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销魂的拒绝

微爱倾城 完真 2228 2013.07.25 15:21

  说要在十点睡觉,这是秦眸下了多年的决心。但一直停留在下决心。

  秦眸想笑又不敢动着脸上的黄瓜片,结果倒变得更可笑。看见萧御望着她笑得白牙闪闪,秦眸不管了,坐起来,指指墙上,“为什么这里连钟都没有?”

  “你需要知道时间吗?”

  秦眸愣了一下,重新把自己陷进软软的枕头里。她习惯了到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其实也很想抛开束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事实上,心里怎么能不算计着?尤其是,老得想想自己出走了多少天,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萧御补着她刚刚起身时掉下来的黄瓜片,仿佛自言自语:“跟心爱的人在一起,我就希望时间静止。”

  秦眸愣了一下,微微偏过脸,贴着黄瓜的脸就触到枕头了,黄瓜片也落在枕头上。

  萧御把她的脸轻轻扳过来,重新给她贴上,“我努力做到静如止水,但我也是个活物,所以偶尔也吐个泡,有点微澜,你应该不介意?”

  秦眸闭上眼睛。

  萧御停了手,看着她,“秦眸!我不要回报,你也会累吗?”

  秦眸没睁眼睛,“萧大哥!你是否真正明白你的感情呢?”

  “我不是冲动的少年了!”

  秦眸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说:更累。

  萧御有点生气,她除了拒绝他,还是拒绝他!除了说我靠,还要说他的感情让她累!这是不是有点太无情了?

  二十分钟后,萧御揭下秦眸脸上的黄瓜片,秦眸仍闭着眼睛像是睡着。萧御拿着黄瓜片,轻声说:书我帮你放到书架上了!晚安!

  转身欲离开,秦眸突然叫他:萧大哥!

  萧御回头,看她仍闭着眼睛,以为自己出现幻听。秦眸继续说:会累,也很温暖。

  萧御看着她,默默伫立,明明得到安慰却更加难过。她是怕伤到他吗?可与其让她累,他宁愿自己受点伤!

  感觉他还没走,秦眸又说:萧大哥!你是我珍惜的!上次,我以为永远失去你,我的心情也不亚于失恋!我之所以没有嚎啕大哭酩酊大醉仍然去菜市场买菜,只是因为……我学会说服自己——失去的,原本就不是我的……

  秦眸终于说出这一年来埋在心底的话,终于解了萧御这一年来胡思乱想的结,可他却更难受。

  望着闭着眼的她,默然伫立了一会儿,转身出去了,靠在门上,顿觉无力。又觉得这么靠在一个女人门上哭泣,被人看见太丢脸,于是跑回自己房间,很想扑在床上大哭一场,但这太像一个女人的行为。

  他最终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心里好像滚着一个陀螺,不由自主地在房间里、阳台上转来转去,书柜上靠一下,栏杆上靠一下。

  最后只好挣脱这根抽打着的鞭子,跑到鞭长莫及的河边去,躺倒在冰凉的河滩上,仰望满天星斗,听着河水暗涌。

  白天的河都是人声,晚上才是河自己的声音。

  秦眸听到萧御出去后,叹了一口气,她终于没有伤到他而又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聪明如他,想必能够理解她,以后也更懂得如何和她相处了!

  早上萧潇起来了,萧御在厨房做早餐,还以为她梦游呢,也没理她。萧潇睡眼惺忪地游了一圈,“老爸!我们吃黄瓜吗?”

  萧御以为她说梦话。昨晚在河边躺了一晚上,早上是被一个背夫叫醒的,人家问他:萧老板!你到这里来纳凉啊?萧御借口也不用找了,低着头说:嗯,家里太热了!然后就回来了,搞得人家莫名其妙。其实,山里的晚上是不热的,空调都不用。

  秦眸也不知道自己说出那番话后他将怎样对待自己,也怕来验收这成果,早就醒了却在楼上没下来。到听见院子里有碗落在石桌上的声音,秦眸连忙下楼。

  萧御端饭出来,秦眸看了他一眼很快低下头去,萧御则没看她,她昨晚那番话,他当然知道是拒绝,但太类似于告白,太销魂了!他还没有想好怎样办。

  三人围着桌子坐下,萧潇又说:老爸!黄瓜呢?

  萧御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你在说梦话吧?哪来的黄瓜?想吃自己摘去!”

  萧潇嘟嘟嘴,“你昨天晚上不是切了黄瓜放在冰箱里吗?”

  另外二人愣了一下,秦眸先一下子脸红了,萧御也尴尬起来。

  萧潇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我去拿!”

  秦眸和萧御都抬起头来,看着她的背影,想出声阻止,但萧潇已经飘进厨房去了。

  秦眸收回目光就直接低下头,萧御也有点窘迫,叹了口气,“这丫头习惯睡懒觉!偶尔起个早床就是这幅梦游的样子!”秦眸也没接话。

  过了一会儿,萧潇飘出来了,手指头一下一下戳着她爸的肩,“老爸!难道昨天晚上就准备的早餐不能给我吃?”她又幽怨地看了一眼秦眸,嫉妒地说:“还是你要给眸眸姐开小灶?”

  这个小灶确实是开了!萧御挂着一脸僵硬的笑,说不出话来。

  萧潇打了一个哈欠,眼睛半眯着飘到凳子上坐下,悠悠地拿起筷子,“昨天晚上我还梦见吃腌黄瓜!我要吃腌黄瓜……”说着,一头趴在桌子上睡了。

  留下秦眸和萧御各自盯着自己的碗把这顿早饭吃得别是一般滋味!

  吃完饭,秦眸收着碗筷,依然垂着睫毛,说:你把萧潇抱到房间里去睡吧!

  “嗯。”萧御起身抱萧潇。萧潇唔唔唔含混不清地发出些声音,勾住她老爸的脖子,依在她老爸的胸口。

  秦眸停了手,抬头看着他们,这本身已经是一个很和谐的家庭!自己的到来会不会剥夺了萧潇原有的宠爱?尤其是在最后又没有什么结果的情况下!秦眸不禁黯然低头。

  萧御抱着女儿,父爱使他那些散失的魂魄又聚合起来。把萧潇放到床上,萧潇还搂着他的脖子,萧御就抱着女儿轻轻拍了一会儿。

  回想起萧潇刚刚离开妈妈那会儿,即使他来拍她睡觉,她也会叫妈妈,一年后才改正过来,从此再也不叫妈妈了!萧御不由得一阵心酸,在女儿头上吻了一下,等她抱住他的手松开,才轻轻地下楼来。

  秦眸听见脚步声也没有回头,继续抹着灶台。萧御一直走到她后面,声音也带着家庭似的温暖,“眸眸!不用擦那么干净,我们出去了!”

  秦眸没有转身,继续抹,说:我不出去!

  萧御奇怪地转到侧面看着她,“怎么了?”

  秦眸继续盯着灶台,“我不想出去。”

  萧御突然笑起来,靠在灶台上,少有的慵懒姿势,“你吃萧潇的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