像喜欢自己。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否正确,也许只是自恋,但这是一种无法言说感觉。

  但心中又有些隔阂。可能是因为她的身份吧,她和爷爷的身份,仿佛正如水火一般不容。

  可他现在还是相信,自己也许对她有了好感。

  他又想起了那一身红衣,不同于这白衣一般清纯那是一种热烈而又迷人的感觉。而这白衣,却似乎是一股清流,而他正如这鱼儿一般。

  他不想想,却又忍不住想。因为他不知道,除了这种思想,他还能想什么?

  他就坐在河边。从昨天晚上开始到现在,他依旧坐着。他准备再坐到落日余晖,准备再坐到星空闪闪,他准备第二天回去。这个地方,他似乎非常留恋,也许是因为一个人。有时候,人对某种东西执着于流恋。不是因为这种东西的美貌吸引了他,而是因为一个人,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这应该是整座城里比较安静的地方,来的人不多。也许是这份宁静吸引了她,又引来了他。

  他仿佛又睡着了,也许是昨天没有睡好。

  在迷迷糊糊中他感受到了抚摸,那是一个,白净的手,非常的柔软。从他的头发摸到他的脸。轻轻的,好像在玩弄一个非常珍贵的玉一般,渐渐的,他醒了过来,在抬头的一瞬间那手便抬走了。

  又到了晚上,大约七八点钟的样子。

  他睁开朦胧的双眼发现了他期慕已久的人,突然笑了起来。

  他喜欢她那迷人的双眼,因为它不仅大,旁边还有长长的睫毛,下面还有醉人的酒窝,也许里面没有酒。他喜欢她窈窕的身姿,就如同梦中的仙女,书中的传说一样。

  “我可能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有时候,除了说再见,无话可说,有时候,除了说分手,无路可走。”

  “你今天怎么了?”

  “不怎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又想起来你要离开我,可能心中留恋与不舍,让我难过。”

  “我还会回来呢。”

  “希望吧。”

  “你好像有心事。”

  “怎么可能呢?”白暮笑到。

  “有些人笑着,内心却已经哭了,有些人哭着,内心却非常开心。我曾经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现在却看到了你,你的样子像极了我刚刚说的。”

  “你好像很有哲理的样子,你一本正经的样子,真的可爱。”

  “我……”

  “哦,对了,你喜欢晚霞吗?”

  “喜欢,因为很漂亮。”

  “有我漂亮吗?”

  “嗯,还行吧。为什么说晚霞呢?”

  “因为它虽然美,但不能长久。”

  “可它每天不都有吗?”

  “可一天之中,他的时间有限。”

  “美丽的事情不都是这样吗?不能长久,因为看多了都会疲劳。”

  “对呀,也许有一天,你看我就疲劳了。”

  “不会,不会。”

  “为什么?因为我在你眼中是最美?”

  “你说的话让我不好接啊。”秦枫看向远处不敢与之对视。

  “我要走了,我爹不让我回家太晚,而且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我明天早上走。不过我更喜欢你开心的样子,真的很迷人,尤其是你的笑。”

  “谁要你喜欢?流氓。”

  “这个给你。”秦枫拿出一个簪子,不贵的样子,甚至有些土气,因为它不亮。

  “我都不想要。”

  说完她拿着便跑了。

  秦枫踏上了回去的路,向南走去,他买了给爷爷和袁艾的礼物。

  他给爷爷买了衣服,给袁艾也买了簪子。

  他出了城门,向南走去。和他来的时候一样,不过是方向发生了变化。

  他听说了商皇进军阴国的消息,无意中也听到了阴玉关的名字。

  怀着不安他打听了一些人,听他们口中说,阴玉关尸横遍野,阴国已经全部被占领。

  他不愿相信,但加紧南去的脚步。

  走过了一座座城,出了一座座门。终于走到了阴国境内。

  可土地上有马踏过的痕迹。而且很多,周边也没有了人群。就连野兽什么的,也仿佛是悄无声息。原来就近几年兴起的人群和客栈。也仿佛在几天之内衰败了下来。

  好在还有客栈经营。

  秦枫已经在外面睡了几天了,这个客栈叫”蓬莱客栈”。

  客栈老板是一位中年大叔,穿着普普通通的衣服,还有许多补丁,一看就是老实人。他正坐在客栈的座位上,吃着什么。

  客栈十分破烂,好像常年未修,许多蛛丝网都掉了下来。

  “可以住店吗?还要些吃的。”

  “可以。”声音十分沙哑,好像长时间没与人交流。

  “有什么吃的?”

