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你爸的心思你别猜

微爱倾城 完真 2099 2013.07.19 16:41

  秦眸又找了个借口:就算我的父母,也不会支持我回到乡下!他们一生致力于让儿女脱离土地!即便我说得再好,爱他们、爱土地也好!土地是他们爱的,他们却认为我自来就应该爱天空、爱城市!

  秦眸嘴角挂着无奈的笑,萧御看着她,“那你如果跟你父母说你要住到这里来,他们大概是不同意的?”

  秦眸笑道:如果说是别墅,他们会同意的!

  “哈哈哈!”萧御大笑。

  秦眸反而有点脸红了,因为才反应过来他刚刚那句话是不是有点什么意思,结果她还那样回答。

  萧御又叹道:姑娘啊!如你所说,年轻的时候总是对天空怀着向往,年老以后却对土地怀着眷恋!绿叶落了,不好意思归根,只能随风飘着,直到变黄,但变黄的那一天,又不知飘到哪儿去了……

  秦眸看了他一眼,这是她近来发的微博,看来他果然一直在关注她!

  萧御说:那你这片绿叶,现在准备飘到哪里?

  看着他的眼睛,秦眸微微笑道:看哪里有红花!

  萧御笑道:任何一朵红花配了你这片绿叶都会黯然失色!

  秦眸故作害羞:“含蓄点好吧?尽管是事实说出来人家也会不好意思的!”萧御大笑。

  秦眸又问他种了多少地,萧御说他已经离乡多年,他父母去世后就把地给二婶家种了,现在他回来,也只是要回一点离家近的地种种蔬菜,稻谷这些产量大的粮食还是二婶家种。

  秦眸说:难怪大家不承认你!种菜跟养花一样,在你只算种娱乐活动吧!靠土地生存的才算农民呢!

  萧御笑道:本来就是!你虽说想要落叶归根,但那不过是刚刚脱离枝干太过干渴!你心里终究希望把这个世界都认识一遍,落叶归根才会心甘情愿,才会肥沃了你回归的这片土地!你种那些生长期很长的作物,又希望想走就走,那土地会不会认为你调戏了它?

  秦眸被他说出心里话,愉悦地看着他,“你一定要反诘我?”

  “我不是反诘你,我只是随时做好准备陪你去飘!”

  秦眸红着脸低下头去,心里叮叮嘭嘭的,全是他这句话的回响,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或者不想明白。她飘,她飘,关他什么事了!

  萧御突然向着她,“哎哎哎!”

  秦眸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萧御看着她的手,“那么柔嫩的豆子你摘它干吗?”

  秦眸低头看着手上一把细细的豇豆,萧御又说:你是否有心事的时候都会残害生灵啊?

  秦眸脸一红,“我哪有残害?我哪有心事?”一边说一边就把那豆子抛到地下,还毁尸灭迹般地往松软的泥土里使劲踩。

  萧御低头笑着,“还说没有!”

  秦眸百口莫辩,停了作案的脚,又伸手掐掉旁边一根带着花的嫩豆角,无赖地说:“我就残害了你要怎么样?”

  萧御笑眯眯地看着她,“不怎么样。”

  秦眸愣了一下,心好似在他那笑容里融化了,茫然无措了一会儿,又蹲下把那些嫩豆角从土里一根一根扒出来,自言自语地解释:其实可以喂小鸡的!

  萧御憋着笑,忍着没继续逗她。又怕她中暑,支完一块地就带她回去了。

  秦眸手挽着一大摞豇豆,头发从草帽底下散出几丝,汗水在红扑扑的脸蛋上流着。萧御看着她,笑道:还真像个村姑!

  秦眸也笑了,“我还是村姑的时候会觉得你骂我!现在,我可就当夸奖,却之不恭了!”

  萧御笑看着她,“如果秦姑娘为村姑代言,村姑一定会成为众人追捧的潮流!”

  秦眸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萧大哥!我代言不了村姑,你也代表不了众人!”

  她转过头去,萧御看着稻田间她袅袅的背影,她至少是明白他的心的!他也不想让她代言谁,她就是她,唯一的她,他也不想代表谁,他就是他,唯一的他!他和她是相互明白的,这就够了!

  下午秦眸待在房间阳台喝茶看书,到太阳偏西,天气凉爽之后,才出门到村子里转悠,这次是萧潇陪着她。

  遇到她们的人都向萧潇打趣:哟!萧潇这个夜猫子出来当导游了噢!这是你同学吗?

  萧潇一路顺口敷衍,走远了就捧腹大笑,“眸眸姐你这么显嫩,我爸怎么HOLD住!以后他岂不是见人都要解释,他是怎么把我同学追到手的!”

  秦眸微微笑着,“萧潇!我跟你爸不是那种关系!”

  萧潇转过身来,止住笑,神情倒很认真,“眸眸姐!我爸很好的!你可能是他喜欢的第一个人!”

  秦眸低下头,“不要乱猜你爸的心思!”

  “他喜欢你,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秦眸转开目光,没有回答。萧潇反而苦恼道:我爸这么喜欢你难道没有向你表白?啊!他真是令人捉急啊!

  秦眸仍然没有说话,萧御不但表白,而且已经向她求过婚了!不过她不打算把那次尴尬的求婚告诉萧潇。

  她的心微微乱了,刚刚看着还明艳如水彩画一般的田园景色,这会儿都成了乱糟糟的印象画,她是看不清到底什么含意,却又不是全然看不出。以至于萧潇还在絮叨些什么,她都没有听进去。

  直到一个年轻男子迎面走来,看着秦眸说:啊!你也住在回眸是吗?

  秦眸愣了一下,说是。年轻男子突然抓起她的手摇了摇,“我也住在回眸!真是有缘啊!”

  秦眸尴尬地望着他笑,萧潇则紧紧挽着秦眸的胳膊,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年轻男子又通报了自己的房间号然后问秦眸住哪个房间,萧潇连忙说:眸眸姐!不要告诉他!

  秦眸抿嘴笑着,年轻男子说:回头见!转身跑了,跑远了又回过头来,嘭地一声撞在田埂边的电线杆上,栽到下边稻田里。

  他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稻草和泥土,又回头望着她们,然后狼狈地跑了。跑了一段又想起方向反了,又转身跑回来,跑到秦眸她们面前就跳到里边田里,红着脸让她们先过去。

  这过程,萧潇笑得前仰后合,秦眸怕人家难堪,怎么拉她都停不下来。肖潇笑够了又一顿足:哎呀!真替我爸捉急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