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魔法贝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偷菜的地精

魔法贝儿 绘语 2632 2019.02.13 10:08

  河谷地,亚美尼亚母亲河冲击出的肥沃平原。这里的土壤之肥沃,即使是插上一根树枝,也能长出一颗树来。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衣食无忧,幸福而快乐。再向南走,便是广阔无垠的中央大平原。

  贝丽丝汀沿着母河四通八达的支流逆向前进,她心中有一个模糊的目标,她要亲眼看看神圣的母亲河的样子。

  此时她衣衫褴褛,牧羊女的羊皮袄被她裁开绑在脚上当鞋,剩下的则做成一个大口袋挂在身前用来装食物。但里面大多时候是空的。她穿过布满鹅卵石的溪流,走过大片的荒野,路过无数个村落集镇。沿着她能看到和打听到的任何河流前行。

  不过,随着她的衣衫越加破旧,头发越加杂乱。原本愿意让她睡在牲口草垛上的人家越来越少。有时,她甚至不待进入村子,便被呼喝赶开。更别提进入市镇,守卫们会用矛头指着她的胸口无声的威胁。

  沿途她也见到了别的乞丐,还有几乎成为乞丐的佃农,当然她不是乞丐(她从未开口乞讨过)。不是所有土地的产出都能够满足土地主人的需求。特别是有些土地主贪婪而奢侈。根本不明白平日里勤俭在穷困时才能度过难关的道理。而没有土地,却要租赁土地的人只能祈祷自己遇上一个宽容而仁厚的主人了。

  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贝丽丝汀悄悄走出借宿的羊圈,当然跟羊儿们借的,羊儿的主人还不知情。她走到一家农舍外,一阵公鸡的啼鸣吓了她一跳。她向声音来处张望,越过一片长势旺盛的蔬菜地,一只大公鸡立在栅栏上昂首提胸,骄傲的大叫着。一条黑影从菜地里窜了出去很快的消失了。

  “真是勤劳的大公鸡,你是这里第一个打鸣的。”贝丽丝汀嘀咕道。然后她听到屋门打开的声音。于是机敏的蹲下身隐藏在灰蒙蒙的晨光里。

  农舍的男主人披着衣服,走到菜地里巡视了一番,然后开口咒骂道:“那些该死的地精又来偷菜了,如果不是这只可恶的公鸡总是提前打鸣,让那些狡猾地精算准了时间,太阳一出来,准能将他们变成石头,这样我就能轻易的抓住他们了。”

  屋子里传来尖锐的女声:“还不是你磨磨蹭蹭的起床,才会让他们跑了。我们的孩子马上要降生了,要是菜都被偷光了,我们拿什么去给孩子换牛奶呢?”

  “哎”男人叹口气,然后对着大公鸡恶狠狠的说道:“明天,你再提前打鸣,我就宰了你吃掉。”

  大公鸡睥睨了他一眼,傲然地跳下栅栏寻他的女伴们作乐去了。

  “地精吗?那就由我来抓住他们好了。”贝丽丝汀歪着脑袋摩挲着下巴说道。然后,出发去河边寻找野菜去了。

  河的这一边堤岸荒凉,只有一所破败的老房子。贝丽丝汀敲敲门,好久,门被缓缓的打开。一位眼睛蒙着一层白霜的老妇人颤巍巍打开漏风的房门问道:“是谁啊?”

  “奶奶,您好,我是一名流浪者。想向您要口热水喝。”

  “快进来吧孩子,听你的声音也不比我的孙儿大多少。竟然一个人在流浪吗?”

  屋内光线昏暗,火光是唯一的光源。火炉上豁口的陶罐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和食物的香气。贝丽丝汀闻出来马铃薯和一些野菜的味道。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蹲在炉子边照看火,身上都是土灰和煤灰。

  老人继续低语:“炉子边的是我的孙儿尼克,他是个能干的孩子。自从他的父母去镇上为我请医生到现在有一个月的时间了,都是这个孩子在照顾我。他总能够找到鲜美的野菜和野生马铃薯,真不知道这孩子跟谁学的。不愧是农夫的儿子,对庄稼是天生的熟悉啊。”

