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649重建王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南下

1649重建王朝 豆芽星的9527 2967 2022.05.14 15:39

  唳~~~

  一只雄鹰长鸣一声飞跃镇峡关。

  在它的眼睛里,一只长长的人类队伍正迤逦南行,旌旗招展,绵延数里。队伍阵型严整、杀气四溢,所过之处猛兽走避,强盗噤若寒蝉。

  马自得携高一功、马惟兴和自己的火枪兵,合营一万人,浩浩荡荡直奔梧州。

  马进忠对儿子带兵进梧州不以为然。自己和忠贞营有四州之地,八万虎狼之士,进可攻满清,退可安心种田,去梧州跟那班大头巾扯皮干啥。

  马自得知道,这是队伍的普遍想法。他们在乱世颠沛流离太久,小富即安也情有可原,他们毕竟没有未来视角。在老马的节堂里,马自得面对马进忠、何子谦和几大军头儿耐心的解释道:“李成栋败亡,朝廷无力北伐。大同没有支援,山西一地对抗整个北方,必败无疑。他日八旗主力南下,谁可以抵挡?如果清军再次南下,我们要成为前线。后方不稳,前方怎么打?不如寻一块根据地,休养生息,以待将来。如果我们促成朝廷铁板一块,抗击满清也有个依仗。”

  马进忠被他说服,同意他带兵南下梧州。几个军头向来听马进忠的,也不多发一言。

  何子谦也表态想南下。但是马自得耐心跟他讲明,郴州知府的任命一定会下来。背靠忠贞营和鄂国公,朝廷会给这个面子的。马自得需要他经营好后方,等条件成熟再请他一起南下。

  南下梧州之前,马自得召集他的班底在鄂国公府举行晚宴。

  天还没黑,他的大狗腿带了一帮小狗腿,兴冲冲的来鄂国公府赴宴。小狗腿在客厅敞开了开宴,大狗腿陪马自得单独开一桌。

  何老实这两个月日子过的跟做梦似的。自己一个家破人亡的渔民,这几年颠沛流离,也就砍死几个清兵,其他实在不足道哉。自己居然在短短两个月成为辎重营统领,手握万人。

  安排好手下的头目坐在大厅,他上楼到了雅间,当着众人的面,恭恭敬敬真心实意的给小公爷磕了个响头。

  马自得示意何子谦扶他起来,这场合得示之一威了。

  有何老实这一跪打底,路晓山、李明锡、张九戈、何图复只得恭敬的下跪行礼。

  何子谦是有功名的读书人,下跪是万万干不了的。不过他也鞠躬行礼,以示臣服。不过他的哼哈二将就乖乖下跪磕头。

  何子谦最近网罗了两个帮手,柯劲豪、左一鹏。柯劲豪是本地士子,配合何子谦做民政管理。左一鹏是个老兵,以前是衙役。这回干回老本行,升官做了典史。

  焦勖是以客卿身份出席的。马自得把镇侠关内的匠作营交给他管理。

  论完大小王,马自得招呼众人入座。

  还没开席,马进忠也出面,给儿子撑场面。大伙儿大兵小将的跪了一地。马进忠勉励了几句,吩咐开席,吃了几筷子,就走了。把场面留给马自得。大领导在场,大伙儿都放不开啊。

  马自得当着自己的班底,也描述了一下将来的大饼。他要去朝廷混,给诸位求个告身。

  何子谦现身说法,小公爷已经为他请为郴州知府。

  二十岁的知府,跟对老大就是好混啊。众人提前道贺,大伙儿被鼓舞的情绪上来了。

  李明锡说:“小公爷的经费到位,商队已经扩大到六支。已经全部派出了。银子开道,长沙清军的商路也接上了,咱们的精盐和白糖很有市场。他们除了兵器火炮,其他的商品都可以跟我们交易。”

  居然跟清军做起了生意,众人感觉三观都震碎了。

  不过马自得早有准备,“明锡干的很好。这打仗是打仗,生意是生意。有钱赚,咱们才能扩充实力。千里做官为发财,清军也是人,只要银子到位,商路不是问题。”

  李明锡说:“按照小公爷的暗示,对方想继续购买两千杆火枪,愿意出四万两银子。属下不敢定夺。”

  孔有德是个识货之人,全亚洲最好的火枪是澳门的葡萄牙卜加劳铸炮厂。两广在明军的控制之下,海陆又被郑成功控制。孔有德想买又买不到。就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想法,暗示手下的管事广发英雄帖,重金求购火枪。

