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魔法贝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五章 兽人王都

魔法贝儿 绘语 2245 2019.03.13 08:00

  “皇家?我倒是认识一个。亚历山大帝国皇子殿下算不算?”贝丽丝汀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道,心中暗自嘀咕:“我算是认识他的吧,虽然有些尴尬,但现在他应该已经忘记我了。等回到学院请老师们帮忙说情他总会答应的吧?”想着心事,脸上便羞红了起来。

  “若是皇储殿下,我就信你。”瓦伦丁眼睛一亮,立刻答应下来。原来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他以退为进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罢了。现在他得到承诺,也已经足够了。

  亚瑟兄弟从刚刚便想开口,但自从听到亚历山大的名字便沉默下来。

  没有人员伤亡,建筑也没有受到任何的破坏,虚惊一场后海贼湾恢复了平静。瓦伦丁迅速收拢溃散的海贼们,并携雷霆之势收编了另两个海贼团留守的势力。

  第二日,海贼湾改朝换代,一面新的旗帜飘扬在海皇号巍峨的船身之上。瓦伦丁看着这面新的旗帜,心中滴血。如海水一般淡蓝的旗帜上绣着一朵盛开的白色玫瑰。这么娘气的旗帜,应该出现在贵妇人的衣裙上,而不是海盗们的帆船上。不过谁让这是贝丽丝汀亲自设计的呢?他还没有胆量敢拒绝。

  等到海贼湾所有的地方都树立起这面旗帜后,贝丽丝汀四人才满意地打道回府,留下瓦伦丁在这里继续整编人马,将兽人们陆续送来的货物装卸上船。

  康丁和贝丽丝汀紧接着便离开了原石镇。亚瑟三兄弟留下来,白牙却恳求贝丽丝汀带上他一起去。她也就同意了。

  兽人的王都坎布尔位于达拉克利克山西麓,藏步河从城内蜿蜒而过,这片新地域铺满着葳蕤的牧草,耸立着茂盛的树木,还有数不清的果树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就好象是从富庶的河谷地截下一块,丢在这个荒原地区。旅客们突然由沙漠转入绿洲,由酷夏进入金秋,不免会对这种突变感到无限惊奇的。

  康丁在了解了贝丽丝汀传送阵的工作原理后,果断拒绝使用她那不靠谱的不定向传送,而是靠飞行向着王都赶去。

  宏伟的达拉克利克山脉横亘在前方,一条金色的水带从山上蜿蜒而下。坎布尔遥遥在望,隐约可见巍峨耸立的王宫,在戴青色的山脉的衬托下显得愈发雄伟壮观。

  三人在荒芜的沙漠中猛然瞥见这一抹壮观的山水画后,不禁沉溺在其中令人舒爽的绿意中。不曾想到一只巨手突然从天而降,向着三人抓了过来。

  白牙一把推开贝丽丝汀,迎着巨手便冲了上去。康丁扶着茫然不知所措的贝丽丝汀落到地面,便站在一旁观战。并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袭击他们的是一名赛克鲁索巨人。这种巨人肤色浅黄,只有一只长在额头的圆眼睛,特别擅长隐匿在大地中偷袭敌人。

  白牙与巨人相比,身形实在是微不足道,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巨人很难捕捉到他骤然变化的身形。白牙的利剑刺在巨人身上如同被针扎一般带不来实质伤害。但疼痛依然使得巨人嗷嗷大叫。赚不到任何便宜的巨人,在僵持了一段时间后甩手离开了三人。

  在距离兽人王都不过几十里的距离外竟然有巨人随意出没,王都里恐怕并不是像看起来的那样美好。

  康丁也许知道些什么,催促着两人尽快赶路。

  一到王都的城门前,便有一对兽人战士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他们显然是认识康丁的,为首的人对着他躬身行了一个兽人的问候礼仪。

  但奇怪的是接下来他们都用异样的眼神盯着白牙。似乎白牙是什么奇怪的物种一般。反而身为异族人的贝丽丝汀被忽略了。接着三人被人带着走进了王城并一路进入兽人之王的寝殿。

  本以为偏僻的兽人村落就很臭了,没想到王城更臭。贵族们比平民臭,而国王最臭。尸首横七竖八地堆在土坑里,被人掩住口鼻随意的丢弃在马车上,最后丢入藏步河中。

  身为金狼一族的最强者,兽人之王奥古斯汀浑身溃烂,长满了流脓的疤癞,散发出难以言喻的臭味,一身金色的毛发变得灰败并脱落,气息奄奄的躺在雪白华贵的皮毛上,愈发显得狼狈。

  一见到进来的三人,他的目光便钉在白牙身上。用他苍茫嘶哑的声音叹息道:“孩子,你不该在这个时候回来的。你的兄弟们全部被疫病夺去了生命。我也将回到战神的怀抱,等我走了,这场疫病过去,这个王国便属于你了。这下你的母亲满意了吗?”最后的一句话带着难以掩饰的刻骨仇恨,说完便昏死了过去。

  白牙是奥古斯汀的私生子。是他在达拉克力克山脉东麓游历闯荡时留下的骨血。不过那时他已经结婚生子,拥有众多的妻妾和孩子。因此这一场露水之缘,在他的心中并没有占据多重的地位。很快,他便离开了那个怀有他孩子的姑娘回到了兽人的国度继承王位。

  没有想到那个姑娘孤身一人翻越了山脉来到了坎布尔,并随后生下了白牙。他便将这对母子随意的丢弃在王宫外的一所房子里。几乎再没有去看过他们。直到那一日,那个曾经美丽的姑娘形容憔悴,面目丑陋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从未见过如此丑陋的女性,而她却告诉他,这才是她本来的面目。

  她自称是一名女巫,原本是一名善良的好女巫,但在被他辜负后,就已经选择了邪恶之路,变得面目可憎、又老又丑。这次过来,她是来诅咒这个负心的男人的:当她的孩子成年后,疫病会带走所有阻碍他继承王位的人。任何伤害他的人都将全身溃烂而死。

  女巫在下完这个诅咒后便死去了。他将那个孩子领回身边取名叫白牙。并非是幡然悔悟,而仅仅是为了控制住这个危险因素。在他成年之前,他一定要想办法破除诅咒。

  白牙确实和其他王子之间有一种共存关系,不过这种共存关系表现在斗争与敌对。并随着年长愈演愈烈。而所有在白牙身上留下伤害的王子全部死去了,死法痛苦恐怖。诅咒应验了。

  在白牙快要成年的时候,他将毒药灌进了他的喉咙。那是世上最毒的草药制成的。但他没有想到女巫早就防备着这一点,从白牙出生的时候就喂给他各种有毒的草药汁喝,使得他能够经受几乎所有草药的毒性。

  最后白牙炸死逃脱了,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接着他的身上开始流脓溃烂,而疫病也在王都蔓延,所有忠心于他的人一个个生病倒下,再也没有站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