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道侣全是仙家密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四章 这长老,好弱

我道侣全是仙家密探 墓涂 2241 2020.09.13 12:10

  23:06——23:07 我是最有耐性的,等待猎物,步入陷阱

  23:07——23:08 我很有耐心,我很有耐心,等待猎物,步入陷阱

  .........

  24:01——24:02 忍耐,忍耐!

  24:02——24:03 忍耐!忍耐!

  .......

  24:45——24:46 主动出手,一击必杀!

  “小子!死!”

  一道满是压抑的吼叫,空气嗡嗡震动,一股凶煞之气从正前方袭来。

  埋伏的长老再也忍不住,突然出手了。

  方角早有准备,他这几个小时,除了调息外,就盯着对方的计划了。

  身形微斜,飞剑出窍。

  铮!

  剑影直接撞击在拳头上,此时方角身形一斜,借助飞剑压制,直轰而出。

  对方也不含糊,对方角拳剑相击,反而比进一步。

  一手直撞飞剑,另一手化为抓状,向方角拳头抓来。

  从一开始,他早看出方角不过易筋境。

  嗡!嘎吱!

  前一声是飞剑通过对方手臂,插入肋骨。

  后一声则是对方手爪捏住方角拳头的骨折声。

  “不可能!”

  对方眼瞳睁大,看着自己骨折的手指,仓惶向后退去。

  此时方才看清楚,对方比自己高出一个头,肩膀极宽,一张国字脸上带着一条条醒目的伤疤,甚是吓人。

  对方全身而退,方角也有些震惊。

  飞剑之威不需多说,刚刚他那一记拳头,可是隐隐动用了修罗之力。

  若是外门子弟,整条手臂早被轰碎了。

  而对方只是略微骨折。

  这层次,起码易筋层,更或者锻骨层。

  “小子,死来!”

  对方稳定身形,低喝一声,身形如若一团黑色飓风,跳到高空,脚腕上的修罗之链成了武器,只向方角脖子缠绕而来。

  这若缠上,他那小嫩脖非断掉不可。

  【起飞】

  身形一跃,落在飞剑之上,在毫无借力的情况下,瞬间拔高了三尺。

  这种突兀垂直提升,显然出乎长老余料,那封锁方角的修罗之链,径直从方角落脚点穿了过去。

  “呵呵,小子,太嫩了!”

  长老突然笑出声来,刚刚落地,手掌托着地面,倒立之态。

  两手托着地面一转,整个人如同陀螺般转起来。

  这般转动掀起的风浪,将黑木上的麻油卷了起来,那一滴滴麻油,如同子弹般打上天空。

  这番攻击,方角眼前一亮。

  这长老没用憨劲,而是借助地利,发动攻击。

  若是让着麻油沾在身上,那真就是板上鱼肉。

  【飞剑·急速穿梭】

  只见方角身形瞬间划出一道‘之’字形光影,快速闪现。

  每每这些油脂未曾到,方角已躲了过去。

  “不可能,这是什么剑法?”

  地下不断盘旋的长老惊声叫道,动作却有些慢了。

  这却不是剑法,实在就是基础功。

  同门便教导过方角的急速穿梭之术,只需让人在下方不断投射石子,便能大大提升穿梭效率。

  这油脂比起训练时的石子,不知慢了多少倍。

  可就在方角躲过一道油脂时,一道庞大的身影骤然而至。

  在未反应过来的瞬间,直冲胸口。

  砰!

  整个人倒飞而出,在空中翻转数个筋斗,才面前停靠在飞剑上。

  “哈哈,小子,你一个魔修给我卖弄飞剑,看不起人吗?”老者握着自己的拳头,哈哈笑道。

  “哦,飞剑不行吗?”

  方角拍了拍胸口刚刚被击打的位置,淡淡笑了起来,随着笑声,只见方角的拳头渐渐变为淡红。

  这沫红色沿着手臂攒射而上,半截身躯都被染红一般。

  这诡异的变化让老者心神一紧,“气息不一样了?”

