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篡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咏鹅(上)

篡唐 庚新 2765 2010.03.03 16:38

    回到营地,郑世安和张仲坚都还没有回来。

  郑言庆找了几十个人,腾空了一辆马车。别看他年纪小,但看在郑世安的面子上,郑家人对他也是言听计从。而张仲坚那边就更简单了,孙思邈吩咐下去后,张家随员莫不遵从。有时候,声名就代表着地位,孙思邈的名声,令人不敢小觑。

  言庆换了一身衣服,就跑到了孙思邈的车上。

  对孙思邈所说的引导术,郑言庆很感兴趣。而孙思邈呢,倒也不矫情,让言庆坐下后,从随身的行李中取出一卷竹简和一张绢布。然后,他把绢布铺在车板上。

  “十年前,我在太白山(今陕西郿县)学道,于偶然间寻得一处洞府,在里面找到了南朝时陶弘景真人所遗留下来的引导养生图,并《神农百草经》共廿八卷。

  我自幼好岐黄,曾为此而散尽家财。当时得此,甚为欢悦,故而刻苦练习,十年有成。这绢布上是我拓印的引导图,共一百零八个动作。陶真人有留言,这一百零八个动作,尽是上古真人仿天地生灵,而创出的修炼之法,今就传授于你。”

  听上去,非常玄幻啊!

  郑言庆低头看去,暗自点头。

  对于古时候的养生引导术,他也略有所闻。

  后世,人们曾经在马王堆出土的文物中,发现过两汉时期遗留下来的千年引导术。当时还有出版社就此,而出版了一本图解书籍,郑言庆曾买过一本。只是由于工作的原因,他也没时间仔细查看,更不要说按照那书中所说的去练习模仿。

  如今听药王一说,言庆方知这引导术,所言不假。

  成仙,郑言庆已经不再去想。但根据孙思邈的说法,这种引导术有强健筋骨,蓄养真力的效果,并且还能够隐藏气血,不发力的时候,视之如普通人。如果练到火候,两臂可有千斤之力,且身轻如燕,耳聪目明。总之,这是一种了不得的功法。

  孙思邈爱好岐黄之术,所以更看重的是神农百草经。

  虽然他口说不懂搏杀之术,但过去几年中,他走遍名山大川,当然也有防身之术。

  “其实,我这防身之术,不过是把五禽戏和引导术融合在一起,以五禽戏为主体,而琢磨出来的一点小把戏而已。你如果想学的话,教给你也算不得什么事情。”

  “我想学!”言庆连连点头,但话锋一转,“孙先生,您不是要入川吗?”

  “我入川倒也不急于一时。反正这防身术不难,我在洛阳逗留几日,然后再入川。”

  郑言庆眉头一蹙,有些疑惑。

  “孙先生,您入川做什么?”

  “我入川……”孙思邈笑了笑,轻声说:“红尘纷扰太多,不适合修道,所以才准备入川,去峨眉求道罢了。”

  求道?

  郑言庆疑惑的看着孙思邈,有点不太相信。因为他从孙思邈的眼中,看出了一抹犹疑之色。每个人都有不得已的苦衷,想来孙思邈也如此,言庆不好再去追问。

  这时候,车外传来一阵喧哗声,是杜如晦带着他那宝贝石碑,回来了!

  孙思邈让言庆把竹简和绢布都收好,两人一起步出了马车。

  杜如晦脸上带着傻呵呵的笑容,甚至不肯离开车仗。后来还是孙思邈强行把他拉走,更换衣裳。

  言庆一旁看着,心里觉着好笑。

  虽说多出来这么一块石头挺麻烦,但看上去杜如晦似乎已经忘记了让他留字的事情,倒也是一件好事。

  他正准备回自己的车辆,郑为善却回来了。

  “言庆,郑管家要你过一会儿进城,到首阳酒楼找他。”

  “啊?”

  郑言庆一怔,“爷爷不是说,只休息半日吗?怎么还要去首阳酒楼呢?”