  “只有肉了。”

  “偏僻之地为何会有肉食?而且一路以来客栈基本都倒闭了,根本没有什么食物,你这里为什么如此特殊?”

  秦枫说完拿剑指着老板。

  老板却微微一笑。

  “是人肉罢了。”

  秦枫突然感觉有些恶心。

  “你为什么杀人?虽然这是法外之地。”

  “法外之地?杀人?哈哈哈…哈哈哈…”

  笑了不知多久,这个客栈的老板哭了,但很快哭不出来了。

  “少年,你还是年轻。”

  “年轻?杀人吃肉违背人性,你算人吗?”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你就是一个恶魔,我都想杀了你!”

  “那你与我何异?”

  “我是替天行道。”

  “天?还有天吗?我不怕死的,我的人生已经没有了意义。”

  “为什么要杀人?”

  “真正杀人的不是我们。”

  “那是谁?”

  “是战争。”

  “战争?”

  “一将成万骨枯,我们的村庄早已经尸横遍野。”

  “你们没有粮食吗?”秦枫心里充满同情。

  “粮食?都被抢去了。”

  “那你们也不应该……”

  “当人为了生存,便顾不得考虑这么多了。”

  “可是,道义……”

  “道义?世界都没有了,年轻人。我的村子被土匪抢劫时,有道义吗?人被杀被侮辱时有道义吗?易子而食,战争给我们的都没有道义!”

  “为什么不反抗,你们只要团结……”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团结与反抗,当世事都随波逐流时,反抗毫无意义。”

  “不能改变吗?”

  “江山易改,人的本性难移。”

  “人之初,性本善。”

  “别拿书上的东西打量现实,相信书的都是孩子。”

  “也许是我错了。”

  秦枫低下头,收起剑,若有所思。

  “不,你没有错。其实都没有错。”

  “没有人改变吗?”

  “或许有吧,但事实如此。”

  “我要改变这个世界!”秦枫怒吼者跑了出来,又有些想哭,悲观这个世界,他觉得自己长大了,但别人总以为自己还是孩子。

  客栈老板依旧过着从前的生活。

  几天后秦枫终于回到了阴玉关,但给他的不是开心,而是悲伤。因为这里确实如传闻中说的一样,那里尸横遍野。他不确定自己的爷爷是否还活着,也不确定袁艾去了哪里,也许就在这尸体中,但他不愿意面对。

  天降大雨,野狗什么的早已经将尸体啃食,留下皑皑白骨,仿佛一片白骨森林。

  秦枫哭了,这里也许是他的第二个家。这是他生活时间最长的地方,他曾在这里找到了生活的希望,但瞬间被破灭。这里有他如今最珍贵的人。但他们现在都不知去向,也许就在这里面。悲伤的泪水,如泉般涌下。

  这大雨也不知来了多少回,血迹也清洗了近乎完全。

  而如今的电闪雷鸣,仿佛也是为了配合气氛,让秦枫哭的更加悲惨。

  雨下的烈,进入泥土四溅,和又从天而降的雨亲吻,滴滴又答答,雨下整夜,雷鸣忽而。

  他恨这场战争,恨商的阴谋,自己的一切仿佛被剥夺,他是末代皇子,也是无家可归之人,十六岁的他,仿佛在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

  他知道自己要变强,自己将没有人可以依靠,从今以后,自己活着也是为了生存。

  生存,多么卑微的字眼。

  他身无分文,一无所有,偌大的世界,好像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他躲在临近的一个山洞,点起火,他很饿,也明白了客栈老板的一部分话。

  也许,是我错了。

  可,我可以改变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