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篡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麻烦来了(下)修改版

篡唐 庚新 2670 2010.03.03 11:26

    孙思邈似乎有话要说,但欲言又止。

  他看了看郑言庆,想是觉得言庆年纪还小,所以也没有询问,倒是让言庆多少有些失望。

  “此去不远,就是东汉灵台,何不前往一观?”

  杜如晦连忙点头,表示赞成。

  东汉灵台,是东汉时期观测天象的所在。著名的天文学家张衡,曾在此为官,并发明了浑天仪。到西晋时,灵台上为司马氏所使用。只是如今也和太学一样凋零。

  郑言庆前世曾参观过灵台遗址,说句实话,兴趣不算太大。

  但既然孙思邈提出来了,而且杜如晦也表示赞同,他自然不好拒绝。这古人的雅兴可真不浅!言庆心里嘀咕了一句,随着孙思邈转身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候,身后杜如晦啊的一声惊叫,只见孙思邈猛然松开了言庆的手,郑言庆也没有看清楚,孙思邈是如何移动,紧跟着就看见孙思邈出现在杜如晦的身边,伸手将他搀扶住。

  “脚下泥泞,小心一点。”

  孙思邈说完,又回到了郑言庆的身边。

  言庆的眼睛瞪得溜圆,这孙思邈莫非也是个高手吗?

  他习练降龙功以来,耳聪目明,较之常人的视力强上许多。可在刚才,居然没有看清楚孙思邈是如何到了杜如晦的身边。难不成,传说中的药王,是绝世高手?

  想想,倒也没什么奇怪。

  孙思邈在后世虽以《千金方》而被称之为药王,可另一方面,他还是一个道士。

  他著《千金方》的目的,是为寻求长生之术。炼气养形,有一身好功夫倒也不值得奇怪。似乎觉察到了言庆的心思,孙思邈微微一笑,轻声道:“我对搏杀之术,并不精擅。然而自学道以来,。修习引导之术,勤练五禽戏,倒是略有所得……言庆你既然习练武艺,我倒是可以把这引导术和五禽戏教你。虽不能长生不老,但强身健体,增长力气,却有奇效。”

  郑言庆闻听,喜出望外。

  朵朵离开之后,他就没有了一个可以指导他练功的人。

  虽说孙思邈不擅搏杀之道,可是若能学会他的引导术,倒也是一桩好事情。

  这时候,杜如晦也站稳了身子,嘴里嘀嘀咕咕的说:“刚才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

  说着,他低头看去。

  就见残砖断瓦中,似有一块石碑凸出一角。

  想来刚才就是被这石碑绊了一下?郑言庆倒是没有在意,可杜如晦却来了精神。

  “孙先生,你看这是不是一块石碑?”

  孙思邈拉着郑言庆的手,走过去看了看,“有点像……如晦,你莫不是以为……”

  “说不定,说不定哦!”

  杜如晦目光灼灼,有一种很炽烈的光采。

  郑言庆一开始没明白他和孙思邈对话中的含义,可看杜如晦现在的模样,似乎明白了。

  这家伙喜好碑帖,恐怕是认为,这块黑乎乎,看似石碑一样的东西,是汉魏遗留下来的石碑?只是,他赤手空拳的,又如何将石碑从地中取出来?如果真是汉魏石碑的话,这玩意儿至少已经埋了三四百年,想要取出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可惜了,要是张大胡子在,能省不少麻烦呢。”

  杜如晦围着石碑转了三圈,自言自语道:“那家伙力气大,一定能把石碑挖出来。”

  郑言庆忍不住笑了,孙思邈也是连连摇头。

  合算着,人家堂堂扬州首富的三公子,就是给你当苦力的命吗?

  “取出来倒也不难,可问题是,如果石碑过大,你怎么弄回去?”

  孙思邈一旁开口道:“我先说清楚,我可不会当你的苦力,小兄弟也不会……你自己搬回去,我就帮你把这石碑弄出来。”

  杜如晦眼睛一亮,“没问题!”

  “那你先在这里,把碎石清理出来吧。”

  孙思邈说完,拉着郑言庆走到旁边。杜如晦二话不说,把手中的竹伞也丢弃旁边,蹲下身子清理碎石。他穿着一件藏青色的大衫,很快的,就沾满了泥点子,看上去非常狼狈。

  “这家伙可真的是……”

  “孙先生,您和杜大哥很熟吗?”

