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金媒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言简意赅县太爷

金媒娇 玖晴 2864 2021.09.29 15:33

  白笺笺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瞧着凶巴巴的姐姐,眼眶里含着两包委屈的泪:

  “姐姐,你吼我……咱娘死了,你还吼我……”

  “好了好了,姐姐不凶你,姐姐是怕你把不干净的小虫子吃进肚肚里,来,姐姐给你洗!”

  没养过娃的女人却很容易对可怜兮兮的小孩子心软,白筱筱拉着白笺笺去了井边,打水把他的小手小脸都洗得干干净净,这才把晾凉的米粥端给他喝:

  “以后吃饭前,还有上完茅房,都要洗手,知道没?”

  “哎呀姐姐你真恶心,人家吃饭呢你说什么上茅房呀!”

  白笺笺一脸嫌弃。

  白筱筱目瞪口呆,这小破孩翻脸真快!

  黍米煮的粥闻起来香,但真吃的时候却很喇嗓子。

  白筱筱只喝了小半碗,就实在是喝不下去了,干脆趁着天还没黑,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发霉的被褥来不及拆洗了,只好先在上面多铺一层粗棉布床单,凑合先用,大不了晚上睡觉不脱衣服。

  好在现在是初夏时节,天气已经不冷了,晚上和衣而睡也不至于得风寒。

  睡觉之前,白筱筱又按着白笺笺洗了个脚,结果白笺笺叫得和杀猪一样。

  白筱筱一看,小男孩乌黑的脚底扎着两根大黑刺,再一看扔在一旁的破布鞋,脚底透亮两个洞。

  穷,真是太穷了,可他们本不该这么穷的!

  白筱筱暗暗握拳,明天一定要把抚恤银子要回来!

  天还蒙蒙亮,白筱筱就起来了。

  白笺笺这个小东西一晚上都没好好睡,扭来扭去说屁屁痒痒。

  依着白筱筱养小狗的经验,这孩子应该是肚子里有蛔虫,可这个时代又没有宝塔糖蛔虫药什么的,她琢磨着该去找个大夫抓点儿中药给白笺笺驱个虫。

  至于白笺笺还要不要交给三奶奶看,那是果断的不能。

  三奶奶哪里是看孩子,就是溜小狗都不带那么不上心的。

  白筱筱干脆带着白笺笺到了衙门。

  朱老娘见她带着弟弟来当差倒也没说什么,以前白老娘也这么干过,她只叮嘱白笺笺别乱跑让县太爷看见就成。

  白筱筱顺便跟朱老娘打听驱虫药的事儿,朱老娘立刻就给了她一个妙方儿:

  “你回去弄点儿花椒,研成细末,煮米粥到快熟的时候放进去,再煮个两三沸,让他喝了,保管肚里一条虫儿都剩不下!”

  白筱筱连连点头,这个方子好,不用花钱抓药!

  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这个妙招至少能给她省三钱银子!

  想起银子,白筱筱又拽住了朱老娘的袖子:

  “县太爷今儿在吗?”

  “你打听县太爷做什么?想让他打你板子?”

  “不是,我得要银子啊!”

  白筱筱就把抚恤银子这事儿说了。

  朱老娘一听就不干了:

  “你们白家竟然有这么黑心肝儿的人!我这是看在你娘跟我的情分上亲自跟县太爷要的,他们还敢贪了去,真当没王法了!走,我们这就去见县太爷!”

  县太爷蒋文祥是个富态和蔼的中年男人,周身却自带九品芝麻官的威严气场,白筱筱只敢看了他一眼,就被朱老娘拉着跪下了。

  朱老娘这人是真好,根本不用白筱筱开口,她就把事情跟县太爷说了一遍,白筱筱准备好的台词和眼泪一概用不上。

  蒋文祥吸溜着手里的盖碗茶,对此事的回复只有一句话:

  “高师爷,带人去要!”

  留着山羊胡子的高师爷领了命,带着四个衙差就威风凛凛地出发了。

  蒋文祥目送着杀气腾腾的衙差们出门去,这才放了手里的茶,悠悠地叹了一句:

  “穷山恶水出刁民。”

  这……县太爷说话真是言简意赅。

  白筱筱很想拍两句马屁,可是初来乍到跟县太爷不熟,万一拍马蹄子上了,那顿传说中的板子就要落下来了。

  嗯,希望县太爷忘了这茬儿。

  但是县太爷之所以是县太爷,就是人家记性好,读书厉害,才能考科举当县官啊。

  县太爷起身走一半就回过头来了:

  “白筱筱是吧?白翠荣的闺女,还带着弟弟上衙门当差来了?”

