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回眸

微爱倾城 完真 2121 2013.07.10 13:07

  在一座石头垒砌的院落前停下车,秦眸跳下来,看到院门口两个大字:回眸。心怦然一动,就像第一次见到萧御,四目相对那一秒!那两个字就像一双眼睛一样,看透了她的心。

  她写过一篇博客里有这么一段:我在家里,见到电视、电脑和手机。我出门来,看到网吧、游戏厅和电影院。我不知道我能去哪里,但我知道我想去哪里!哪里有一个不打粉的石头房子,挂着一个不修饰的木头牌子,写着一个不琢磨的名字,供我一杯清茶,一本好书,一段默默无言的日子?

  那篇博文下萧御留言:这个可以有!这个一定会有!

  看着这两个写在木头牌子上安静而生动的大字,秦眸入定般。

  萧御拿着行李过来,在她身边停下,顺着她的目光看着那两个字,然后低头看着她,秦眸连忙低下头把那些浮想从脑子里赶出去,装作没在意就往里面走。萧御回头示意女儿快点来带秦眸去房间。

  萧潇这才停止在狭隘的人类面前展示她的2.5次元形象,跑进去领秦眸上楼。萧御却站在门口,望着那两个字,笑了。

  院子里是个三层小楼,全部用石头砌的,没有粉刷,围成一个四合院,估计得有二三十间房。萧潇在楼梯上蹦蹦跳跳,“我们家空旷得很,眸眸姐你要住哪个房间,自己挑啊!”

  秦眸本来想说随便,但一想反正有多余的房间,就真的跟着萧潇一间间参观、挑选。最后,她选了三楼西南角上的房间,落地窗大阳台,夕晖洒满房间,一抬头正看到夕阳落在山尖上。

  房间很干净,也不用收拾什么。转头间,箱子已经在了,但没看到萧御。秦眸蹲下来打开箱子,整理衣服。萧潇坐在床上,忍不住问:眸眸姐!你跟我老爸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秦眸笑了笑,“见过一面。”怕她再追问,转换话题:你爸看起来这么年轻,居然有你这么大的女儿!

  萧潇道:是啊!我爸三十六,我十六,他二十岁就有了我!那眸眸姐你几岁啊?

  “我二十六!”

  “刚好相差十岁!呵呵……”

  秦眸站起来,“我想到处看看。”

  萧潇也站起来,“要我陪你吗?”

  “不用了。”

  “那我先去洗个澡!”

  “好。”

  打发了萧潇,秦眸走到阳台,群山青翠,仿佛触手可及,忍不住撩撩长发放送在草味气息的微风里,真是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与自然恋爱毕竟是舒心多了!目送那夕阳下了山,秦眸也洗了个澡。

  走下楼来,看到一个农妇在院子里择菜,就走过去。农妇抬起头笑笑,“那边是厨房!”

  “哦。”农妇本来是要阻止她不要进去,但她偏偏进去了。萧御正系着围裙在灶台前汆鸡。

  秦眸问:这是刚刚杀的吗?

  萧御嗯了一声。

  秦眸立刻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我又添了一条杀孽!”

  萧御回头看了她一眼,笑道:不用担心!我已经让佛祖记在我头上了!

  “哈哈!”秦眸大笑,又很快停止,有点尴尬,仿佛不该这么开心。

  萧御又回头看了她一眼,转过头继续给鸡飞水,问:你选了哪个房间?

  “可以看到夕阳那个!”

  萧御轻笑一声,“我猜也是……那个房间我一直没让别人住过。”

  秦眸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看着脚尖碰脚尖。她写文总是特别偏爱夕阳,对于大约有点懂她的人,这都不是什么秘密。落地窗大阳台抬头见山,也是她渴望的。但只有萧御会把她的幻想落实。

  空气有点凝滞,仿佛不会流动了。秦眸看了看,也找不到她可以插手帮忙的地方,过了一会儿,想要打破这种凝固的空气,故意玩笑道:萧老板!你这里环境这么好,又带亲自下厨,收费是不是很贵啊?

  萧御没有笑,认真说:收费也是对别人,我下厨也只为二三人!

  秦眸有点尴尬,萧御又继续道:“不要叫我萧老板!还是叫我萧大哥吧!”

  秦眸咬了咬唇,“可是你女儿叫我眸眸姐!”

  萧御笑了,“那你就叫我萧御!”

  秦眸勉强笑了笑,明明厨房很大,却感觉逼仄得很,但又不好立刻跑出去,于是漫无目的地围着堆在墙角的土豆移动了一下脚步,装出在参观的样子。

  萧御突然转过身来,一本正经地说:“秦眸!我没有故意隐瞒我有女儿的事!”

  秦眸被他突然转身吓了一跳,呆呆地看着他,然后从他深深的黑眸里挣脱出来,讪讪一笑,摇了摇手,“就像我不是故意隐瞒我已婚的事!”

  她感觉很不好,又立刻转移话题:我跟萧潇是在车上碰到的,我坐她旁边,她说家里是开旅馆的,问我要不要来玩,我没想到……

  萧御转过身去,声音有些低沉,“无论你是怎么来的,反正你来了。我希望你在这里,过得开心。”

  “嗯。”秦眸站了一下出去了。

  院子里栽着果树和大片大片并不名贵的花,步步是景,她却没有心思欣赏。

  院子一角还养着一群毛茸茸的小鸡小鸭,难道他看过了她发的微博吗?

  还是这些都是以前留下的遗迹,与现在无关?或者根本只是他的个人爱好,与她无关?

  五年前,萧御关注了她的天涯博客,每天都登陆她的主页,在她的每一篇博文下都第一个留下评论。

  渐渐的,秦眸写博客的时候,会考虑萧御的感受,会期待萧御的评论,好像她那些博文都是为他写的,好像她有义务对他报告自己的所作所为和所思所想。

  有一段时间,她很久没有更新博客,再登陆的时候,发现萧御每天都有来,而且给她发了许多消息:为什么不更新博客了?我突然之间无事可做!

  你去哪里了?发生了何事?

  突然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么脆弱!就像一只暴风雨后找不到线索回去的蜘蛛!

  想你。

  最后,留了他的QQ和电话。

  秦眸心里很愧疚,也很感动,加了萧御的QQ,也留了自己的电话。

  至于萧御偶尔会说想她,她也没有多想或者不敢多想,总觉得是两个知心朋友之间的思念。

  宋策要是突然说想她,她会说:你饿了吧?别人要是说想她,她会说:无聊了吧?只有萧御说想她,她会会心一笑,感到淡淡的温暖,回一个: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