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有爱

微爱倾城 完真 2137 2013.07.20 15:34

  回到家,萧潇把路上遇到那个男子和撞电线杆的事告诉萧御和二婶,引得大家又是一阵大笑。萧潇故作语重心长地说:老爸!你还笑得出来?

  萧御奇怪地问:我为什么笑不出来?这说明秦眸有魅力嘛!

  萧潇摇了摇头,“唉!”

  秦眸怕了萧潇那无遮拦的嘴,连手上正掐着的豆角都丢下,莫名其妙地说:我去喂喂鸡!就跑出去了。

  萧潇看着秦眸出去了,捅了捅她爸的腰,“老爸!我看眸眸姐很内向,你不主动怎么行啊?”

  萧御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又有点不好意思,转过身去继续做饭。

  萧潇又绕到他面前,“老爸!”

  “大人的事你不要管!”

  “哼!”萧潇一甩头出去了。

  晚饭有秦眸白天摘的豆子,因为说到这一点,肖潇故意打趣道:哟!你们还真是夫唱妇随啊!

  秦眸脸红透了,萧御看了她一眼还没来得及阻止女儿,肖潇又说:不过老爸你也太不懂得心疼人了!大中午的怎么能带人去地里呢?万一中暑晕倒了呢?还是你根本想让人家晕倒?

  萧御看秦眸头都要垂到碗里去了,倒过筷子敲了一下女儿的头,“吃你的饭!你怎么那么多话!”

  肖潇双手捂住头顶,笑道:我要是不多话,老爸你可就失去机会啦!

  萧御看了秦眸一眼,秦眸一直低着头飞速把饭扒拉完就上楼去了。萧御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转过头来对肖潇说:你不要乱说话,让人家多尴尬!

  肖潇嘟嘟嘴,“怎么是我乱说话?老爸!你老实说,你不喜欢眸眸姐吗?”

  萧御回答不出来,转过脸去。

  肖潇又说:“今天我跟眸眸姐说你喜欢她,她还叫我不要乱猜你的心思!”肖潇歪头观察着爸爸的表情,“老爸!你要是喜欢人家不让人家知道怎么行啊?”

  萧御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不明白的。”

  “哼!”肖潇站起来用鼻子对她爸重重地表达了一下,也上楼去了。

  萧御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树下对着一桌子菜,秦眸不知道他的心思吗?他还以为她必然知道!原来他求婚,她也是回答一个靠,又说不就遭遇个求婚吗,算什么鸟事?她果然以为他只是在消遣她吗?

  想起今天她还说被高富帅调戏一把也比被吊丝伺候一辈子更荣耀,那嘲讽的语气,她难道以为……

  萧御心里乱极了,他从来不像某些人,拼命把自己往吊丝身上靠,他就是卓尔不群,他就是高人一等,他就是高富帅怎么了!那秦眸怎么就对高富帅这么反感呢?难道高富帅就没有真感情?

  如果现在再对她表白一次,她会不会以为他又在消遣她?又来个突然消失,永不联系?萧御皱着眉头放下筷子,也没心思吃饭了。

  回到房间的秦眸也觉得难堪,萧御是她珍视的知己,现在好不容易重新解除隔膜,自然是要小心翼翼维系的。但是肖潇总在中间这么捣乱,只怕萧御的心会乱,她也不能自然地与他交往了。

  萧御过于完美,她也过于要求完美,做情人是必然有摩擦的,有摩擦就有裂痕,而他们容不下一丝裂痕。

  所以,他们若不想失去对方,做知己是最好的!可是,现在已经这么乱了……秦眸想来想去,越想越乱,干脆拿起书来看。

  听到敲门声,秦眸以为是白天那个电线杆男,过了一会儿才紧张地问:谁?

  门外轻轻地回答:我。

  听到萧御的声音,秦眸松了一口气,就要起来开门。萧御却在门外说:不用起来,我带了钥匙。

  秦眸又躺回床上,看看自己的睡衣并不暴露,又把薄薄的被子往脖子上拉了拉。

  萧御开门进来,手上端着一小碟切得薄薄的透明的东西,看了一眼秦眸,“你这么严阵以待,上沙场啊?”

  秦眸勉强笑道:“你都有钥匙,我是不是太不安全了?”

  萧御笑了一下,坐到她床边的椅子上。秦眸又探头看他碟子里,“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很好吃!”

  萧御往她鼻端凑了一下,秦眸大叫:西瓜?不……

  “是西瓜皮。”

  秦眸惊讶地看着他,“你拿西瓜皮给我吃?”

  萧御笑笑,“你先躺下。”

  秦眸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感觉不躺下吧反而显得自己在怀疑什么,就躺下了,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萧御又笑着叫她闭上眼睛,秦眸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然后感觉到凉凉的,惊了一下之后全身都放松下来,嘴角浮起一点笑。萧御也微笑着,一片一片地往她脸上贴西瓜皮。

  萧御说:这是二婶自己田里种的瓜,本来说吃完饭大家在院子里赏赏月吃吃瓜,谁知你跑上来了!

  秦眸有些不好意思,嘴角挂一点羞涩的笑。

  萧御又问她:想吃吗?

  秦眸微笑道:好的东西我都舍不得给我的嘴吃,都想给我的脸吃。

  萧御笑了,“有用吗?你的脸吃了这么多好东西?”

  秦眸幸福地微笑着,“有用没用不知道,肯定是有爱的!”

  萧御拿着西瓜皮的手不由得停在空中,但见她闭着眼睛,又轻轻贴在她脸上,那手法细致得真像一个专业美容师,但比专业美容师有爱!

  “这个世界上最深的爱也不过是因为TA可爱,TA才爱。但最好的爱是,TA让TA变得可爱。”

  萧御顿了一下,“我也不确定我可以做到,但我努力就是。”

  秦眸笑了,“爱是自然最好,努力去爱,容易生恨、或是生病。”

  萧御默然着,连西瓜皮也忘了贴下。

  秦眸感觉到他在发呆,笑道:这种自然的爱原本就只有父母可以做到!父母会把孩子变得可爱,别人才会来围观欣赏!我们却常常为失去一个观众就变得不可爱!

  萧御默然了一会儿,“那我是观众吗?”

  秦眸笑道:“现在观众也不好找呢!父母最大的期望也不过是创造可爱的孩子,然后找一个最懂得欣赏的观众!”

  她这是安慰他吗?萧御却不接受这个安慰!默默地往她脸上贴着西瓜皮,自觉手都重了一点,秦眸却没有什么感觉。

  她非要这么清醒吗?把世界最深的爱都推翻,他自诩为多么深的感情在她面前也拿不出手了!

  快贴完,秦眸问:“这里有没有公用电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