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女神毁于吊丝

微爱倾城 完真 2287 2013.08.02 21:15

  萧御看着她,喝了酒就作诗那是诗仙!喝了酒就开始喷粪的是女神!他有心理准备!淡定!淡定啊!萧御这么安慰自己!

  秦眸垂下迷离的眼眸,抚着酡红的脸,“我做顿饭个半小时,他吃顿饭半个小时!不对,这是为了对仗工整,其实没有半个小时!他怎么可能浪费半个小时在吃饭上?但我却把时间都放在做饭上!

  做得再花样百出,他怎么可能认真品尝?摆盘再好看,他怎么可能细细欣赏?他都是注重本质,不注重形式的!美食的本质就是屎!

  就像我,每次打扮了跑到他面前问他好不好看?好不好看?这真的是很烦!就算我长得再好看,或是再丑,其本质还不是他老婆!既然是老婆,再怎么包装撕开还不是一样的洞!”

  “秦眸!”由屎说到洞,萧御有点淡定不了了。

  秦眸也意识到自己说话有点放荡了,尴尬地咳了一阵,又望着他笑道:萧大哥!你不是说我可以不用优雅?

  她现在笑得倒是优雅,萧御无奈地看着她,由衷地说:眸眸!我不希望你这个样子!

  “呵呵呵!”秦眸大笑,站起来,“我是什么样子?”

  她走到萧御面前,敲着他的肩,“你希望我是什么样子?我要是什么样子?我一直去做着别人心目中的样子,努力地不让人们失望!我在老公面前做贤妻,在父母面前做乖乖女,在你面前做女神,我累不累?我累不累啊?”

  秦眸吼了一声,眼泪飙出来,嘭地倒在地上。

  萧御去扶她,还没走近,秦眸乱蹬着脚大叫:“怎么可能?我早知道你们接受不了!就让我继续装啊!装到死!你们讨厌的喜欢的都不是我!不是我!

  你把我扎死吧!扎死吧!肢解了我吧!看上哪部分,拿去!拿去按照你们满意的样子各自再去造一个人!老娘不陪你们玩了!我就是这样!我就是这样了!”

  女神变泼妇了,萧御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弯腰去扶她,秦眸大吼:不要碰我!老娘已婚!我我我……我可坚贞了哈!

  萧御不敢动了,你确实坚贞!

  秦眸翻了一个滚,继续说:在一些人眼里,你是那么高不可攀!看得到摸不到!在另一些人眼里,对你完全视而不见!摸得到看不到!但他摸得到也不摸!他摸得到也不摸!我去摸他他还要推开我!你说这不过分吗?

  萧御蹲在她旁边拄着额头,这确实过分!太过分了!

  秦眸望着不停转圈的天空和天空上跳舞的星星,“我的理想是多么高尚啊!”她举起手来,大吼一声:“理想再高尚,高到月亮,也免不了吃饭拉屎的命运!”

  萧御没想过她那小身子里能发出这样一声怒吼来,吓得撑着额头的手都掉下来了。

  秦眸的声音又低了下去,“但我的本质就是一个洞!洞在,心就在,洞在,家就在!我操的是心,他操的是洞,却把我的心操成了一个洞!”

  萧御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秦眸转过头来望着他,“你说,心要怎么抚慰?人心隔肚皮啊,两个人就隔着两张肚皮!但洞与棍之间是一种自然的链接、天然的互补!棍需要的时候自然就能找着洞,但心需要的时候,怎么找着心?”

  萧御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女神终于躺在他的脚下,他除了悲凉还是悲凉。一个女神,究竟被一个吊丝毁成了什么样子!

  秦眸目光泛散,幽幽地说:上帝赋予人类思想,使人在生理需求之外还有心理需求,这是对人类的惩罚还是想看人类的笑话?我不知道!我太累了!我想休息!我想休息……

  她抬起胳膊挡住眼睛,萧御又在她身边蹲下来,轻轻地说:你休息吧!

  结果,秦眸一个鲤鱼打挺又站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再也不听你们的!”

  萧御怕她摔倒,赶忙去扶她,她手一挥躲开了,还弯腰找着她的酒,举起酒瓶一步三颠地看着剩下的小半瓶啤酒,“来!来!来!干杯!喝完这一杯还有一杯!”说着仰脖就喝。

  萧御真后悔让她喝酒了,夺又夺不下来,硬夺又怕伤着她。

  她不让他碰她,自己却又走到他面前,仰望着他,“萧大哥!你心目中我是什么样子?现在你一定失望至极吧?”她一掌拍在自己心口,“你是看到我的心呢?还是看到我的洞呢?”

  萧御快要抓狂了,但是秦眸又一转身,“啊!在这个处处是洞的年代,我居然还说心,我真是一个傻比!”她又往前走了。

  萧御几步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声音低沉可怕,“秦眸!”

  秦眸转过身来,语气诚挚,“萧大哥!你不应该对我有欲望了才对!你是一个好人!我不过是一个废洞!你还指望从我这洞里挖出什么金珠宝贝来么?我告诉你!没有!我这洞里,来回的只有风、和潮湿的蚯蚓……”

  萧御实在、实在是无法忍受了!不是生理上的无法忍受,是心理上的无法忍受!但他又不知道该拿吊丝女神怎么办!

  瞪着她,嘴唇都咬出血来,他切实理解了那句话: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他面前现在上演的就是一个悲剧!

  秦眸继续林中漫步,“没结婚时,有人同游有人同聊有人同醉无人同睡!结了婚后,无人同游无人同聊无人同醉有人同睡!以为几天的花前月下就可以做一辈子的柴米夫妻!多少人像我一样天真!呵呵……”

  她笑得像哭,又突然转过身来,“萧大哥!你说!结婚是不是就是为了睡啊?”

  萧御看着她,内心澎湃,目光暗沉,不知道她为什么反复纠缠于这个问题!

  秦眸又转了个身狠狠地拍着树干,“可就连睡这一项,他也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啊!”

  萧御的脸色已经很难看,实在不想继续听这个话题,但秦眸背对着他,抱住树继续:我说的睡也不是非要是动词,我大部分时候说的睡其实是状词!只要他躺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那样我就心安,我就可以睡着!但是,他总是不来陪我,无论我怎么求他……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不来睡我就睡不着!整夜整夜失眠!到我起床的时候,他才来睡,一睡就睡得好死!我看着他,真是欲哭无泪!他真是无忧无虑啊!

  萧御也欲哭无泪,这完全就是林妹妹栽到了焦大手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