  “县太爷恕罪!我弟弟实在是年纪小没人管……”

  白筱筱瞬间感受到了来自封建王朝父母官的威压,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却还得硬着头皮回话。

  “送蒙学。板子先记着。”

  县太爷撂下解决办法,悠悠然转身走人。

  那股无形的威压随之消失,白筱筱后背一阵凉飕飕。

  朱老娘大喜,几乎替白筱筱落泪:

  “真是太好了,咱们县太爷真是一等一的宽厚人,有他这句话,笺笺就能送咱们县衙蒙学去了!这恩典你娘当初想都不敢想!”

  “蒙学?”

  “就是给小孩子念书的地方!像咱们这种身份的人,考科举那是不能的,但能让笺笺读书识字,总归是好的,长大了谋个差事,你这做姐姐的也能轻省些!”

  “那学费……”白筱筱时刻牢记自己现在是个穷鬼。

  “你说束脩?嗨,你那三十两银子马上就要回来了,咱们衙门的蒙学一年八两银子,还管笔墨纸砚和晌午一顿饭,天大的福分啊!你可得好好干活儿,报答县太爷的大恩大德!”

  朱老娘这么一说,白筱筱也热泪盈眶了——

  多好的同僚,多好的上司!

  花点儿钱就管给你看孩子,还管读书写字!

  就是她万分仰慕的马总也没给她这待遇!

  不过一年八两银子……她的薪俸还能剩下四两银子够她喝点儿西北风。

  白筱筱又扯住了朱老娘的袖子:

  “朱老娘,咱们这差事有外快吗?”

  “有啊,你好好给人说媒,说好了那都是有谢礼的!点心布匹银钱什么的,随心意吧,但都不会少你的!

  哼,别看那起子刁民瞧不起媒婆,可他们也不敢得罪咱们,不然管教他一家名声扫地……对了,以后别扯我袖子,扯坏了穿出去当差不体面!”

  朱老娘理理裙子,敷了一层厚粉的脸上,粉渣子咔咔往下掉。

  但她这番话无疑是给白筱筱打了一管鸡血,白筱筱精神大震:

  “我这就去干活儿!”

  她热爱干活,她热爱婚介工作……不,她热爱媒婆这差事!

  但白筱筱又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劲。

  既然这差事油水这么足,那白老娘工作多年,家里为啥还这么穷?

  额,可能是业务不精?算了,顾不上琢磨这个了。

  又是昏天黑地的一天,白筱筱抄册子抄得脑袋发昏,但精神异常亢奋。

  封建社会万般不好,这会儿对她却很好,衙门出面,白家三房那婆媳仨痛痛快快就把银子交出来了。

  高师爷还顺道给她换了点儿小碎银子和铜板,给出了贴心建议:

  “这钱是你娘的买命钱,你们姐弟省着点儿花,要是不放心放在家里,放在衙门账房替你管着也使得!”

  “这个主意好,我听您的!”

  白筱筱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心里一片温暖,这大爷也是个好人呐。

  就她家那破房子,三十两银子放里面也防不了贼,还是放在衙门账房最安全!

  白筱筱一路小跑跟着高师爷去账房寄存了二十两银子,给衙门的蒙学交八两,剩下的二两碎银子和铜板揣身上,万无一失!

  办理好相关手续,白筱筱直接领着白笺笺去了蒙学。

  蒙学坐馆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秀才,据说很有学问,问了白笺笺几句话,就收下了这个学生:

  “白冰人是个文雅人,你们姐弟也错不了,以后你弟弟交给我,你就放心办差!”

  白筱筱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白冰人”说的应该是白老娘,古代文人雅称媒婆为“冰人”。

  她跟老先生道了谢,退出蒙学,望着头顶的大太阳,闭上眼睛倒腾了一下原主的记忆,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滑稽可笑的中年媒婆形象。

  一个穿着媒婆套装顶着大粉花,涂脂抹粉的中年女人,是如何做到让学堂先生都道一声“文雅”的?

  可惜白老娘常年和朱老娘一般顶着大浓妆,就连她的亲生女儿,都淡忘了自己娘亲到底长什么样儿。

  但在白筱筱想来,那应该是个厉害女人——

  这两天朱老娘和县太爷,乃至于高师爷和学堂先生对她的善意,绝不仅仅是可怜她们姐弟,必定也有白老娘的缘故。

  白老娘肯定有着极强的个人魅力,才会有这样人走茶滚烫的局面。

  她一定会把握住这大好局面,好好当差赚钱的!

  白筱筱再无后顾之忧,决定明天就抱着花名册下乡核实情况。

  那么问题来了——山高路远,她该如何深入这片穷山恶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