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没诚意的出走

微爱倾城 完真 2157 2013.07.26 14:08

  秦眸脸一下子通红,抬起头来,“怎么可能啊?我怎么可能嘛!”她甩着抹布,一副百口莫辩的慌张样子。

  萧御饶有兴味地看着她,“你即使承认一下我也会高兴的!”

  秦眸仰头望着天花板吐了口气,扔下抹布,“我不跟你说了!”就跑出去了。

  萧御笑出声,自己乐了一会儿追出来,发现秦眸没在院子里,他又往楼上她房间跑去,秦眸也没在房间。倒在梳妆台化妆瓶底下发现一页便签,记着一串数字,勾勾手指算起来,这正是她离家出走的天数!

  萧御这才慌了神,所谓人之将走,其言也善,秦眸昨晚突然那么销魂地拒绝,不会是打算落跑吧?他注意到这细节,却没注意到房间里秦眸的东西一样都没带走,立刻跑下楼来,出门去寻她。

  秦眸不过是随意就走出来了,也没有目的地,茫然地在田埂上走,嘴里唔唔哝哝地发出一些自己也不懂的语气助词。

  萧御出门不远就看到了她,松了一口气,见她随手拍打着身边稻谷上的露水,也没叫她,就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秦眸走到梯田中间,突然在一道田埂上坐下来,对着与天相接的一团白雾大喊:我想我妈了!雾中传来一阵回音:我想我妈了,我想我妈了……

  回音消失过后,秦眸又大喊:我想我爸了!雾中又传来一阵回音:我想我爸了,我想我爸了……

  除了惊起一两声蛙鸣,万籁俱寂。秦眸坐在田埂上垂着头,像一个稻草人。萧御站在她后面的几道田埂上,就那么望着她,心里酸酸的。

  秦眸(@Eye_Qin)想哭的时候,总想叫一声妈,因为只有她是把我的感受关切到肺腑的!但也正因为她会把我的感受放大几十倍,所以想哭的时候,也只在心里叫一声妈!

  秦眸在这个时候不回去故乡,却流浪在陌生的村庄,这个姑娘心里,是怎样的彷徨!

  秦眸(@Eye_Qin)也许我们从读书起,就被订下了从山里飞出来的目标!无论飞出来的是凤凰还是麻雀,是翱翔在白云之上还是踟躇于尘埃之下,我们,都再也回不去了!

  萧御在上面的田埂站了一阵,看着她孤寂的背影,走下去,到她身边轻轻坐下来。

  过了很久,萧御揽住她的头靠到自己肩上。秦眸头一转,靠在他颈窝里。萧御感觉到一点湿湿的凉意,方抬手抱住她的背。

  秦眸却抬起头来,眨着濡湿的睫毛,叹了一口气,“露水真重!”

  萧御笑了,她难道是想告诉他她眼睛上的是露水么?不过露水确实很重,萧御也怕再坐下去她受凉,就拉她站起来。

  往回走的路上,萧御在前面扫着露水,回头一看,秦眸却停了下来,望着梯田上方一户人家。萧御问她:怎么了?

  那户人家刚刚开门,秦眸转目看了他一眼,“我想,他们家应该有公用电话。”

  萧御心往下一沉,“你想打给谁?”

  秦眸掩饰地笑了一下,“打给家里。”

  “你不是打过了吗?”

  秦眸顿了一下,手扫着稻谷上的露水,低下头去,“我想给我老公打个电话。”

  萧御看着她低垂的头顶,她这表现是觉得对不起他么?可是给她老公打电话,她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只不过,她是否觉得对不起他,他都没打算把自己置身事外,问道: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秦眸轻轻咬着嘴唇,自己也被置身进去,完全没有觉得他本无权利这样问她的,但她却觉得必须给出答案,过了一会儿说:给他报个平安啊!

  萧御笑了,是从鼻子里发声的。秦眸不安而惊讶地抬头望着他。萧御带着一丝怜惜的嘲笑道:给老公报平安?你这出走太没有诚意了吧?

  秦眸一下子笑了,走到他面前,“要什么诚意?我并不想让人家着急!让人家知道我很好,我才能够专心地思考我自己的问题啊!”

  萧御嘴角的嘲讽意味更浓,“你怎么知道他就会着急?”

  秦眸勉强笑了一下,低下头去。

  萧御说:“你可以去打这个电话!”秦眸抬起头来,眼中闪现出轻松、着急的明光,立刻就要去打电话。

  萧御挡在面前,却没让路,继续说:你打这个电话,无非得到两个答案,一,他各种求你缠你要来找你;二、他根本就不想接到你的电话!你想要哪一种?

  秦眸低下头去。

  萧御轻笑道:他如果像个小孩一样求你缠你要来找你,不过就是饿了、衣服没人洗了、家里变成垃圾堆了!

  秦眸头更低,手捻着将成熟的青黄的稻穗。她突然很后悔把家庭生活展示在世人面前,尤其是萧御面前!惹得现在,谁都可以来评判!

  萧御毫不留情,“还有第二种情况,他正沉浸在游戏世界里,终于没人催他吃饭睡觉,他毫无阻挡地通向他的成神之路,终于不用担心在人类面前抬不起头来!”

  顿了一下,萧御乘胜追击,一定要打消她最后一丝念头:“秦眸!你知不知道?有时候对人太好,会成为人家的负担?你放了你自己,也放了别人吧!没有人会关心你好不好!你却担心人家会担心你,时时刻刻跑去告诉人家你很好,即使真正担心你的人,也会松懈,终究相信你很好!那么,你果然很好吗?”

  秦眸抬起头望着他笑了一下,笑容一闪即逝,又低下头去。

  “秦眸!对人笑,不是你的义务!你每笑一分就减去一点力气,把那点力量留给自己,认真地待一回自己吧!”

  秦眸眼泪忍不住要掉下来,转过头去躲避,萧御走近一步,抱住她。这温暖的接触,终于突破她最后一道堤坝,眼泪汹涌澎湃,抽动的肩像激流中颠簸的稻草。

  萧御心疼地抚着她的背,秦眸微微抬起头来,手捂着鼻子,鼻音浓重地说:我会不会弄脏你的衣服啊?

  萧御叹了一口气,微微笑道:姑娘!哭的时候就认真一点吧!总是担心这担心那!

  秦眸吭吭吭地又哭又笑,气都接不上来,萧御拍着她的背。

  雨过天晴,太阳也穿透晨雾,青黄相接的梯田在阳光中闪烁着霞光万点,萧御松开秦眸。

  秦眸不好意思地扭过梨花带雨的脸,抬手擦着脸上的泪痕,阳光透过树缝,在她脸上撒下圆圆的光斑,随着她转脸低头晃来晃去。萧御的心也为之晃动了,像一只猫被跳动的光斑吸引,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