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金媒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小寡妇的愿望(一)

金媒娇 玖晴 2122 2021.10.17 21:29

  看着安平郡王微微张开的手掌心,白筱筱习惯性地一脸懵。

  不是说那戒指和发冠都找回来了吗?她应该不欠他什么吧?

  但是她不敢说,也不敢问呐。

  四周看看,看见了高师爷,如同看到救星一样奔了过去:

  “高师爷,郡王这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你这两天到处吃席,给县太爷打包点心,给朱老娘打包鸡腿,就连咱们后院的旺财你都没忘了给打包根骨头,怎么就能把这么一位贵人给忘了呢?”

  高师爷一脸的不可思议,但说话的态度还是一本正经。

  白筱筱抖了抖,一阵恶寒:

  “高师爷,您老实告诉我,这位贵人的脑子,没什么坑吧?”

  只有他们这种穷乡僻壤吃苦受罪的老百姓才会稀罕打包回来的饭菜,至于郡王,乡下人的席面就算按照最高规格给他上,他也应该是看不上才对啊!

  高师爷也是这么想的,但他不能表现出来:

  “有坑没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今儿要是不把贵人给哄高兴了,你脑袋上兴许会多个坑。”

  “呵呵,高师爷你总这么幽默!”

  白筱筱只好苦着一张脸,转头回了安平郡王面前,心虚地解释:

  “卑职也惦记着王爷呢,并不是那种只顾自己快活的人,我给您带了点心的……”

  “嗯?”男人冰冷的眸子中多了几分薄怒。

  他堂堂一个郡王,张开自己的手,需要多大的勇气,可眼前的人……这是在糊弄他?

  好歹相处了这么多天,白筱筱的脚指头都能感觉出来眼前这位爷不高兴了。

  那可不能让这位爷不高兴啊!

  “真的,我没骗您……就是这点心粗粝,您别嫌弃……”

  白筱筱硬着头皮从怀里掏出个皱皱巴巴的麻纸包,小心翼翼地递了过去。

  好一会儿,随着夜风拂过,她手心里的麻纸包不见了。

  余光一瞥间,只能看见男人潇洒离去的背影。

  “脑子有坑,肯定有坑!”白筱筱无声地朝着楚弈恒的背影张牙舞爪。

  待到进去跟朱老娘汇报工作的时候,朱老娘已经全程目睹了这件事儿。

  对此,她也不知道说点儿什么好,只能归结为这位郡王心思异于常人:

  “你这两天给大家都带了东西,唯独漏了他,他肯定是觉得威严受损!不过你也真走运,今儿还真给他打包了!”

  “我哪有那么聪明,那两块点心是我给旺财带的,那天我骨头带少了,旺财根本没吃饱……”

  白筱筱嘿嘿一笑,得意地解释着。

  门外,“偶然路过”的某位贵人脸色僵硬地从怀里掏出了那包点心,缓缓打开。

  里面是碎的不成样子的两块糖霜面果子……好像,真的是狗食?

  “白筱筱!”

  暗夜里,咬牙切齿的三个字从男人唇边逸出,后院里的旺财莫名发抖。

  一夜无梦,累死累活的白筱筱一觉到天明。

  醒来的时候,太阳明晃晃地照在窗棱上,一看就是迟了。

  白筱筱手忙脚乱地收拾好了自己和白笺笺,拖着弟弟就往县衙跑。

  刚领着白笺笺走进学堂,就听见有孩童在哭。

  县太爷家胖乎乎的小公子正坐在位子上伤心大哭,老先生拿着戒尺在训斥:

  “……堂堂男子汉,岂能为一犬伤心哭泣?实在是有辱斯文……”

  老夫子火冒三丈,白筱筱可不敢去触他的霉头,悄悄地把弟弟塞进后排,赶紧开溜。

  到了小房间里,白筱筱才敢问朱老娘:

  “什么犬啊狗啊的,怎么回事?”

  “县太爷昨晚上连夜把旺财给送人了,小公子早起一看狗没了,可不得伤心?那狗可是他一手喂大的!”

  “送人了?这也太残忍了!小公子天天和那狗同吃同睡的,不哭才怪!这狗招谁惹谁了啊?”

  “谁知道呢,一会儿我跟高师爷打听打听去。”

  两人感慨了几句也就罢了,谁也没什么好办法。

  毕竟那是县太爷家的狗,哪里轮得到她们这样的小吏过问。

  朱老娘翻了翻册子,指着两个人名提醒白筱筱:

  “这段时间你那边一通折腾,要紧的那几家都解决了,不过这两家你得赶紧给牵个线,这年岁相当,又是寡妇配鳏夫,再好不过的姻缘。”

  白筱筱探头一看,朱老娘指的人就是高秀秀和那个四个儿女的老鳏夫温大壮。

  命运的力量真是强大,她一心要拆散这两个人的前世姻缘,楚弈恒却偏偏把这两个人给连一块儿。

  白筱筱非常犯难:

  “这两个人不成的,那高小姐太守规矩,性子也太懦弱,四个孩子的继母,她怕是不好胜任……”

  “这有什么不能胜任的,温大壮家里虽然孩子多,可日子富裕,有家奴使唤,她嫁过去只需要好好操持家务便可。

  再说她之前在刘家七年无子,很可能是不能生,这有了现成的儿女,日后也有了香火,有什么不好的?”

  朱老娘从封建社会的角度,好好地给白筱筱上了一课,最后决定:

  “若是你觉得为难,你去解决郭家那个貌丑目盲被退婚的姑娘,这件事我替你办。”

  白筱筱连忙拒绝:

  “那不用了,我亲自解决!”

  这是系统甩给她的任务,既然决定要好好活下去,那这个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若是真让朱老娘把这件事办了,高秀秀这辈子还得凄惨收场,这可不是她要的结果。

  朱老娘听她应了,也就撂开手,转头忙去了。

  白筱筱愁眉苦脸继续下乡。

  但是没走出县衙,高师爷又领着一堆人簇拥着那位郡王出来了。

  大家看向白筱筱的眼神都透着古怪:

  “郡王依旧跟着你去当差,这毛驴你也就别骑了,和贵人一同乘坐马车就是了!”

  “这不合规矩吧……高师爷,你老实告诉我,他是不是又想整我?”白筱筱把高师爷请到一边低声打听。

  高师爷摇摇头,看向白筱筱的眼神中满是怜悯同情:

  “可能不是想整你,而是想弄死你……昨夜,郡王非说旺财太吵,他无法安寝,县太爷连夜把狗送走的时候,郡王当着大家的面儿,把你给他的那包点心,塞给了狗。”

  “所以……”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给郡王打包狗食一样的点心?”

  “这……我,我对不住郡王。”

  白筱筱口是心非到想流泪。

  她对不起旺财啊——

  可怜的狗,这是代她受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