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金媒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吾乃安平郡王

金媒娇 玖晴 2378 2021.10.02 10:58

  一人一驴走了大半夜,摸到县城边上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几更了,白筱筱只觉得自己两条腿都要断了。

  至于那些土匪,居然也没来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白筱筱把驴往路边的歪脖子上一栓,坐在地上怎么都不肯起来了:

  “等吧,天亮了进城。”

  男人从驴背上跳下来,很快恢复了高雅的姿态。

  他冷冷回眸:

  “跟我走。”

  “没有大事,城门夜里是不会开的。”

  白筱筱一动不动。

  男人见她不肯走,也不再理会她,抬手将发丝拢到背后,独自一人向前走去。

  只不过他走路的姿势略微有点瘸,想必是在驴背上坐久了。

  该,让你一路上都霸占着这头驴!

  白筱筱转头靠在树上准备打个盹儿,刚迷糊,就听见一声大喊:

  “吾乃安平郡王!开门!”

  安平郡王?

  白筱筱醒了,一脑袋磕在了树上。

  天光大亮,县衙里的气氛庄重又严肃。

  那位贵人早就被县太爷请入了县衙,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去了。

  白筱筱脑袋上磕出了个包,朱老娘一边给她抹香油,一边叹气:

  “你说你跑什么跑,有什么好跑的,那就是个镖局!”

  “镖局?要真是镖局那什么王爷跑什么跑?”

  “这我哪儿知道,但我夫家侄儿就在里面跟着走镖,肯定错不了!还有你说那人,应该是你嫡亲的舅家表兄,叫薛明愿,从小就被送去了那个镖局跟着学功夫……你现在闹这么一出,那安平郡王下令要让县太爷剿匪,哪儿来的土匪?”

  “那不对啊,我娘姓白,我舅家表兄为什么姓薛?”

  “你娘和我都是罪臣之后,为了避风头,成婚之后就从了夫姓,你娘要是真姓白,那可是不能嫁给你爹的,大夏朝同姓不能通婚!哎,你说你这么不知人情世故,可怎么当差!”

  朱老娘抱怨了几句,到底也是心疼白筱筱这一身狼狈的样子,就打发白筱筱回家歇着:

  “你这衣服袖子破了,脚也肿了,你回家歇歇再去当差吧,县太爷那边我想办法给你回话。”

  白筱筱感动极了:

  “朱老娘,您就是我亲娘!”

  结果她还没溜出县衙,就被人拎了回去,送去了县太爷面前。

  “郡王要见你。”县太爷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让人把她送去了正厅。

  正厅里,那位贵人已经换了衣服,梳洗整齐,除了脸色还是很苍白,已经恢复了矜贵的姿态。

  见到白筱筱进来,他指了指桌子上的一盘子银元宝:

  “这个给你,东西还我。”

  “没问题!”

  白筱筱眉开眼笑。

  给钱也行,省的她还得发愁拿着那些东西怎么找人换银子。

  朱老娘已经给她普及了,郡王的发冠什么的,一般人用了也是僭越,她要真敢拿着那玩意儿去当铺,当场就会被抓起来。

  但是朝怀里一摸,白筱筱的笑容就凝固了:

  “东西……东西呢?”

  男人的神情也凝固了,一层隐约的戾气从他眼底渐渐蔓延而上:

  “你说什么?”

  一刻钟之后,夏风飒飒,白筱筱垂头丧气地坐在院子里的树下等死,县太爷替她在里面向安平郡王请罪。

  言简意赅的县太爷此刻格外絮叨,详细地跟安平郡王讲述白筱筱的悲惨命运:

  “……这孩子打小就没爹,她母亲辛苦当差,含辛茹苦地拉扯他们姐弟长大,却因公殉职,如今她家里就靠她养着弟弟了。

  况且这孩子真不是那等贪财无义的人,她肯定是一时疏忽掉落了,还请王爷看在她孤女弱弟,又带着您走了一夜路的份儿上,宽恕她一回,下官一定会贴出悬赏,尽力找回王爷的东西……”

  白筱筱听着,不由得红了眼眶。

  往日高高在上的县太爷,此时为了她,正低三下四地跟那个什么郡王赔礼道歉。

  她穿过来这几天,什么正事儿都没干成,倒是带累了一圈儿的好人。

  媒婆无所畏惧,可媒婆也是有良心懂感恩的呀。

  抹抹眼睛,白筱筱呼叫系统:

  “这事儿你说怎么解决吧。”

  “你哭,使劲儿哭,争取戳到他的软肋,获得他的怜悯,让他宽恕你。”

  系统这次倒是出声了,并且往白筱筱脑海中输入了一段关于安平郡王的信息。

  安平郡王,楚弈恒,年十九,大夏朝太宗皇帝的亲孙子,当今皇帝的亲侄子,父亲雍王英年早逝,母亲常年避世,在道观清修。自小由太后抚养长大,极受皇帝宠爱。

  “受皇帝宠爱的人能跑来这穷山僻壤被人打劫?系统你再敢糊弄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你换宿主好了!”

  “我就不明白了,历任宿主都是拼尽全力想要活下去,怎么到你这儿,就天天跟我要死要活的?”

  遭到死亡威胁,系统很无语。

  “我无牵无挂,死就死了,转世还是投胎,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白筱筱两手一摊,相当无赖。

  系统沉默片刻,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那你现在有了。”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位安平郡王的身世是个突破点,你可以加以利用。另外,你以后叫我的名字吧,别总叫系统系统的,多见外。”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姬月,姬姓是上古时期最高贵的姓氏……”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白筱筱没时间听唐僧念经。

  系统闭了嘴,心中窃喜。

  她口口声声无牵无挂,这会儿寻死觅活又是为了什么?

  人类是感情动物,一旦宿主对这个世界的任何一点产生感情,她就会舍不得离开,从而为了活下去好好完成任务。

  当然,话不能说的太透,万一宿主反应过来又要寻死,那就不好办了。

  白筱筱哪里知道系统还有这种心眼儿,在她的思维里,系统系统,一听就是科技感十足,最多是个设定好的程序。

  她这会儿一心研究自己到底该怎么哭。

  里面县太爷的请罪也告一段落,杨小舟来叫白筱筱进去。

  “筱筱,对不起……我家里还有老父母要养,我没法儿替你担责……”杨小舟满眼担忧愧疚。

  “啊?不要紧,我自己来。”白筱筱一眼看穿了杨小舟,随口答道。

  这小伙儿估计是暗恋过原主,现在自己脑补苦情剧。

  白筱筱没心思配合他,挺直肩背走了进去,进去的同时,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

  疼,真疼啊。

  宽敞的正厅里,矜贵俊美的男人抬眸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姑娘。

  柔弱的小姑娘眼圈发红,脸色苍白,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不安,两汪灵潭一般的的眼睛此时如同湖面起了雾,含着两包泪,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只要轻轻眨一眨,大颗大颗的泪珠就会掉下来。

  当真是楚楚可怜,令人怜惜。

  可冰冷的凤眸从小姑娘脸上扫过,男人只发出一声冷嘲:

  “呵。”

  很显然,他不吃这套。

  这就……尴尬了。

  也是,昨天自己软硬兼施问他要钱的嘴脸还历历在目,他应该没忘。

  白筱筱干脆把眼泪收了收,心一横,抬起头盯着他:

  “你就痛快说吧,是要把我抓起来,还是要砍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