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偷情提示书

微爱倾城 完真 2134 2013.07.14 15:50

  回到房间,因为萧御提到这个房间是特意留给她的,秦眸这才注意打量房间的环境。

  难怪她一眼就喜欢上这个房间,因为其他的只是一模一样的客房,而这个房间布置得很温馨,浅紫色调为主,正是她喜欢的颜色。

  窗帘亦是紫色的纱,一袭如梦。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阳台上摆着两把藤椅、一个藤桌、一套茶具。

  落地窗连接着的墙角,被窗帘掩映着以至于她起初都没有注意到的,是一个小小的木制书架。

  秦眸高兴地快步走过去,书架毫无修饰,只是用钉子钉了一下,看起来是手工做的。目光快速浏览了一遍书脊,都是她喜欢的书。

  《荆棘鸟》里插着一支羽毛作书签,秦眸拿起来,翻到那一页,正是拉尔夫神父跑到麦特劳克岛去找梅吉的那一段。

  秦眸曾经无数次推荐过这本书,写书评的时候提到这一段令她特别动心,因为梅吉的爱情画下了一个句点,婚姻也画下了一个句点。无望的爱情有了结果,才导致无意义的婚姻有了结束。他们的这次会面,或者说偷情,是自然而然的,大快人心的!

  当时萧御评论:第一次听说偷情是自然而然的大快人心的!你果然是一个不世俗的女子!

  不知道是萧御看到了这里,还是他想让她看到这里?她如果跟着书上做,那她就太世俗了!

  秦眸重温了那一段,合上书叹了一口气,这一段依然令她动心。

  她曾经在书评里说:对于爱上帝胜于爱梅吉的拉尔夫神父来说,他可以继续去罗马,对于爱甘蔗胜于爱梅吉的卢克来说,他可以继续割甘蔗,梅吉做出的决定不会让他们受到任何损害。

  但是对于梅吉来说,她终于找回了自我,结束了那种颠沛流离却追寻不到爱人也笼络不到丈夫的,自苦的、毫无意义的生活!

  一个人的心态开始趋于平静,她也就老了。所以这一次会面,成为一次转折,回到德罗海达与母亲、哥哥们一起生活的梅吉、指着拉尔夫留给她的孩子过活的梅吉,老了!

  尽管那次见面,她才二十六岁!但她比进军教皇权力中心的拉尔夫要老!比转战南北和基友一起割甘蔗的卢克要老!

  男人可以为之奋斗的东西很多,而女人一生都执着于爱情,爱人的孩子,是象形的爱情!

  她说:我多么喜欢脱下了主教法衣,穿着短裤和凉鞋的拉尔夫!那一刻,他才是梅吉的呢!

  秦眸叹了一口气,说起来,这都是她自己作的解释。她一直批判那种毫无精神交流的婚姻,赞赏拉尔夫说梅吉所苦的不是缺钱,而是心理上的无人理解,是说出了梅吉的心里话。

  如今对比一下,自己的婚姻不正是如此?不同的只是梅吉的丈夫沉迷的是割甘蔗,而自己的老公沉迷的是打游戏,他们都有着善良单纯的天性,而自己跟梅吉一样需要更细心更深入的关照罢了!

  现在自己正是二十六岁,也独自踏上旅途想要重新思考,寻回自我。

  秦眸笑了一下,这种巧合,不知道是不是萧御故意提醒?提醒她应该了结她的婚姻?还是提醒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有一个结果?还是他把书签插在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巧合呢?无论怎样,秦眸自认为她目前没有需要了结的爱情,只有需要了结的婚姻。

  转过身来,吃饭之前还只有床垫的床铺上了床单被套,是薰衣草的绣花,生动而雅致。秦眸笑了,她是喜欢薰衣草,她说过最想睡到一片花海里,而那花海,最好是薰衣草。

  结婚的时候,她和宋策去买床上用品,她就看上薰衣草的图案,但宋策说他不喜欢花花的,最后买了字母加几何图案的,秦眸说她睡觉的时候感觉在被分割,然后贴上标签。

  秦眸躺到床上,软软的,仿佛真的陷进了一片花海,面料非常舒适柔软,被子带着清香,她以为自己出现错觉,翻过身来,使劲闻了闻,没错,是薰衣草的味道!

  她把被子翻来覆去,感觉大为神奇,最后才在一抬头间发现床头精致的台灯,拿起闻了闻灯里面的精油,幽幽的薰衣草味道扑鼻而来。

  秦眸翻滚在床上,仰头望着天花板,大声叹气,无声微笑,萧御,这是预谋到她有出走的一天么?还是,他一直期待着这一天?

  薰衣草具有疗伤、镇静、安眠的作用,花语是等待爱情。难道萧御就认定她需要疗伤、安抚?还是萧御在等待爱情?

  无论怎么样,以往在家里秦眸喜欢胡思乱想到天亮,而今她胡思乱想一会儿就睡着了,嘴角含着微笑。

  早晨是被鸡叫醒的。

  秦眸(@Eye—Qin)女曰鸡鸣,士曰扯蛋!女曰闹铃,士曰完蛋!

  想起这条微博,秦眸翻个身,又深深地嗅了一口枕头上的薰衣草香,爬起来。

  她发这条微博时,萧御还回了好多笑脸,而且说她总会有被鸡叫醒的一天,绝不是扯蛋!那时萧御大概没想到她微博里的士是真有其人!

  推开落地窗伸个懒腰,闻到露水的味道。秦眸探头看阳台底下,墙根一带种满了花花草草,其中就有薰衣草,一大早就有蜜蜂嗡嗡嗡的。

  她忍不住笑了,她对生活从来没有这样满意过,早晨从来没有这样神清气爽过。

  下楼来,萧御正在院子里淘米,把淘米水滗到一个小碗里。

  “早啊!”秦眸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

  萧御抬起头,笑了却似乎有些遗憾,“你起来这么早?不好睡?”

  秦眸脸红了一下,“睡得很好啊!”

  “那你洗脸了吗?”

  秦眸摸了摸脸,歪头看着他,“看起来我像是没洗脸吗?”

  她那种可爱的样子又逗笑了萧御,他摇了摇头,“没有!我还想把这淘米水留着给你洗脸呢!”

  秦眸愣了一下,抚着脸的手滑下来,心里却荡漾起来……

  秦眸(@Eye_Qin)这次回家,晚上妈妈拿出一叠黄瓜片叫我贴脸,早上爸爸把淘米水镇在冰箱里留给我洗脸。我从未叫他们这么做,他们只是留意到我这种习惯而形成了他们的习惯。公主从来都不是为了王子而生的。公主在父母那里,才是公主!

  现在,秦眸的公主病又有些发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