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调戏

微爱倾城 完真 2275 2013.07.18 13:39

  萧御这才制止女儿,“吃饭别那么多话。”

  萧潇看了一眼秦眸红红的脸,笑眯眯地低头吃饭了。

  收拾完碗筷,萧御戴着草帽出门。秦眸本来准备上楼休息的,回过头来见他往门外走,叫道:萧大哥!你去干吗?

  萧御说:我去给豆子支支架子,不然中午这么毒的太阳晒了,就会全部垂到地里烂掉的!

  秦眸跑下楼,“我也去!”跑到萧御跟前,仰起头来,看见萧御戴着草帽的样子,很符合头天的幻想,忍不住笑眯眯的。

  看她像个小孩似的,萧御也笑了,又跑回屋去拿了一个草帽戴在她头上。

  到了地边,萧御让她坐在树下玩,他抱着一捆木杆下到地里。秦眸也跑到地里去,拿起木杆支着那挂满了一条条豇豆垂头弯腰的藤子。

  萧御扭头看看她,“做得还挺像样的!”

  “哼!”秦眸得意地笑了一声,“我要是当个农民,也是合格的!”

  萧御也笑了。秦眸一边支杆子一边说:我现在回到家,跟爸妈一起在地里干活,乡亲们看到也会觉得惊奇!我却觉得悲哀!

  萧御看了她一眼,“秦眸!你太敏感了!”

  秦眸抬头望着他笑了一下,不用看手就熟练地把豆子的藤绕到架子上,“可能吧!一件好事总能被我看出悲哀的感觉来!新闻报道不是经常讲某某官员或是某某企业家到基层参与田间劳动,众人参观,挥下一铲子大家就鼓掌,给个大特写!

  真正伺候土地的人,一生挥下多少铲,多少汗水,有谁关注呢?没干过活的人秀那么一下,那一铲就恰到好处吗?但如土地能说话,会不会说:被铲得好爽呢?”

  萧御看着她,秦眸却没看他,嘲讽又悲哀地笑道:被高富帅调戏一把也总是比被吊丝伺候一辈子更觉得荣耀的事情!

  秦眸过了一会儿转头,才发现萧御看着她,愣了一下,尴尬地笑笑。

  萧御转过头去继续插杆子,说:“我刚回乡下那会儿,大家也都围过来看稀奇!看久了,他们看我不像是调戏土地的样子,土地既没说好爽也没说好痛,到季节一样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他们自觉没劲,就不再参观了!”

  秦眸立着,脸红着,咬着嘴唇含着笑,却不知该说什么,过了一会儿,转弯道:“恐怕不是看稀奇,看你的应该都是美丽的姑娘吧?”

  萧御抬起明亮幽黑的眼睛,“真不明白你是想夸我还是夸你自己!”

  秦眸脸一下子红了,转过头去不看他了,萧御得胜般,笑得白牙同汗珠一样闪亮。

  过了一会儿,秦眸说:“萧大哥!你还能回来,终究是好的!”

  萧御继续劳动,听着她说:虽然,大家未必认你是一个真正的农民!但不管别人怎么看,你的土地没有种瓜得豆或是颗粒无收,所以,土地是不欺人的!都说天意难测,可是天和地再难测,也比人可靠多了!

  秦眸(@Eye—Qin)过年回去和爸爸一起种地,肥料少了,我懒得返工,以为不必这么认真,爸爸自己返工,说:种的时候你欺天,收的时候天欺你!

  秦眸又重复了一遍爸爸的话,说:我那时候很是惭愧,想了一想,我总觉得生活回报我的甚少,是否因为我欺了谁呢?但想来想去,太复杂,因为在外面混生活,远没有农民与土地的关系这么简单!

  不知道是哪一环少了肥料!我只不过觉得我所能用的肥料也都撒上了,而收成却少,或许为我期望太高,或许肥料太多反而烧坏了根!

  秦眸笑起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萧御看着她,欣赏她无处不发生的思考,也担心她终究会把自己搞疯!

  土地不欺人,这是她疯狂想要回归土地的原因么?

  他是回来了,而且还是因为她!

  但他回归土地,乡亲们全看成一个笑话,现在虽无人参观了,但大家还是叫他萧老板,看样子,他是无法融入到农民这个群体中了!

  他也无所谓,因为他不需要别人理解他接受他,如同秦眸所说,只要他不调戏土地,土地也不欺他就行了。

  他是一个孤傲的人,接受每个人生来都是孤独的,也享受无人理解的状态。但刚刚还是忍不住针锋相对地反驳她的观点。如果是别人,他是懒得争辩的。正因为,她是理解他的!

  当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理解自己的人,那近乎于上帝的恩赐!

  他是绝不会使这一个人回不来的!这是他建回眸的初衷!

  秦眸叹了一口气,“农村不建新农村,不搞旅游,大概以后就只能打猎了!”

  听着她伤感的语气,萧御转头看着她,“你原来不止为古人担忧,还忧国忧民!”

  秦眸笑了一下,“我都不知道我的故乡,我还能回去几次!小时候拼命想走出的大山,现在每次回去,那点山头都要矮一点,人都要少一点,那里所有的人事,都在飞快地退入到历史的河流

  很难想象小的时候也像你们这里一样,一到晚上,万家灯火,现在一到晚上,整个山里黑漆漆的,只有零星几点灯光!”

  秦眸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为什么世人认为女人应当有另外一个家!我小的时候很怕这一点,现在也很排斥这一点,这可能导致我对于本来应该承认的那个家缺少了感情!

  我现在有三个落脚地,但真正让我感觉是家的只有娘家!回娘家,改变的是生活方式!回婆家,改变的只是IP地址!在大家看来这是发展……我可能,太不合时宜了!”

  萧御温情地看着她,“秦眸!你不用去合时宜!”

  秦眸望着他笑了,“我也合不到啊!所有人都奔流到海,我却在中途复回!要找源头还是什么我也不确定,只是觉得浪太大,把我搅晕了,所以最简单的生活方式,最合我的心意!”

  萧御望着她,“随波逐流,就看你是随大流还是随自己心内的河流,只要内心够强大,在大流之中随自己心内的河流,也是可以实现的!”

  秦眸笑了,又低下头去。他是给了她答案了,或许还是具有诱惑性的答案。

  又想起他求婚时说的话——她想要的生活正是他能给她的!

  可是,她内心不强大却很倔强!她既不想随大流,也不想就从了他,如果他刚好跟她同路,她也会转个方向。正因为她要简单的生活方式,也要明白的关系,尤其是他们之间,更不能不明不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