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压力山大

微爱倾城 完真 2241 2013.07.12 18:03

  秦眸(@Eye_Qin)当爱情来到我面前,我发现我也是叶公好龙!

  再隔二十分钟,又发两条:

  秦眸(@Eye_Qin)老公说他不回家吃饭,以前他回家吃饭,我嫌我回家的时间全在做饭。但他突然不回家吃饭,我连饭也不想做了不想吃了不知道干嘛。是我让他没有饿死还是他让我没有饿死,这其实是个很难说清的问题!

  秦眸(@Eye_Qin)你说你一个磨吧,给你一个轴心,就是让你转!突然把这轴心抽了,随便扇你一巴掌,你TM就飞出去了!飞出去就碎了!所以,咱们还是慢慢磨吧!尽管,有时候你想飞。

  夜里又发了一条:

  秦眸(@Eye_Qin)老公还在打游戏,我去跟他说:有人向我求婚哎!他说:哦,你没睡啊?给我煮碗面!

  凌晨又发一条:

  秦眸(@Eye_Qin)煮了面洗了碗,听着熟悉的游戏打斗声,我是不是太矫情了?不就是个求婚吗?这算个鸟事啊!

  萧御呆呆地拿着手机,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心里是宇宙倒转星星脱轨那种乱,他千里迢迢来求婚,在她就算个鸟事?

  过一会儿她又发一条:

  秦眸(@Eye_Qin)我不是故意拿人的风花雪月来加在我的油盐酱醋里,很显然,风花雪月完全黑了,完全化了!

  萧御拿着手机一直坐到二十四小时咖啡馆只有他双目炯炯,服务员都在打盹,心里也是完全黑了,走出门来也是完全化了!

  他的手机都没电了,还像手掌的一部分根连在手上。他的腿都是软的,几乎栽倒在地,萧御觉得除了靠!TMD!我怎么碰见这种鸟事!也没有语言可以更好地表达他完全被黑的心情了。

  第二天,秦眸从最开始的混乱中清醒过来,连忙删除了所有相关微博,心惊胆战地等着电话,电话一来,显示萧御,她就挂了,然后关机,又飞快把QQ隐身等着萧御上线。

  网络的力量似乎就是可以消除一切痕迹。萧御携着一颗真心千里迢迢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身上被洗劫一空,流落在茫茫海上。

  他在这海上漂了几天,又去看秦眸以前的微博、日志、博客、保存的每一条聊天记录,她怎么可能就是现在这个秦眸?

  他不愿相信,一遍一遍地给秦眸打电话。但秦眸一直关机,微博和日志一直没更新,QQ头像也一直灰着。

  感觉倍受欺骗的萧御开始清醒过来,又担心自己对秦眸的生活造成了什么影响,她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他焦急万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她QQ留言:没别的意思,只想知道你还好不好?

  秦眸回:好。随即头像又灰了。

  萧御终于接受这个秦眸就是那个秦眸,而且她不愿再跟他有联系的事实,离开了,从此,不在她的博客、空间、微博留下任何痕迹。

  秦眸那段时间内心非常混乱不安,她一开始不是没有幻想过萧御可能对她有感情,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是君子之交。而且他们生活的层次有很大差距,她如果使劲往那方面想,反而显得不切实际。

  而且萧御欣赏的是她的思想,而不感兴趣她的生活。所以她也从来不跟他谈具体的生活,就像他也不谈具体的生活。

  这种仅限于精神交流的情谊,如生活后方的一块憩息地,她以为他们不提各自的生活,不谈具体的感情,是默契的。她也很珍惜在这世间有这样一个懂她的人。

  如今想到他可能以为她故意隐瞒欺骗了他的话,她实在觉得痛心,却也拒绝去解释。那只会更加难堪!

  从此,秦眸就破罐子破摔了,直接从李清照变成了祥林嫂,把家里那点事儿都抖落出来。

  再不会有人上当了吧?再不用为谁装女神!尤其是发现萧御再也不进她的空间、博客,也不关注她的微博之后,她的文字风格一变,变得幽怨、犀利、放荡!

  闺蜜在她的新日志下留言:没人抢沙发好无聊,萧御呢?

  秦眸把事情告诉闺蜜后,闺蜜问她:如果你没有结婚,会不会答应他?

  秦眸回答:会!

  懂她的人恰好爱她,这种事情,她以为只是妄想,所以不敢想……

  萧御是秦眸心底一道流星过境的灼伤,她在萧御面前绝口不提老公,唠叨老公的时候绝口不提萧御。

  还以为两个人从此没有交集!还以为自己完全成了一个琐碎幽怨的家庭妇女!还以为已经忘了!老天的安排还真是写意啊!如今,她就以一个离家出走的怨妇形象出现在他面前!

  秦眸忍不住又来一句:我靠!

  她一边无意识地揪扯着美人蕉的叶子,一边嘟着嘴不断地重复:我靠!我靠!我靠,靠,靠……

  萧御在她身后站了半天,叹了一口气,“它到底怎样惹到你了?你要撕扯它还要不停骂它?”

  秦眸一呆,停了手,回过头看着萧御,脸刷地红了,“对不起啊!”

  萧御看着她,轻叹一口气,“你跟它说对不起还是跟我说对不起?”

  秦眸低下头去,萧御说:过来吃饭吧!先走开了。

  秦眸心里恨不得去死,慢腾腾地挪过去,看到萧潇活泼泼地对着她笑,拉她坐在凳子上,才感觉好受一点。

  菜就摆在院子里梨树底下的石桌上,菜的香气和田野里庄稼的香气混合在一起,有种舒缓的作用。只有他们三个人吃饭。

  秦眸有点尴尬,无话找话地说:那个阿姨呢?

  萧御回答:她就是村里的,帮完忙就回去了。

  “那其他客人不跟我们一起吃饭吗?”秦眸抬头看了看楼上亮着的几盏灯,萧潇说门可罗雀,但其实,还是有客人的。

  萧御一边拿过她的碗舀汤一边说:除了应酬,我不跟客人吃饭。

  “哦。”秦眸低下头,坐立难安,那他现在是在应酬她吗?

  萧潇却立刻说:你是例外啦!

  萧御接过话:当然!秦眸是我的朋友嘛!也是萧潇的朋友!

  看着他似乎温柔含笑的眼睛,秦眸实在不知道他心里真实的想法,闭住嘴决定不说话了。

  萧潇却又被提起兴头来,“老爸!你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见萧御笑眯眯的不理她,她又转身晃着秦眸的胳膊,“眸眸姐!你跟我老爸到底是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认识的?”

  秦眸被问急了,不禁大声说:你爸压力也太大了吧?认识个人都要跟你打报告!

  萧潇嘟着嘴,秦眸也自悔失言但又不知该说什么,萧御看了看她俩,“是秦眸压力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