  “呵呵,那位大豪定要在首阳酒楼请客,郑管家也是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下来。老管家还说,若是方便,请孙先生一起赴宴……哦,我看还是由你去请孙先生吧。”

  郑为善也知道,似他这种地位,孙思邈未必会赏脸。

  莫说是他,就算是郑世安亲自相请,也不见得能请得动孙思邈。别看孙思邈是白身,可声名显赫,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呢。连皇帝都能拒绝的人物,又岂能是他或者郑世安可以请出来呢?倒是郑言庆,凭借一手全新书体,说不定能请出孙思邈。

  郑言庆点点头,看看这日头,也差不多到时间了。

  于是他又跑去找孙思邈,把事情说了一遍。孙思邈倒也爽快,马上就答应下来。

  “我也去!”

  杜如晦换上一件崭新的白袍,闻听之后,也要凑热闹。

  孙思邈笑道:“你就不怕你那宝贝,被人偷走?”

  “哈,这三临辟雍碑在我眼中是个宝,可在别人眼里,恐怕算不得什么。再说了,放在营地里,若是丢了的话,我就去找张三郎讨要,难不成还怕它跑了不成?”

  孙思邈连连摇头,看起来这杜如晦,却是赖定了张仲坚。

  ——————————————————————————————

  偃师县城并不大。

  但由于地处洛阳边缘,而这几年朝廷又对洛阳非常关注,甚至还生出过迁都的打算。

  开皇以后,关中屡遭天灾。

  隋文帝在开皇十年后,更三次率领文武百官就食于洛阳,也使得洛阳的地位愈发高涨。偃师是关东通往洛阳的必经之路,往来行人不绝,使之也越来越繁华喧嚣。

  首阳酒楼是偃师最好的酒楼。

  但和荥阳的观水阁不同,首阳酒楼面向所有人。

  只要你有钱,就能在酒楼中享用美食,聆听歌舞。若是觉得无趣,还可以找几个漂亮女人陪伴。反正这种事情,原本就算不得什么。越是遮掩,那就越是泛滥。

  郑言庆等人抵达首阳酒楼的时候,酒楼外已是车水马龙。

  门外的小厮快步上前,问清楚了状况之后,就立刻带引着郑言庆等人往里面走。

  所谓酒楼,其实就是一个大宅子。

  前院有一个凉亭,两边亭台楼阁,多是用以招待普通客人。

  穿过中堂,就来到了后院。俨然一座园林一般,假山流水,回廊曲径。两边还点缀有格式灯笼,加上顶部,有一个巨型火烛,把整个后院,照映得通通透透。

  这火烛的设计,和后世的火炬非常相似。

  据说假山内部都已经镂空,装有油柜。火烛通过油柜里的油燃烧,火油不尽,火烛不熄。差不多每隔一个时辰,就会有小厮添加火油,以保证油柜里的火油充足。

  郑言庆暗自惊叹,这首阳酒楼的老板,倒还真是别具匠心啊。

  后院又划分有十数个独立的楼阁,专门供给一些豪客使用。郑世安等人已经来了,站在楼外等候。言庆也知道,郑世安不是在为了等自己,而是看在孙思邈的面子上。

  郑世安的身边,尚有一老一少。

  所谓老年者,其实也就是四十上下的模样,生的非常精壮,相貌堂堂。

  “孙先生,这一位就是我家大公子好友,离狐豪商徐盖。”

  郑世安上前先是行礼,然后为那豪商引介。孙思邈只是微微点头一笑,也没有说话。

  这叫做矜持!

  别看孙思邈对郑言庆和颜悦色,那只是看对了眼儿而已。普通人,即便是郑世安,他也未必假以颜色。更不要说一个豪商……隋文帝虽鼓励商人,但商人的地位,依旧不高。孙思邈今日能过来赴宴,说穿了,还是看在郑言庆的面子上。否则,他根本就不会过来,更不要说和商人管家之流同席,那简直是跌了身份。

  “久闻孙先生大名,今日一见,实在是荣幸之至。”

  徐盖豪爽的上前行礼,丝毫没有不快之色。

  在徐盖身后,还有一个十岁上下的少年。一袭白衫,眉清目秀,看上去非常文静。

  “这是犬子世勣……世勣,还不见过孙先生。”

  “孙先生,徐世勣有礼了!”

  郑言庆跟在孙思邈的背后,和杜如晦站在一起。一开始,他倒是没有留意那少年,可是闻听徐盖介绍,他先是一怔,心里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目光随之一凝。

  这个少年,就是徐世勣吗?

  ——————————————————————

  今日只有两更了!

  呼,给点收藏和推荐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