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篡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卌六章 居心叵测(上)

篡唐 庚新 2184 2010.03.24 11:29

    郑言庆的退学手续,办理很顺利。

  老舍长早已得到了家族的吩咐,不管言庆做出什么选择,都按照他的要求办理。

  虽然觉得可惜,但老舍长也知道,言庆继续留在学舍里,也难有什么大成就。

  族学,等同于后世的学前班,主要以启蒙为主。

  按照律法,学子十四岁放能进入官学,在十四岁之前,就是以蒙学为主。这其中又有两个方向。家境富裕,或者天资的确聪慧着,会以进入官学为目标,着重于经史的基础方面;而家境贫寒,亦或者的确没有天分者,则以学习技能为主。

  比如读写记账之类的生活技能,可以在进入社会后,得以生存。

  言庆显然已经超过了蒙学教育的阶段,且不说有没有先生愿意来受这个罪,但只是他留在学舍里,对其他学子造成的压力,太过巨大。差距小了,那会成为动力,可差距大了,就容易让其他孩子产生自卑。而教书的先生们,也并非个个如李基那般学识广博。万一课堂上闹出什么错,被言庆抓住,名声立刻就臭了。

  所以,老舍长即可惜,又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样的妖孽学生留在学舍里,固然能有打响窦家学舍的用处,但造成的困扰更多。

  言庆有些浑噩的回到了竹园,让窦奉节的家人,把书卷等一应物品都搬进了竹楼里。

  “言庆,我也不想在学舍了!”

  窦奉节走的时候,突然拉住了郑言庆。

  “为什么?”

  “你在学舍的话,我还有个伙伴,你若是走了,其他人又会和从前一样的对我。

  与其在学舍里,不如和你一起。

  我回去和叔祖商量一下,以后就和你一起读书,好不好?反正你的学问,连学舍里的先生们都称赞,和你一起读书的话,叔祖一定会答应……言庆,你说好不好?”

  其实,郑言庆是觉得,窦奉节应该在学舍里读书。

  毕竟那里大都是他的同龄人,交流起来也方便。而言庆交往的,大都年纪偏长,甚至郑言庆自己,也是成年人的性格。虽也有孩童举动,但大多数时候都是迫于无奈。

  窦奉节在竹园,只怕效果不佳。

  但言庆这时候也没那个心情劝说,既然窦奉节这么说了,他爱怎样就怎样吧。

  也许在竹园待些日子,他就会觉得烦闷。到时候也自然会要求,返回窦家学舍了……

  “若你叔祖不反对,那就随你吧。”

  窦奉节闻听,顿时高兴起来,蹦蹦跳跳的登上马车,回去和家人商议去了。

  而言庆则坐在竹楼里,倾听着楼外沙沙风声,如失魂落魄般,久久不见他动一动。

  “小妖,出了何事?”

  杜如晦走进来,看着堆放在屋子里的物品,还有呆若石像般的言庆,忍不住上前询问。

  “我的老师走了。”

  “老师?”

  杜如晦楞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就是那个学舍里的先生吗?”

  “恩!”

  言庆点了点头。

  其实,杜如晦也觉得,李基一个蒙学先生,担当言庆这种神童的老师,有些高攀了。

  这年头,也讲名气,更讲出身。

  一个无名无出身的先生,居然是当世神童郑言庆的老师,传扬出去,对言庆并无好处。在杜如晦看来,言庆应该请一个名士,或者当朝权贵做老师才是正确的选择。

  甚至说,只要言庆对外说出他想要求学拜师,会有一帮子名士过来。

  可杜如晦也看得出,言庆对那个李基先生,似乎非常尊重。这种事情,他不好说的太多,但内心里并不代表他能认可李基这个人。如今,李基走了,对言庆来说并非坏事。如果言庆趁此机会,拜入某位权贵名士的门下,日后定然会飞黄腾达。

  但杜如晦也只能这样想想。

  见言庆很难过,他于是在那堆书卷旁边坐下,随手拿起了一本,翻了两页。

  “咦,居然是世说新语?”

  杜如晦忍不住惊呼出声。也许在后世,世说新语算不得什么贵重的书籍,但对于隋唐之交,印刷术并不发达的年代,每一本书都显得非常珍贵。世说新语是南朝刘宋宗室,临川王刘义庆组织人手编纂而成,记载汉魏以来名士贵族的奇闻异趣。

  这本书的发行量并不大,市面上流通的,大都是拓本。

  可杜如晦手里的这本世说新语,却是梁朝时经由刘峻作注之后的孤本。刘峻生活与梁齐之间,大约是公元500年以后。当时正处于最为混乱的时代,朝代更迭频繁,战事不断。所以刘峻作注之后,总共就雕版印刷出五百本,其中许多本已毁于战乱之中。

  连杜如晦的祖父杜果,手里也只有一册拓本而已。

  这李基手里,居然存有孤本?

  又拿起一本书,却是和刘峻差不多同一时代的名士刘勰所做的《文心雕龙》,虽是拓本,但却拓印甚早,也是一本非常珍贵的名著。就连杜如晦,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书。只这两本书,就让杜如晦惊讶不已,对李基的感官,也随之改变。

  这个人,不简单啊……

  “小妖,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静一静,然后就在这竹园读书。”

  杜如晦笑道:“这样也好,窦家学舍里的那些先生,只怕也教不动你。我整日在家读书,也觉得烦闷。有你做伴,也是一件妙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你我正可相互交流。”

  在杜如晦的心中,早已把言庆当成了同等次的人物。

  虽然他年纪小,可这名气却远超过了杜如晦。杜如晦对言庆的妖孽,再了解不过。

  从一开始的咏鹅体,到之前的‘无竹令人俗’,他几乎是见证了言庆的成名之路,自然不会对言庆轻视。甚至,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打击之后,杜如晦甚至生出了不愿和言庆比试的心里。这一点,从他抛弃以前对书碑的痴迷,开始攻经史可见端倪。

  言庆点点头,“杜大哥,我此刻思绪已乱,想一个人静一静,咱们可否以后再谈?”

  “恩,如此也好。

  你老师虽走了,可是却留下这许多珍贵的书册,无疑是对你期许颇深。小妖,乱一下下就好,莫要乱的太久。否则将来你老师知道你这般情况,心里岂能快活?”

  “多谢杜大哥!”

  郑言庆拱手一揖,杜如晦捡起一本世说新语,屁颠屁颠的走了。——————————————————————————

  四次,又被爆了四次……唉,兄弟们扎起,咱反爆回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