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挖墙脚

微爱倾城 完真 2213 2013.07.24 13:51

  萧御又坐回来继续泡茶,倒一杯秦眸喝一杯。萧御看着她低着头一杯接一杯地往嘴里倒,倒像在喝酒,不由得笑了,“秦姑娘真是海量啊!”

  秦眸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刚刚倒进嘴里的一杯茶噗地就喷出去了,连忙擦擦嘴转过脸来,嗔怪地叫了一声:“萧大哥!”

  萧御完全被她逗笑了,“不知道秦姑娘修炼到第几层了,但愿我这一打岔没有让你经脉大乱气息逆流!”

  秦眸呼地吐出一口气,却是放松了,刚刚一直紧绷着呢!

  “刚刚是不是一直在想我会干什么我会说什么你要跟我说什么是不是想找个借口去洗手间或者是你喝这么多根本就是为了赶快去洗手间?”

  看着他这么悠闲轻松地调侃她,好像刚刚快要发疯的不是他一样,秦眸也放松了,笑道:“萧大哥!你不用讲得这么复杂,你直接说尿遁就可以了!”

  说出来,秦眸自己却有点脸红了,解释道:“不是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都说去洗手间,后来就说上厕所,最后直接说尿尿吗?”

  萧御笑眯眯地看着脸红红的她,“意思我们已经到可以说尿尿的程度了?”

  秦眸低下头咬咬嘴唇,“请你还是文雅点!”

  萧御大笑,“人各不同,要我们一辈子文雅,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相敬如宾太累!”出口后秦眸才意识到自己说到夫妻关系上了,脸更红,咬住嘴唇。

  过了一会儿,萧御又提起茶壶给她倒茶,“你随意,我文雅!”说着文雅地拿起杯子轻轻地啜了一口,秦眸端起杯子来就随意地喷了。

  擦干了嘴,秦眸转过头来,“萧大哥!你不要再逗我了!”

  萧御说:我没有逗你!

  他认真的样子,令秦眸也收敛了笑容,微微出神,“果真能那样就好了!只怕我随意起来,你也就不能够保持文雅了!”

  萧御转头看着她,“秦眸!你不是说过静水流深吗?无论我内心怎样波涛汹涌,表面上我总能够做到静如止水!”

  秦眸微微笑着,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青翠的山峰,“你若这么克制,我又怎敢放肆?”

  萧御也望向山峰,“我知道你不会。”过了一会儿,又转头望着她,“秦眸!在我面前就把防备放下吧!”顿了一下,又说:“我不会逼迫你!我也不是来欣赏你!”

  秦眸微笑道:“萧大哥!我装贤妻装淑女很多年了,现在卸装,不是别人接不接受的问题,是我自己接不接受的问题!”秦眸站起来,凭栏望着山峰。

  金红的夕阳慢慢靠近青翠的山峰,把山尖也打上一层胭脂,改变了本来的颜色……秦眸最喜欢的就是夕阳,在都市的人群中抬头看夕阳、在卧室的窗台上靠着看夕阳。

  萧御常常去想象她伫立在人群中、独倚在窗台上的样子,现在望去,果然是他想象的那样。那样夕晖般迷离的眼神,那样镀着一层霞光的脸庞,同夕阳一样只可远观而不可阻挡其消逝,令人不忍触碰的美丽。

  直到夕阳下落,彩霞消散,蓝天变作淡青色之后,秦眸转过脸来,发现萧御看着她,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一笑,“太晚了吧?是不是该去做饭了?”

  萧御站起来,她就是太清醒了!

  打开门,一个年轻男子正举着手准备敲门而且是一副要敲不敲十分犹豫的样子,嘴上还念念有词。

  他突然看到他们,吓了一跳,然后目光转到秦眸脸上,满脸的仰慕,吞吞吐吐地说:嘿!嗨!大婶说你上楼了!我出门时看到你在楼下!回来大婶说你上楼了!我……我……我们今晚有个篝火晚会,我……我想你会不会去玩?

  秦眸看着他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样子,不由得笑了,也不回答他。男子更不好意思了,“我们有很多人……”

  这时,他才瞥了一眼和秦眸并肩站立也笑眯眯地看着他的萧御,又转向秦眸,忐忑地说:“你不会是老板娘吧?”

  秦眸还是笑着没有回答,萧御也笑着没有回答,结果这男子拍了一下脑袋,“哎呀!真不好意思!墙脚挖到老家了!”转头就嘣嘣嘣地跑了。

  秦眸弯下腰哈哈大笑,萧御也笑了,“这个就是撞电线杆男吧?”

  秦眸点点头,仍然笑得乐不可支。

  萧御笑眯眯地看着她,“这么开心?”

  秦眸笑道:我被挖墙脚很开心,那你被挖墙脚为什么也开心?

  说完,她即发现这句话的语病,萧御不是被挖墙脚的,根本就是挖墙脚的!

  萧御也没回答她,目光更加温柔,笑意更浓。秦眸红着脸侧过身让他先走,自己低头跟在后面。

  晚饭吃得气氛温馨,吃完饭肖潇主动要求洗碗,等秦眸羞答答地告辞上楼了,她回过头来猫一样的两粒光光的眼珠盯着她老爸,“老爸!老实交代,今天一下午你们待在房间干嘛了?”

  她故意的小小声、暧昧的表情,萧御脸一下子红了,就用筷子头在女儿头上戳了一下,“小小年纪琢磨什么呢!”

  萧潇更加凑近她爸,咬着指甲,笑嘻嘻地说:“我又没说你们干嘛你干嘛这么紧张?”

  萧御吐了一口气,“好了别打听了!赶快去洗碗!”

  萧潇笑嘻嘻地收起碗去洗,萧御也进厨房切黄瓜片。萧潇说:老爸!你没吃饱?

  萧御有点后悔这个时候来切黄瓜片,也不答应,切了一小碟就放进冰箱里。

  萧御拿着黄瓜片到秦眸房间的时候,秦眸靠在床头,从书上抬起眼睛,“先生!我预定了每晚八点的美容服务吗?”

  萧御彬彬有礼地弯了下腰,“姑娘!这是我们老板为您特意定制的!”

  秦眸哈哈大笑,放下书。萧御也笑着走到床边,放下小碟子在床头柜上,同时看了一眼旁边的书,“荆棘鸟?”

  秦眸若有所思地笑了笑,“那天看到插着书签,忍不住重温了那段,现在又忍不住重温下前后。”

  萧御笑了,并不接她的话,好似听不出她的试探,坐下来,把黄瓜片往她脸上贴,秦眸忽闪下眼睛,咝地抽了口气,说:凉!

  萧御一片一片往她脸上贴,抬手看了下表,“姑娘!我要告诉你现在时间是九点!贴二十分钟,然后你就听会音乐,在十点之前睡美容觉,好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