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篡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开皇十八年(上)

篡唐 庚新 2434 2010.02.24 19:45

    黑夜降临,夜风带着丝丝的寒意。

  风,并不炽烈,却有些刺骨。李建国不清楚这是什么年代,更不可能知道,这是什么季节。躺在巨石缝隙里面,虽有藤蔓遮挡风寒,但还是被冻醒了。毕竟还是一个婴儿,就算身体素质再好,也有些承受不住。饥寒交迫,用在此处正好。

  缝隙并不大,甚至无法翻身。

  李建国睁开眼睛以后,饥饿感顿时涌来。

  诡异的变成了婴儿,又诡异的遭遇追杀……李建国有点担心,言虎能不能逃出宁长真的追杀。他虽然不懂得什么,但也能看出来,言虎和他分别时,身受重伤。

  好像一部武侠剧啊!

  宁长真?

  真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啊……

  一想到自己所遭遇的种种,李建国的脑袋瓜子里,又变得混沦起来。

  月光如洗,从藤蔓的缝隙间撒进来。

  这似乎是一个荒僻之地,当夜深人静时,远处的山峦中,传出一阵阵狼嚎之声。

  李建国有点怕了,但又无可奈何。

  言虎把他放在这里的时候,好像是中午头刚过。

  可如今已经入了夜,约摸着至少也要八九点的模样。言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只怕凶多吉少。好吧,就算他能逃出宁长真的追杀,如果他再不回来,自己就危险了。要想个办法,自己如今是小小的婴儿,手无缚鸡之力,又该如何是好?

  也不知道,这大半夜的,会不会有人路过?

  李建国一方面期盼着言虎能逃出生天,快点返回;而另一方面,则是饥寒交迫,希望能有人路过,也能求个温饱。总之,等也不是,不等也不是,心里很矛盾。

  身体,以懂得快失去了知觉。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车轮响动和马蹄声阵阵。

  大路的尽头处,出现了一个车队。最前面有几十个劲装武士开路,随后是七八辆马车,最后面还跟着一群皂衣奴仆,浩浩荡荡而来。李建国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但听到那车轮声和马蹄声,心里不由得一喜。有过路人吗?听上去人可不少啊。

  要不要呼喊求救呢?

  李建国犹豫起来……

  如果获救了,万一言虎回来,岂不是找不到自己了吗?

  可如果不求救,天晓得言虎什么时候回来。别等他回来了,自己却已经冻死了。

  李建国只知道,自己的舅舅叫言虎,父亲姓李。

  这要是和言虎失去了联络,岂不是连自家的身世,也要落空?

  马蹄声从巨石旁边过去,渐渐远去。

  一股夜风撩开了藤蔓,灌入巨石缝隙当中,让李建国非常难受。罢了,活着才最重要!

  别性命都没有了,那就算言虎回来,又有何用?

  想到这里,李建国鼓足了力气,发出尖锐的婴儿啼哭声。

  “停车!”

  马队中,一名骑士大声喝道。

  只见他侧耳倾听,而后拨转马头,循着啼哭声的源头而去。十几名武士,立刻跟过来,在路过华美马车的时候,却见车厢的窗帘一动,紧跟着从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仁基,为何停车?”

  “父亲,孩儿刚才似乎听到啼哭之声。”

  “这荒郊野岭,何来啼哭声?世安,你可听到?”

  从车厢里,又传出一个苍老,但却略显阴柔尖锐的声音:“老爷,老奴也听到了。”

  车厢里,一阵沉默。

  “世安,你过去看看……仁基,你立刻派人散开,查探四周,看有无可疑之处?”

  话音未落,车厢布帘挑开。

  只见一个白面无须,身穿白色大袍,外罩半臂坎肩的老人走出来。

  他先是向仁基行了一个礼,而后向后方车队摆了摆手,四五个皂衣奴仆立刻跟着他,向李建国藏身之处行去。与此同时,仁基也转身喝令,骑队迅速散开,分成两个部分。一些人查探周围环境,另一些人则跳下马,围住马车,警戒四周。

  李建国哭啼了两声之后,就听见外面有动静。

  于是立刻止住了哭声,瞪大眼睛向外面看。藤蔓被挑开,一个胖乎乎的老者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伸出手,把李建国抱起来,老头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扭头喊道:“老爷,这里有个婴儿……啧啧啧,瞧这小可怜给冻成了什么样子?也不知你那狠心的爹娘,为何把你扔在这里……不哭不哭,看起来,你怕是饿了!”

  总算是得救了!

  李建国虽然不清楚这些人是谁,但却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愉悦,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老管家,这孩子在对您笑呢。”

  世安身后的奴仆,忍不住轻声说道。

  白面无须的胖老头,眼中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暖意。

  “郑管家,就是这孩子吗?”

  仁基上前,轻声询问。他看了一眼李建国,然后轻声道:“这孩子怕是饿了,不若先让徐妈喂他些奶水……父亲在车里能您回去,似乎是有事情要和您商议呢。”

  李建国心里奇怪。

  从称呼上,他大致能弄清楚这些人的关系。

  抱着他的胖老头,似乎是个管家,而那个三旬左右的中年男子,好像是位少爷。

  只是少爷对管家的称呼,却非常尊重。

  也不知,这究竟是什么家庭?

  世安点了点头,吩咐奴仆,抱着李建国在最后一辆马车边停下来,从里面招呼出一个年约三旬左右的女人。那女子的相貌颇清秀,素面朝天,秀发盘髻。青色短襦,裙口一直到胸口才收住,外罩一件半肩坎肩。乍一看,李建国觉得很眼熟。

  因为这女子的衣裳,很像朝鲜族的传统服饰。

  “徐妈,老管家让你给这娃儿奶饱肚子。”

  徐妈把李建国接过来,诧异的看了一眼之后,“这孩子生的这么可爱,他爹娘怎么就不要他了?”

  奴仆撇了撇嘴,“我哪知道……徐妈,你快些奶他吧,老管家还等着呢。”

  徐妈点点头,抱着李建国上了车。

  车里,除了徐妈之外,还有一个小女孩儿,大约五六岁的模样,头上扎着双鸦髻。

  小女孩儿的身旁,熟睡着一个婴儿。

  见徐妈上车,小女孩儿忍不住问道:“娘,他是谁?”

  “不知道是那个狠心的爹娘,把他扔在路旁。老管家让我喂他奶水……朵朵,你先睡吧。”

  小女孩儿看了李建国一眼,似乎颇为不满。

  但又不好说什么,于是缩在车厢角落里,睡着了。

  徐妈抱起李建国,撇开胸襟,替他喂奶。李建国很是不好意思,但肚子真的是饿了,也顾不得许多,饱饮一肚子奶水……这边刚给他喂完了奶水,车外就有人叫道:“徐妈徐妈,娃儿奶完了没有?老管家让你把那娃儿送过去,正等着呢。”

  “这就去!”

  徐妈连忙应了一声,把衣襟整理好,抱起李建国。

  “朵朵,你在车里乖乖的呆着,莫要惹是非……娘把他送过去就回来,快点睡吧。”

  原来,小女孩儿一直没睡,瞪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徐妈怀中的李建国。不知为什么,李建国觉得,这小女孩儿的眼中,透着一股子奇怪的神采?恨?还是疼爱?说不清楚……很复杂,同时也很可怜,让李建国心里,没由来咯噔一下。

  ————————————————————

  新书第一天上传,恳请大家多多支持,点击投票收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