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永铸大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恕难从命

永铸大明 国立诚 1 23 20182019.12.12 16:34

  皇家驿卒老虎口一战,阵斩三千多鞑靼骑兵的消息传回,中军大帐沉默了,军营中却是沸腾起来。

  军人最看中的是实力,皇家驿卒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就连有过矛盾的麻贵都表达出自己的善意。

  驿卒们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尊重。再没有人敢对他们呼来喝去,终于可以挺直腰杆与其他人对视。

  而关于如何为皇家驿卒报功的事情,却愁坏了魏学曾。李凡坚决不受军功,让他十分的为难。

  以往要是遇到这种事情,其余将领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般,将大功据为己有。

  可皇家驿卒能一样吗?那是皇上的亲军,谁要是贪墨了他们的功劳,小朱同志会第一个知道。

  但要拒不上报也不行,这件事军营中已经人尽皆知,隐瞒不报同样是不行。

  让魏学曾没想到的是,叶梦熊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横加刁难。反而赞同将功劳算在小朱同志的身上。有了监军的赞同,老虎口大捷的消息就被送了出去。

  接下来的几天,军营似乎格外的忙碌。中军大帐每天都在议事,许多支队伍都在做着出征前的准备。

  李凡和驿卒们就像被人遗忘了一般,什么事情都没有人通知他们,驿卒就连自己的驻地都没有出过。

  李凡也乐得清闲,指挥驿卒开始每天日常的训练。尤其第一次举行藤球比赛时,喊杀声那叫一个响亮,魏学曾还以为叛军前来截营,差点闹出笑话。

  不过,驿卒们这种新奇,而又激烈的对抗方式,吸引了大营中的士兵。

  每当喊杀声响起,驻地在都会站满了围观的士兵。一个个大呼小叫,跟着加油助威。

  许多带兵的将官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于是照猫画虎开始学着驿卒们组织藤球比赛,激烈程度与驿卒们不相上下,但伤亡却要惨烈许多。

  没有驿卒们半身板甲的防护,受伤那是家常便饭,几个打出火气的家伙,还将对手弄成重伤,差一点就整出人命来。

  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在比赛中加上各种限制。比如:不准攻击对手要害,不准全力击打等等要求。

  这样一来,比赛就显得无比沉闷,跟驿卒们的一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让军营中其他士兵更加郁闷的是,驿卒们每顿饭都吃白米、白面,而且碗上那块肉,更是馋的士兵们口水直流。

  以李如松为首的几人更是坏,每到吃饭时候,都会端着大碗蹲到门口,还故意大声的抱怨,肉太瘦不好吃。

  这就让军营中的士兵不能忍了,每天都有人抱怨吃食太差。带队的将官们更是不服气,多次找到魏学曾要求同样的吃食。

  魏学曾能有什么办法,他也很无奈啊!驿卒们的吃食都是自己带的,肉也是老虎口战死的马肉。

  驿卒们又是皇家亲军,他总不能把人家的东西抢过来分掉吧!

  ……

  来到大营第五天的清晨,有人来通知李凡前去中军议事。李凡没有耽搁,与三德一同前往。

  刚刚走进中军大帐,李凡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周围军将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尤其叶梦熊那虚伪的笑,更是让李凡提高了警惕。

  简单见礼过后,魏学曾开口道:“承奉郎!不知驿卒们,这几日在军营中过得可还安好?”

  嗯?李凡顿时提高了警惕。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当即说道:“多谢总督大人关心,驿卒们能吃能睡,一切都还安好。

  下官正要向总督大人辞行,离开京城多日,已经积压了不少的事情,还请大人恩准!”

  李凡根本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上来就来个溜之大吉。不管对方有什么阴谋,自己离开大营,他们就拿自己毫无办法。

  “……,咳咳……!”魏学曾被李凡给噎到了,即将出口的话被闷在喉咙里格外的难受。

  叶梦熊却是急了,若是放任李凡离去,他还怎么完成任务?

  当下抢先说道:“承奉郎!军营重地,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正所谓:能者多劳嘛!

  宁夏城坚壕深,我军多次攻打都无功而返。既然驿卒可以在老虎口以少胜多,那么攻下宁夏城定不费吹灰之力!

  这攻城的重任,就交给承奉郎和驿卒们了!这可是总督大人和本官的信任,可不要辜负了哦!”

  李凡听完眉头皱了起来,叶梦熊这家伙果然没安好心。十几万人都打不下来的宁夏城,让他们不足千人的驿卒去攻城,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当下朗声说道:“叶大人!驿卒乃是陛下的皇家亲军,陛下也仅仅是让我等送军资来大营而已,至于攻城嘛!

  那是诸位大人的事情,皇家驿卒怎敢越俎代庖?”

  李凡的拒绝,让叶梦熊的脸冷了下来。目露凶光盯着李凡,一字一句的说道:“承奉郎!本官可没有与你商量,这是军令!违抗军令,本官不用请旨,只需尚方宝剑就可斩你!”

  叶梦熊的话,让大帐内其他人一脸的黯然。他们对李凡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如此逼迫驿卒,未免让他们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一个个都用一种怜悯的表情看着李凡,替这支老虎口大捷的驿卒惋惜。

  谁都知道,攻城战就是个大坑。完全就是用人命去赌,赌那一丝破城的机会。

  一千人就想攻破宁夏,除非人人都是铜浇铁铸,否则那就是送死。

  李凡毫不退让的与叶梦熊对视,同样坚定的说道:“皇家驿卒乃是陛下的亲军,任何人擅自调动等同于谋反!”

  “嘶……!”大帐内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谋反这个罪名太大了,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抗不下来。

  叶梦熊的眼神冷了下来,面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李凡,良久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李凡!你当真以为本官不敢斩你?”

  这一刻,李凡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人家刀已经架到脖子上,他根本没有退缩的余地。

  “除非有陛下的圣旨,否则,恕李凡难以从命!”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