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甜得掉牙了

微爱倾城 完真 2121 2013.07.13 15:10

  萧潇听出老爸玩笑的意味,又去缠着她爸,“老爸!快点说啦!你要好奇死我啊?”

  萧御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好奇害死猫,你是猫啊?”见他们父女笑闹,秦眸更觉得像个外人,端着碗默默地把饭一粒一粒往嘴里送。

  萧御又重新注意到女儿的头发,脸色严肃起来,“萧潇!你给我把头发去染回来!”

  “哼!”萧潇小鼻子一皱,“学校不让染头发,你也不让染头发,那我不上学也不回家好啦!”

  萧御故意作色道:不让染就不染,你才几岁呀搞这么白一头头发!

  萧潇笑嘻嘻地挽住他的胳膊,“老爸!你是不是怕别人把我们辈分搞颠倒?”

  萧御伸手打她,她笑着偏头躲开,撒娇道:暑假过过瘾嘛!开学我就染回来啦!

  萧御叹了一口气,无话说了。萧潇又笑道:老爸!要不是我去染头发,耽搁了时间,怎么会碰到眸眸姐?我不碰到眸眸姐你怎么会见到眸眸姐?嘻嘻!

  看着女儿笑得弯弯的眼睛,萧御又看了一眼低头闷声不响的秦眸,给女儿挟了一大个鸡腿,“奖励你的!”

  秦眸心湖里不禁荡起了双桨……萧御又挟起另一只鸡腿给她,秦眸只得微微递一下碗,看着那只鸡腿,心里荡开了螺旋桨……

  萧潇一边观察着他们之间怪异的气氛一边啃着鸡腿,嘴上还抽得出空:“老爸!我知道你这心灵鸡汤不是给我的,我这是沾光!”

  说着就朝秦眸鞠了一躬,“谢谢眸眸姐!”又朝萧御鞠了一躬,“谢谢老爸!”

  秦眸如芒在身,萧御却说:嗯,你很有自知之明!

  “我靠!你们父女俩开玩笑不要拿我当材料好不好!”不过这回秦眸没说出来,拼命地和着饭一起塞进肚子里。

  萧御见她不怎么吃菜,说:这都是自己种自己养的原生态食品,放心吃!

  秦眸唔一声,却像是在吃毒药。

  萧御又笑道:我的手艺不好?

  秦眸不知该说什么,光看菜形菜色,萧御的手艺是很好的,但是味道,她真心品尝不出来,他在调戏她还指望她味觉很灵敏吗?

  萧潇却用速度赞扬了她老爸的手艺。秦眸一碗饭几乎还是满的,她已经把一碗饭扒拉完,又酣畅淋漓地喝了两婉鸡汤,放下碗筷站起来大声宣布:我知道了,我爸一定喜欢眸眸姐!哈哈哈!

  留下这三声大笑,这小魔女就一溜烟跑了,留下秦眸和萧御面对面坐着,仿佛被丢了一颗烟雾弹,嘭的一声在心上炸响之后,是浓得化不开的烟……

  秦眸呆呆地捧着碗,萧御装作若无其事地给她碗里添了一勺鸡汤,“再喝点汤!”

  “唔。”秦眸端起来就喝。

  这一刻,萧御觉得秦眸就像流浪到他家的小猫,但这只小猫太羞愧了,还在为上一次打破珍贵的花瓶而不安,时刻准备想逃离,完全没看出主人想把她留在这里,不让她再跑掉了。

  萧御一直盯着她,秦眸浑身难受,放下碗,“我吃饱了。”

  萧御看着她几乎满的碗,伸手来端,“冷了吧?我给你换热的!”

  秦眸又连忙抱住碗,“不用不用!”她真是不明白萧御干吗要跟她过不去。

  空气似乎把他们包成一团,氧气太浓原来也会受不了!秦眸抱着碗,肚子里被空气塞满了,根本没有一点空余还可以塞得下去,在萧御的目光下,似乎他的眼睛就是氧气的源泉,秦眸头越来越低。

  萧御端起盘子,“菜都冷了,我去热热。”

  秦眸连忙抬起头来,“不用了!我会吃的,我会吃完的!”说着就从萧御端着的盘子里挟了一堆菜堆在碗里,把碗堆出一个小山尖。

  萧御看着她那种仿佛厌食的小孩被大人逼着吃饭的样子,不禁露出了微笑。

  秦眸说:我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被人参观。

  萧御笑着走出去。

  秦眸连忙端起碗哗哗哗地往嘴里刨,心里愤恨地想着:你们家粮食吃不完啊!吃不完啊!粒粒皆辛苦啊!粒粒皆辛苦啊!

  萧御拿着一个西瓜进门就见她把碗底的饭一粒一粒往地上撒着,嘴里还愤愤地念着:粒粒皆辛苦!粒粒皆辛苦!

  他从来没有见过吃饭这么辛苦的!忍不住笑了,又怕她发现,去切西瓜。

  一会儿,萧御坐下来,递给她一片西瓜。

  秦眸不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手上那一大块西瓜。他当喂猪啊?

  她半天不接,萧御转身:我去给你把籽挑干净。

  秦眸心中一荡,立刻抢过来,咬了一大口,嘴角流下红红的汁来。

  萧御抽出一张纸巾隔着桌子就擦她的嘴角,秦眸一动不动,如临大敌,半天才囫囵咽下了那口瓜,“萧大哥你……”

  “甜吗?”萧御微笑着问她,就真像个大哥一样。

  “大哥!甜得掉牙了!”

  “哈哈哈!”萧御大笑。

  连萧潇都惊动了跑出来,跑下楼拿了两块瓜,然后看看她爸又看看脸跟西瓜一样红的秦眸,“老爸!你调戏人家了?”

  萧御一脸正经,微带笑意,“没有。”眼睛却是看着秦眸。

  秦眸低着头,用瓜塞着嘴,恨不能钻到桌子底下去。

  萧潇拍了拍他爸的肩,比了个赞,雀跃着上楼了。

  啃完瓜,秦眸大松一口气,问要不要她帮忙洗碗?

  本来是句客气话,但萧御说好啊!秦眸愣了一下,只好弯腰收拾碗筷,那种无奈的样子,倒让萧御想象她在家做妻子时的情景,有几分不舍有几分甜蜜也有几分心酸,站起来帮她一起收。

  秦眸本来是要避开他,结果两人又一起到了厨房,她来洗他就来清,默默无言,只有锅碗碰撞的声音,让萧御反而不敢出声打破这种动人的旋律。

  洗完了秦眸擦手的时候,萧御终于忍不住叫了她一声:秦眸!

  秦眸转过身来,看着他,她自从到来还没有这样直视过他,总是躲开,而今这双眼睛里沉静了很多。大概洗碗也能把一个仙女洗成一个妇女吧!

  秦眸说:每一个女人开始喜欢一个男人都想要给他洗衣做饭,但日子一长,就要抱怨。每一个男人开始喜欢一个女人都想要保护她照顾她,但日子一长,就要嫌烦。他们都忘了,这是他们当初的心愿。所以任何事情都只能偶尔为之,也不必赋予太深的意义!

  萧御看着她,没有说话,秦眸转身出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