  原来镇峡关缴获的火枪是孔有德的订单。曹志建也是个纯粹的商人,为了赚钱可以跟魔鬼交换。再说可以搭上满清的线,何乐而不为呢。火枪这玩意儿,不如弓箭好使,用起来太费钱,他也没兴趣自己玩。

  马自得想了想,郴州一战,清军的火器损耗很大,清军急需火器补充。交代李明锡:“答应他。之前的火枪被战火焚毁,需要重新购买。之前的钱是曹志建收的,不算数。现在重新谈,六万两银子,两千杆,先收一半的钱,可以拿粮油支付,货到再付剩下的。先把条件报过去,孔有德不同意也没关系。”

  何图复说:“军情司的探子已经按您的吩咐,有家室的都散出去了。剩下的也在给他们物色媳妇儿,过几个月就散出去。”

  马自得交代说:“图复干的不错,没有成家的先不会要派出去。已经派出去的要照顾好家人,饷银不能少,优先安排工坊里干活儿。没成家的尽快成家,彩礼从鄂国公府出。鄂国公府出本钱,不要利息,赚的钱对半。让派出去的探子学会谋生,弄个杂货铺,开个怡红院啥的随他们。明锡要派人帮他们立足。先潜伏下来,有任务再联络。”

  何子谦有意让手下人露脸,说:“劲豪出了个主意,咱们弄了不少银子和土地。”

  马自得看向何劲豪,小何跟弹簧似的蹦起来,拱拱手:“禀告小公爷,事情是这样的。曹志建的降兵,按照小公爷的吩咐,军官抽出来成立劳改营,有三千之众。我们采取了赎身政策,银子不够土地也可以,这一下弄了十万两银子,十万亩地。”

  马自得问:“曹志建名下有多少土地?”

  “三十万亩。”何子谦答道。

  “一共四十万亩,挂在鄂国公府下吧,招募佃农耕种,军属优先。地租按五成收,其余归佃农。”

  其实还有个办法,直接军工授田,收买军心。不过这是个双刃剑,提高军队凝聚力是一方面,到时候拿下柳州就麻烦了。土地就是命根子,有了土地谁还跟你跑。万一清军来个承认土地所有权,军队要被瓦解了。明年满清就要大举南下了,也就收割一季粮食。马自得想想军工授田不妥,还是算了吧。

  左一鹏是军中老卒,本来就认识小公爷。他瓮声瓮气的站起来,按军中之礼行了个礼:“禀告小公爷,属下从辎重营挑选一千老卒,组建了巡防营。郴州城内日夜不停巡防,征税捕盗。劳改营还有三百多人,属下管着他们修房子修路。”

  马自得交代:“子谦,老左,人数要扩大,弄两千老卒,一千半大小子跟着学,当学徒,道州、镇峡关也要管起来。不但要巡防城内,乡下也要顾到。征税捕盗之外,要关注清军的探子渗透。老卒饷银按照军中待遇足额发,学徒半数发放。劳改营这帮人没钱没地赎身,咱们用个半年考虑放了他们,也可以请付钱他们做工。”

  何老实也不甘落后,站起来给马自得行了个礼:“小公爷,咱们辎重营万人,按照小公爷的吩咐,组建了渔猎队、养鸡场、养猪场和几大工坊。几大工坊由张九戈先生掌管,按照小公爷的法子生产白糖、精盐、衣装,已经正常生产了,。”

  “好!好!好!老何办事我放心。城外的营地就交给你管了。工坊的扩大,多请老师傅,多培养学徒。”

  马自得又拱拱手,交代焦勖:“匠作营的一摊子就交给先生了。火药、手雷的生产不能停。另外军中兵器也一并要自己生产,铠甲咱们还没这个条件,先放一边。人手财物不够就找子谦要。”

  路晓山站起来行了个军礼,说:“小公爷,火枪兵两千人按照您的交代,沈永忠的俘虏给我们培训,三段射目前已经比较熟练。只是没有实战经验。”

  路晓山带来三千道州兵,被马自得压缩成一千人的精华,其他人发钱遣散了。他又从辎重营抽五百老兵,沈永忠的降兵找出五百人,建立一支两千人的纯火枪部队。不但不给铠甲,连冷兵器都没有装备。这两千人交给路晓山带领,一个多月的只练踢正步行军和三段射击。

  马自得说:“晓山辛苦下,行军阵列一定要继续练。要迎着炮弹也不散架,回头让虎尊炮把炮口放高,部队迎着炮口行军。先练起来。”

  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呃,当晚马自得踌躇满志的抱着小玉进入了梦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