  突然方角向前一扑,如同一头老鹰般贴到了长老身前。

  长老显然未曾预料到对方会近身搏杀,在微微一惊的同时,又暗暗一喜。

  他修为本就比方角要高得多,近身搏杀极占优势。

  手若鹰爪,直抓方角后背。

  一捏一爪间,手上却空空如也。

  咚!

  一记猛拳,如同大锤般,直击胸口。

  一口气闷在心里,差点喘不上来。

  “这小子,力气好大!”

  咚!

  这次撞击越发厉害,如同大鼓,直踢在后颈上。

  如若不是锻骨有成,这一下他脑袋非得搬家。

  慌忙转身,正迎面而来一记后脚,他能清楚看到那松花底的鞋垫离自己只有一个手指头的距离。

  砰!

  嘎吱!

  鼻梁断了!

  锻骨厉害,可他鼻梁上的骨头却是没好好锻造过。

  鼻梁连带着眼眶,眼眶牵扯着头颅,嗡嗡只响。

  本想晃脑袋,就在一瞬间,却下意识的不行,本能抬起手落在耳朵处。

  砰!

  正巧挡住了直击要害的一击。

  本要庆幸

  啊......

  下档处似被剪刀夹住了,整个人叫着直接蹦了起来,疼的更是老汉直冒。

  “小子....你阴.....”

  这样的疼痛他算是彻底清醒了,可清醒的后果是他知道这小子有多恐怖。

  速度!

  力量!

  这两方面都不是对手,暴雨般的攻击,根本不给一丁点反应的时间!

  他这是埋伏了一个什么样的妖孽?

  此刻,他忍不住怀疑起自己来。

  莫不是是人家在埋伏他。

  “小子,你在正门地榜上排名第几,老子今天就是折在你手里,也算不冤了!”

  长老喝了一声,可根本没有回音。

  只听的耳畔飕飕声不绝,天空中更是光影闪烁。

  狠人!

  这绝对是个狠人!

  可他不怕!

  以不变应万变!

  只要让他逮住一次机会!

  一次机会即可!

  攻击自己的一瞬间!

  把握住着一点点的机会,他就能绝地反击。

  来了!

  光影过来了!

  近在咫尺

  就这一秒钟......

  砰!

  他挡住了!

  “你....小子.....死吧.....”

  双手死死卡住对方手臂,头颅向后一倾,随即如同铁锤般砸了过去。

  他的头比铁锤还要硬!

  可就在砸过去的一瞬间,他看到对方突然变了。

  黝黑色的头发瞬间血红,在那血红中夹杂着一道道玄黄色。

  砰!

  好硬!

  唯一的感觉,随后整个人便不受控制飞了起来。

  “不可能!”

  “他的头怎么可能比我还硬!”

  稳定身形,刚要反击的时候,只见一滴湿漉漉的东西滴在脖子上。

  立时

  一股从未有过的后怕袭上心头。

  麻油脂!

  他感觉麻木。

  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竟躺在黑麻树上,滴进脖子的正是一滴麻树油。

  他的嗅觉在断失,两条手臂开始不听使唤,舌头直了,最后整个人竟没了一丝知觉。

  两只眼睛瞪的老大,这次终于看清楚了他要埋伏的小子在干什么。

  正摸着头,一连迷糊,迷糊中还带着一股傻笑。

  “修罗战体,好强!”

  在刚刚一瞬间,他不过是激发了两个窍穴的力量,便将一个锻骨层度强者击飞了出去。

  刚刚。

  他可是没耍一点花招。

  纯粹对抗。

  若是三个窍穴的修罗之力全部激发,真不知要到什么地步。

  唯一缺憾的就是不过瘾。

  没有那种酣畅淋漓的出力。

  “这长老……好弱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