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微爱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妹娃子要过河

微爱倾城 完真 2162 2013.07.15 13:13

  她是有些小怪癖,也不知道这些美容偏方有用没用,反正已经形成了强迫症。

  起初,宋策把她留在洗脸盆里的淘米水倒掉,她会生气,提醒了多次后来就习惯了,毕竟只是自己的强迫症,没理由去强迫别人。

  回娘家了,她也只是自己煮饭的时候把淘米水留下来,她根本没有想过向父母解释自己这一怪癖。没想到睡懒觉起来,却发现饭在灶上温着,淘米水在冰箱里存着。

  那一刻,流下眼泪却翘起嘴角。关心你的人不用提醒,自然就关心到细。不关心的人提醒也没用,只是给人添麻烦。这跟对方是大神还是农民也没有什么关系。

  如同没有想到爸爸会给她留淘米水,她也没有想到,她就在微博里提了一次,萧御竟然……离开父母身边,第一次有做公主的感觉……

  萧御被她这样子看着,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把小碗的保鲜盖扣上,抬起头来,“那留到晚上用吧!”

  秦眸恍惚了一下,忍住眼泪,笑着点点头,“好啊!”然后又接过他手里的米筛,“这种琐碎的事还是让我来做吧!”

  萧御跟在她背后,“我怕你抱怨。”

  “到我要抱怨的时候我就走了……”意识到这句话有点无情,秦眸回过头笑了一下,“我可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哟!”

  “不要你负责,我自己负责。”

  秦眸心里一阵激荡,不知道他这什么意思,又怕自己想得太多反而自作多情,于是收起心神进厨房去,一丝不苟地做着饭,不容自己有一点空闲想其他的。

  秦眸既接手做饭了,萧御倒不知该做什么,又不想离去,就在厨房里转来转去。尔后又怕打扰她,就靠在她背后的墙上看着她,安静得好似不存在。

  秦眸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是喜欢自言自语的,或是自己唱歌。她唱了一会儿自己作词作曲的歌,转过身来拿盘子,看见萧御吓了一跳,大叫:你怎么还在这里!

  萧御笑眯眯的,“饭做得好,歌也唱得好!”

  秦眸脸一下通红了,她那叫歌啊?她就是随便哼哼胡乱唱的,啊!真是丢脸死了!她转过头去,嘣嘣嘣地在菜板上用刀剁出很大声,萧御笑着出去了。

  他还笑!秦眸又羞又气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也忍不住笑了。

  他们吃完早饭其他人还没起来。萧御问秦眸想去哪里,秦眸忐忑地说:我对这里不熟,也不知道可以去哪里,如果……你不忙而且愿意的话……

  萧御温暖明亮地看着她不安的眼睛,“我不忙而且愿意。”

  秦眸低下头,红着脸抿着嘴笑了。那点小表情小动作看得萧御心都软了。

  出门后,萧御转过来拉上院门,秦眸问:不叫肖潇吗?

  萧御说:“她都睡到中午,不用管。”然后带着她下了田埂,绕过一级级梯田,一直走到河边。

  秦眸张着眼睛到处找桥或者船,萧御在一边挽裤腿,几个汉子只穿着短裤或躺或坐在河边石滩上。

  秦眸问:“我们要过河吗?怎么过去呀?”虽然看到萧御在挽裤腿,她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她穿着小脚牛仔裤,挽不起来,难道要她脱掉?

  旁边几个汉子听到了她问,就笑道:妹妹你喊一声妹娃子要过河,哪个来背嘛?就有人来背你了!

  秦眸脸微微红了,萧御扎好裤腿,直起腰来,“他们都是在这里等着背人过河的村民,现在还早,等会儿人就多了!”

  秦眸为难地咬住唇,要她趴在一个陌生男人背上,那还是有点难为情的。她问:“难道没有船或者桥吗?”

  “本来乡政府是要修桥的,但一征求大家的意见,觉得还是保持这种方式比较好,背人过河一次十块钱!”

  秦眸手伸进包里摸着钱,为难又害羞地向那一排背夫看去。萧御走到她面前,笑道:我不收费!

  明白了萧御的意思,秦眸脸一下子红了。背夫们又玩笑道:萧老板!你也来跟我们抢生意!

  另一个说:人家萧老板就做这一回生意,背的是女朋友!你背了那么多美女过河,都是别人的女朋友!

  河滩上一阵欢快大笑,萧御有点脸红,转身蹲下去。秦眸低下头去,克服了极大的心理障碍,趴到萧御背上,心还是咚咚跳个不住。

  她太不习惯与宋策之外的人有肌肤接触。尤其是,男人!

  萧御背起她踩进河里,背夫们又大声唱起歌来:妹妹你趴肩头哥哥在河里走,恩恩爱爱河水荡悠悠……

  秦眸的脸滚烫,看见萧御的耳根也红了,心里更是乱糟糟的,河水果然就是荡悠悠的,让她有一种眩晕之感。

  到了对岸,秦眸还没缓过神来。萧御说:要我背你爬山吗?

  秦眸脸一热,慌忙从他背上跳下来,太急,站在地上晃了一下。

  萧御连忙扶住她,“没事吧?”

  秦眸连忙往旁边躲了一步,说只是有点晕。

  “晕船?”

  “难道你是船?”

  萧御笑起来,秦眸呆呆地看着他,一恍神,赶紧低下头去,心里暗道一声:“南无阿弥陀佛!一切美男都是粉骷髅!”

  等萧御穿好鞋,两人一起往山上爬去。爬到半山腰,太阳开始照过来,两人找了一块大树底下的石头休息。

  朝对岸看去,河里熙熙攘攘,一派热闹景象,歌声笑声在水面飘荡,再看河流两岸的村庄,笼罩在一片淡淡青烟中,分不清是炊烟还是晨雾,风一阵阵慷慨地送来馥郁的花香。

  秦眸看得呆了,立在石头上半天几乎成了雕塑,但又无这么动感的雕塑。她乌黑的马尾在风中飘扬,阳光中洁白如玉的脸透着一点点红晕,整个身体线条细细的柔柔的,仿佛风一吹,就悠悠地贴进了人心里,萧御便也看呆了。

  秦眸突然转过身来,满脸醉人的笑容:啊!太美了!

  萧御说:你更美!

  秦眸不禁呆住,他那墨黑的瞳,仿佛会导电,两双眼睛在空中碰出一串火花之后她浑身就失去感觉了。

  她曾经跟闺蜜说:说他懂我那太高深,只为见到他第一眼,麻木的我居然被电到!更何况,看着他的眼睛,我即明白他是懂我的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