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道侣全是仙家密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二章 杀人手段好精致

我道侣全是仙家密探 墓涂 2227 2020.09.17 12:10

  果不其然,端茶倒水捏腰捶背的任务通通落在了罗老头身上。

  这位本是方角的随身管事,彻底成了洪小小和陈红叶御使的奴仆。

  方角却是没敢多嘴,就因为多了一句,探路的任务就落在他的头上。

  栖霞山到活死人墓虽只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可方角却明白了一个人生大道理。

  不要和女人讲理,尤其是女间谍。

  在认识到这个道理后,方角一门心思探路,闲下来也多方在修行上,偶尔哄一哄两个女间谍。

  还别说,真有收获。

  见方角探路辛苦,陈红叶特意指点了一下呼吸法门,这本普普通通的呼吸节奏法,方角结合《土诀》内的淬炼法运作,便觉得脚底像开了风火轮一般,大地之气嗖嗖嗖的往身体里面钻。

  等出了栖霞山,方角筋脉中已聚了起来发丝般的厚土之力。

  按这个节奏,三五个月就有望激发厚土之体了。

  两小时后,方角四人正式来到活死人墓的外围。

  活死人墓几乎完全占据了七公山整个后山,从栖霞山一直往东的一大片空地,都算是活死人墓的外围区域。

  这片区域,修罗夫妇种植了不少鲜红,绵延往东,直达活死人墓。

  这番美景,丝毫没有半分修魔的煞气,不过在这美景之内,不时能看到一些尸体残肢,残肢处还滋滋流着血液。

  想来这花林能够如此美景,和修士的血液滋润少不了关系。

  这片花林极大极广,没有半点障碍物可挡,且又是通往活死人墓的必经之路,正是一些解决恩怨仇杀的极妙之地。

  此地还有一个美丽传说,相传修罗夫妇双双坐化,临死都未能原谅对方,死后阴灵不散,每到月色正隆时,便会在这花林中游荡。

  至于那些有碍于花林美景的修士,自然会被阴灵扫荡。

  眼下这倒在地上的残尸,很有可能是阴灵所为。

  不过这等传说无非是给这片花林添上几分神秘,修魔者最不怕的就是这些散碎尸骸了。

  四人于花林中的小路前行,洪小小和陈红叶兴致很好,可突然两人抽了抽鼻子,皱起眉来。

  方角也捂着鼻子,是血!

  修罗战斗对鲜血异常敏感,他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血气,就在花林的正前方。

  而且,血气很新鲜。

  方角赶忙跑过去,只见一堆鲜红的花卉中正散落着一截一截的残肢,显然是被某种某种利器生生切割开的。

  而且切口还异常新鲜。

  这些切割后的血肉在花瓣上不断摇曳,鲜血顺着花颈流入花卉内部,没一会儿便干瘪了。

  “是魔道的手段!”洪小小走上来说道:“不过却判断不出是何人气息,但此人武力极强!”

  陈红叶认可点点头:“决然不是我等试炼子弟。”

  这话一出,方角立手皱起眉来,陈红叶的判断精准度方角是体验过的。

  “你是说这里不仅我们这些试炼者?”

  陈红叶笑着点了点头:“方角,别忘了交代的任务,让我们活够七天,若是简单的话,我们随便找个角落呆上七天就得了。”

  方角这才回过神来,今天应该算是过了一天,可想想现在的情况,除了见到洪小小在杀人外,试炼没有半点区别。

  再次看了一眼碎肉,切口平滑,大小一致,明显就不是他们这个层次所能具备的。

  可到底是谁,现在却一无头绪,莫不真是上古修罗的阴灵在此盘踞吧。

  咚!

  突然,正东方处传来咚的一道声响,似击鼓声。

  方角莫名,其他三人也诧异不解。

  声音清脆,就仿若在耳边一般,但正东方却是没半点东西。

  咚咚咚咚!

  声音突然加剧,四人齐齐瞪着已渐渐黑下来的夜色,却不知何时,在夜色中多出一抹特别的黑点,正从天空处向他们激射而来。

  “小心!”方角率先挡在两女身前。

  罗老头早已驾驭飞剑飞起,保持警戒。

  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方角这下看的明白,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而是一个人。

  确切的说是半个人。

  从腰部以下断开了。

  砰!

  擦过四人的头顶,落在不远处的花林中,正好在那碎尸块的中间。

  “呜呜…..”

  微弱的低吟声传了过来,方角警戒,这人还活着,连忙奔跑过去。

  可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头皮几乎要炸了。

  下半截完全被切割掉,即便仅存的上半身也是布满了一道道纵横相间的刀痕,宛若星罗棋盘般,形成一个个大小均等的方格。

  从正面只穿后背,血液正顺着刀缝缓缓流出,滴落在碎片上。

  这人…..

  已经被切碎了。

  可还在呻吟,还在拼命的想要活下去。

  “这….怎么能活?”罗老头难以置信的问道。

  “太快了!”洪小小说道:“如果一个人刀够快的话,那么即便已经完全切破了对法喉咙,对方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方角下意识的看着远处的天空,如果洪小小没说错的话,这个人的刀要快到什么地步。

  不但将人切割成大小相同的均等块,还飞了这么远的距离,落在花丛中仍还保留着生存的意识。

  方角不敢想象,这已完全超出他的认知。

  “出…出来….了吗…天….我又看见天…..”

  他身上的肉块在分解,但却感觉不到半分的疼痛,相反脸上带着一丝解脱。

  这个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才会有这般神情啊。

  方角心痛,心痛的是这个时候自己无能为力,即便他是修魔的,他宁愿直接斩掉对方脑袋,也不想被这种生生肢解。

  “喂,说话啊,到底是谁?你遭遇了什么?”罗老头在快速的逼问。

  方角知道,对方已经不可能说话了,他的眼瞳已开始涣散,只需要几秒钟,便会正式和这个世界告别。

  不过,他还能给自己提供一点讯息,趁还有一点意识,能够将以前的计划反馈出来:

  凌晨:奔跑

  上午:奔跑

  下午:奔跑

  突然,计划表消失了。

  方角愣了,这个人计划是混乱的,更或者说没有计划,只是依靠自己的本能行事。

  但本能中所拥有的只有一项,奔跑。

  他一整天都在向前奔跑。

  到底是什么东西?

  咚!

  那铜鼓般的声音又出现在耳边,但这次不一样,在铜鼓的后面,是一道呜呜的低吼声,仿若一头受伤的老狼躲在寒风中低吟。

  即便声音已淡去,也似在耳边徘徊不散,似已完全植入骨髓一般。

  “在东方!”洪小小说道

  “活死人墓的方向!”陈红叶同时说道。

  方角自然辨别得出,按照刚才尸体抛射的弧度,应该便是活死人墓无疑。

  “还去吗?”罗老头低声询问着方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