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何必事事费珠玑

微爱倾城 完真 2116 2013.07.16 13:19

  过了一会儿,秦眸才仿佛酒醒般,转过头去,萧御低下头,也有点不好意思。为了挣脱这无法把握的醉酒般气氛,萧御玩笑道:你是不是诗兴大发啊?

  秦眸看着绿荫起伏的山坡,叹了一口气,“百草不为骚人绿,何必事事费珠玑?”

  萧御笑了一下,有点难过。两年前,他结束旅行回乡建造回眸,途中自然是脚和心都雀跃,因为将要迎来他的女神!

  在路途中他随手拍了一张照片,还配了一阙忧郁的词,发给她,说是看到这风景读起这词想起她来,觉得她应该在这里同他一起,那么她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有没有写诗?

  那可以算作萧御为求婚埋的伏笔了。

  秦眸当即回复:君问近来可做诗?发来满屏闲愁语。哪得闲愁与君和?愁都付于油盐米!

  当时萧御只惊叹于她的才华,满心欢喜,想赶快把回眸建好了接她来,从此一起采菊东篱下。如果当时他能够体会她自嘲的语句背后生活的无奈,不先去建回眸而先去找她,那么或许还有机会。

  秦眸(@Eye_Qin)总想对父母涌泉相报,却在积聚中,等白了他们的发,与其日后对着黄土涌泉,不如现在点滴相报!

  其实不光对父母,对关心的人,都是一样。他本不该用那么长时间才确定他对她的感情,既确定了又不该用那么长时间来把一切准备好。

  秦眸(@Eye_Qin)庄子家里揭不开锅了,去向监河侯借粮,监河侯说:行!等我封地的赋税收上来,借你三百金!把擅于自我安慰的庄子气得不行,就讲了个涸辙之鲋的故事。庄子的思想都是饿出来的!

  秦眸或许并没有影射他的意思,但他却觉得自己不但愚蠢,而且可恨!

  一个人关心到另一个人,总要怀疑她的一切言行都跟自己有关,又要悲愤她的一切言行跟自己无关!

  连后来秦眸对老公发的那些牢骚,萧御都觉得自己是罪魁祸首。

  他明知道、早知道她不快乐,却像个小朋友,秘密地制造着一个大惊喜,到捧出这份大礼时,她已无力接受。

  他甚至怀疑秦眸会认为他的感情并不真诚。他开始还为她的欺骗而愤恨。后来再想起她那些文字,并不是为赋新诗强说愁。是他把她想象得太不食人间烟火!

  其实,她的每一个字,都是从伤口里开出花来!他怎能仅仅停留在那美丽的表面呢?

  如今,她说何必事事费珠玑却又字字珠玑,他说不出心里的悔恨和抱歉,心里越滑越深的失落,也只好轻叹一句:何必事事费珠玑!

  休息了一阵,两人又继续往山上走。阳光越来越强烈,好在山风阵阵,十分凉爽。

  萧御看了看她红扑扑的脸蛋,问怕不怕晒黑?秦眸开心地大笑,说她喜欢阳光喜欢风喜欢水!

  萧御说:“你喜欢一切自由的东西!”一边走就一边摘了些树叶、野花编了一个草帽,赶上去戴在她头上。

  秦眸惊讶地摸了摸,笑了。在花环映照下笑着的秦眸与印象中楚楚可怜的模样不同,那么健康,那么阳光,那么美丽!萧御太想在她明艳的脸蛋上亲一下,但最终也只是看着她。

  秦眸摸了摸花环,拿下来欣赏一番,闻一闻每朵花,笑道:给我编花环的除了我侄儿,你还是第一个呢!

  萧御茫然脸红,不知她怎么拿他来跟她侄儿比了!

  秦眸解释道:我发现,我的家人比任何一个男人都更加想要留住我的容颜!但自古以来,女人多半为男人打扮,又为男人无心梳洗!

  但其实男人欣赏一个女人,只欣赏她花开刹那,却不会去浇灌,也不会为她凋谢而可惜!反正一朵花谢了,还有别的花会开,转移一下视线就可以了!但是,我的父母却就只种了我这一株花!

  我以为我也就这样逐渐变成黄脸婆也无人理睬的时候,我的家人却十分在意我的容颜。我妈妈总是出神望着我,我总是笑她:你是不是很满意你的杰作?

  我的侄儿常常说:姑姑!你真美!于是他看到一切美丽的东西都想要拿来给我。至于我爸爸,他从来不说,但我知道,在他眼里,无人比得过我!”

  秦眸嘴边眼角都噙着幸福的笑意,“淹没在人海中,我也常常找不见自己,无论怎么努力还是被身边的人忽视,所以我常常告诉自己:你不算什么!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丑得难堪!

  但是回家,我在他们眼中看到闪闪发亮的自己,就觉得自己像生了翅膀一样要飞起来!我想,为了他们,我要保持自己的美好和纯洁!无论生活如何消磨我,我努力地为他们保存着这点美好!他们是使我洁净的源泉!”

  萧御看着她,眼睛闪闪发亮,如一泓清泉。

  秦眸为刚刚的忘情有些不好意思,微微脸红,低下头去,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开心笑道:我侄儿上个月刚申请了QQ,他加我的时候,发过来——姑姑!我当时第一反应,过儿?哈哈哈!

  萧御也跟着她笑了,为了她爱的也爱她的人,她保持着这份美好和纯洁!真好!

  而且,她真是容易开心啊!

  这与她悲观的性格又很矛盾!

  秦眸把花环戴到头上,哼着莫名其妙的歌蹦蹦跳跳又往上走了。

  萧御站在下面的石阶上,仰头望着她恍若一个花仙子的背影,越跳越高……秦眸突然在转弯处的石头上转过身来,手合在嘴边大声说:被人纵容的时候,我就会变得很幼稚!你——不许嘲笑我!

  萧御嘴角轻轻浮起一抹笑,她怎么会认为他会嘲笑她呢?

  见她一转身消失到树林中去,萧御才赶忙往上跑。

  到了山顶,秦眸久久地伫立在一块暴露的岩石上,也不管烈日当空,脸蛋红扑扑的,汗水顺着鬓角流下来,在花环底下闪着光,像一颗颗花瓣上的露珠,一眨眼又被风吹了去。

  萧御在她后面爬上来,坐在后面大树下望着她。

  她的指尖伸在风里,闭着眼,不知在感受什么。那临风欲飞的姿态,令萧御心里游走着一丝无法捕捉的悲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