  孙思邈摇摇头,“我和他是在衡山相遇。当时这家伙就围着岣嵝碑打转,如果那不是那块岣嵝碑太大,太重的话,我估计他真敢把那块石碑从山上给背到山下。

  后来我们和张三郎相遇,正好顺路,才一路过来。

  按理说,昨夜本不会错过宿头。可就是这家伙在路上磨蹭,所以才会和你相识。”

  言庆说:“杜大哥,看样子可真是好这碑帖啊。”

  “何止喜好?简直就是痴了……

  依我看,他比那欧阳询和智永还有痴几分。只是他这年纪,不免有玩物丧志之嫌。”

  言庆知道孙思邈话中之意,但却不好评论。

  这时候,杜如晦大声叫喊,说是已经把碎石清理出来。孙思邈应了一声,把竹伞交给了郑言庆,然后迈步走上前去,撩开了衣襟,单手拖住了石碑一角,双脚猛然一沉,紧跟着手臂用力,就见一阵泥沙飞溅,石碑被他硬生生从土中掀了出来。

  郑言庆倒没有去在意那块石碑,而是惊讶的看着孙思邈。

  这位传说中的药王,看上去瘦瘦弱弱,似乎并不强壮。没想到,竟有如此神力?

  而杜如晦则是一脸欣喜之色,扑过去,用手轻轻摩挲石碑上的泥沙,也不顾的雨水滴落,他眯着眼睛,仔细辨认。片刻后,杜如晦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手舞足蹈。

  “三临辟雍碑,竟然是三临辟雍碑!”

  石碑体型巨大,大约有三米多长,一米多宽的样子。

  郑言庆大约估算了一下,这块石碑至少也有千斤左右的分量。无比震惊的向孙思邈看去,言庆暗自咋舌。这就是传说中的绝世高手吗?如此神力,真世间罕见。

  而孙思邈,也有些吃惊。

  不会吧,这家伙运气真的这么好?随便摔一跤,就能挖出一块三临辟雍碑来?

  三临辟雍碑的全称,应该是《大晋龙兴皇帝三临辟雍皇太子又再莅之盛德隆熙之讼》。全采用隶书所做,为西晋威宁四年(278)十月廿日所立,碑阳三十行,每行五十五字;碑阴四十四行,记载着晋武帝司马炎和晋惠帝司马衷前后三次会见太学师生的事迹,共一千五百余字。

  郑言庆对这块石碑有一点印象。

  因为这块石碑,于后世1930年在洛阳金村镇出土,后来收藏于洛阳博物馆里面。

  言庆前世在两市间的交流学习时期,亲眼见过这块石碑。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一次偶然的踏青游玩,居然提前一千四百年,见到三临辟雍碑。

  “真是三临辟雍碑?”

  “没错,没错……我见过它的拓文,绝对不会错的。”

  虽然石碑大部分被污泥所覆盖,但裸露的地方,却是字迹清晰。

  孙思邈苦笑道:“如晦,你不会是想要把它给带走吧。”

  杜如晦趴在石碑上,瞪着眼睛说:“为什么不可以?这是我发现的,它就是我的!”

  “可这玩意儿,至少也有一两千斤的分量,你怎么带走?”

  “哦,这个嘛……”

  杜如晦眼珠子滴溜溜打转,片刻后说:“很简单,反正大胡子人多,让他想办法帮我运回去就是了。”

  孙思邈连连摇头,“张三郎未必会同意吧。”

  “我不管,我不管!”杜如晦此时就好像一个小孩子似地,“反正我要把它带回去。

  再说了,这东西既然已经出土了,如果不妥善保管的话,说不定会有损伤。我带回家中,妥善保管岂不是一桩美事?这样吧,咱们这就回去找大胡子商量一下。”

  “你啊,简直要疯魔了!”

  孙思邈也无可奈何,扭头对郑言庆说:“言庆,我们回去找人,让这个疯子守在这里好了。”

  郑言庆倒是无所谓,于是就点头答应。

  也许真的弄错了?

  眼前的杜如晦,哪有半分郑言庆想像中的名臣风采,甚至让人感觉,他就是个大麻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