  尼克听到奶奶的赞扬,不好意思的垂下头,久久没有抬起来。

  老人邀请贝丽丝汀享用了一顿热乎乎的早餐。作为回报,贝丽丝汀扶着老人在日头不太大,刚好暖融融的时候到屋外晒起太阳。

  当老人站到土地上感受到阳光的时候,她脸上的老年斑活跃地跳动起来。她抬起脸,阳光的金粉洒落她全身。岁月在她眼睛上遮盖上一层白雾,世界从此只分室内室外,但只要双脚还踏在土地上,老人内心就无比的踏实。无论生活给予她何种磨难,都无法蒙蔽她心灵的眼睛。

  夜幕悄然而至,丰产和康复女神所化成的巴斯特星不知何时悄然取代了爱神维纳斯粉色的星辰。两位女神总是最受欢迎的神灵,人们对她们的讴歌甚至超越了父神欧比西斯。父神的星星伫立在遥远的天际,默默的注视着星辰的交替和人间的沧桑,不知有多少年没有散发明亮的光辉了。

  耀眼的绿色星辉下,贝丽丝汀没有入睡,侧耳倾听着。河岸边的草丛里蟋蟀唧唧的聒噪声,河水静谧的流淌声,风吹动树林的呢喃声。突然一阵阵嗤嗤的傻笑声从草丛中传来。贝丽丝汀开心的定睛看去。一群带着红帽子,皮肤灰色或者棕色的小老头在草叶间快速的奔跑着,嬉笑着。他们还没有一些水草高,小小的,贝丽丝汀很艰难才能捕捉到他们的身影。

  他们开始采集各种植物,有水草的叶子,有野菜的根茎,当然还有个头小小的野果。他们勤劳不知疲倦的劳作着。当有满意的收获时,就忍不住发出嗤嗤的傻笑声。贝丽丝汀被笑声感染,在星辉下也开始动手采集起来。

  摘下三片天仙子的花瓣,嗯,非常漂亮。何首乌的根也不客气的拔出来。颠茄,来一个好了。颤杨树的叶子?好高啊,蹦起来好像能够到的样子。毛地黄,啊,扎到手了。“地精们,分我一点你们的黑莓好吗。哦,这太多了,非常感谢。”“你们问我,为什么摘一些不能吃的东西。这是个秘密。天快亮了,你们还要到哪里去采集呢?”

  贝丽丝汀跟着一队满载着食物的地精小队慢慢的走着,看到他们来到了河边孤立倾斜的老房子前。将手中的的食物放到窗户下面,然后嗤嗤笑着闪身到草丛里消失不见了。

  等了一会儿,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小尼克弓着身子从门里蹑手蹑脚的走出来。然后,迅速的跑了起来。

  菜地里,尼克拿着一把小铲子小心的挖掘起马铃薯。今天他打算挖两颗,因为早上他没有吃饱。如果昨天那个姐姐还来的话,两个应该也够了。那是什么动静?啊,该死的土拨鼠。不许你破坏菜地。赶走了土拨鼠他赶忙又挖掘起来。

  大公鸡跳上了栅栏,雄赳赳的开始酝酿啼鸣。该死,他还没完全挖出第二个马铃薯。大公鸡叫了,尼克慌乱的爬起来就跑,却不小心被南瓜秧给绊倒了。高大的农夫从屋内走出,望向他的菜地。然后怔住了,接着揉了揉眼睛。尼克一动不敢动。农夫巡视了一圈,却仿佛没有看到尼克。

  他对着大公鸡低声说道:“抱歉了,明天需要把你杀掉了,因为我的妻子需要力气把孩子生下来。”然后进屋去了。

  “那个小子竟然笨得摔倒了”农夫呵呵笑着说道。

  “我们把鸡杀掉了,还怎么再给那小子提醒呢”妻子的声音温柔而低沉,一点也没有昨日的尖锐。

  听到这里,贝丽丝汀敲开了房门。

  尼克望着奶奶在太阳下晾晒衣服的身影,想着那个白痴的姐姐:抱来一堆不能吃的草叶子熬出一锅黑汤,还吝啬的不让自己尝尝味道,只给奶奶喝掉了。但第二天奶奶就又能看到了,而且窗口下不仅有野菜野果竟然还有马铃薯出现。

  “我不用再当个小偷了”尼克呢喃着,然后听到了远远的父母在呼唤他的名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