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双面之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突击

双面之心 暴走绵羊 6043 2005.08.06 02:15

    灯光亮起,照亮了漆黑的大房间,而房子中间,是一辆只有普通坦克三分之二体积的一台微型坦克,闪亮的银灰色外表让人一眼就看出,几乎是没有灰尘堆积,想必是天天都进行打理;履带的金属片向前散开,像是相当有利于抓地,而带动履带的八个轮,每四个一边,上面的前后突出,下面的内敛,由于体积较小,挨得比较紧;炮身很短,大概在两米以内,仓口的上方,是一门连射炮。不管怎么看,都是一流的机械师所制造出来的,难不成是洛伦的哥哥?

  幸零一直就觉得,洛伦在里面,一定收藏了什么,但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东西,大概因为这样,他才会说“让已故的人,所留下的寄托,来保护在生的人”。不是到了绝境,洛伦是并不愿意让他哥哥的遗物,成为战斗的机器。

  “MT-S100(原始版),高速移动突袭炮,有别于坦克,这是用有‘魔力之源’之称的水晶,作为驱动燃料;这个动力系统,是我哥哥的伟大构想,值得庆幸的是最后我还是把这个动力系统完成了。”洛伦激动的控制不了自己,幸零看到,洛伦的双眼,充满了激动与希望。他哥哥留下来给他的,和幸零自己不同,和很多很多失去哥哥的人都不同,是一颗闪烁着希望之光的心。

  “来,上去吧!”说罢,洛伦走到速移炮的旁边,整个炮仓向着前面移动去,直接露出了驾驶仓。“幸零,你也听说过吧,古代的魔法师们,经常利用水晶,或者黑耀石等制作出如法仗等各种各样的道具,而水晶就是作为他们魔力增幅用的东西,正是因为水晶或黑耀石等本身就蕴涵巨大的魔力。时至今日,水晶具有的魔力,已经可以转化为类似电的物质,而作为发电的原料,并且许多城市已经实现了水晶魔导发电。

  “克服了魔力反噬,魔导冷却,兼容性,释放控制,原料选择,结构构造,魔导转换,输出功率等问题,用兼容性很好的钨钢作为魔导反应堆的结构原料,然后把传统坦克的蓄电装置删除(共和****和主要反抗武装的量产坦克,都以电为能动力),用魔力纯度适中的水晶,直接导出魔力作为动力,再用水晶纤维作为导线。我发现,在螺旋状的条纹下,魔力流像电流一样,具有极高的稳定性,因此我就大量应用了螺旋导线结构,除驾驶仓外,使整个速移炮的体积降到最低!”

  驾驶仓虽小,但完全可以容纳两个人,幸零与洛沦分别坐了进去,一左一右,伴随着仓门的逐渐关闭,洛伦便问幸零:“愿意把性命交给我吗?”幸零已经没有退路,面对着没有任何力量个自己,她只能毅然的点头,因为他们的生命早已经因为这场战争而到达了边缘,没有了任何退路。

  “好!那么等下你就坐稳了!”仓门完全关闭了,驾驶仓内的设备随之启动,但驾驶仓并非密封,里面依然可以清楚的听到外面的声音,“高速移动突袭炮(速移炮)的优点在于速度高,射程远(直线射击可达1500KM),但这我只准备了四发250MM炮弹,还有为数不多的连射炮的子弹,而且每发一炮,炮身必须与驾驶仓平行,否则可能因反作用力过大,整辆速移炮翻掉;还有因为这它是直接用魔力作为动力,一旦被攻击到魔导反应堆,造成严重损伤,很可能会魔爆(即魔力受压迫程不稳定状而爆发,威力可大可小),到时候我们就完了!”

  “明白了,对了洛伦先生,你依然相信我吗?”

  “直接叫我洛伦吧,你说的相信……”洛伦想起不久之前,幸零曾经警告过,她知道敌人已经到达村子附近,甚至于对方的位置也知道,开始的时候他也半信半疑,直到现在,他依然无法完全相信,“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知道他们要来。”

  “听到的,从小,我的听力就异常的敏锐,无论很细小的声音,还是很远的声音,甚至连发出声音的位置,我都能听得到。所以等一下,你要相信我,我能判断出对方的位置和数目,还有避开炮击。”

  “好吧!既然你把性命交了给我,那我不妨把性命也交给你。我们冲了!”洛伦凝视前方,把动力开尽,速移炮迅速开动,直接把正前方的土墙撞开,从新回到了沙尘滚滚的战场。

  “前方二百米左手方向,有大概三,四十人的步兵。”幸零开始闭上眼睛,用听觉搜索危险。

  “明白!”洛伦操控起连射炮,对准了左手方向,数十秒后,政府军的士兵们还没来得及瞄准射击,连射炮“哒哒哒哒”几乎无简短的响声,夹带着子弹击中地面,石块的反弹声,还有士兵中弹的叫声,几秒内就已经把敌人通通射杀。

  “危险,右转!”此刻,一枚炮弹居然此刻击落在他们的左前方,而幸运的是幸零惊人的判断力,让他们化险为夷,“洛伦听好了,敌人的数目不多,总共有四辆似乎是坦克那样的东西,分别在十点钟方向一辆,正前方一辆,三点钟方向似乎有二辆,距离都在一千米以内,隐藏的树林里面。”

  “好的,提醒起我了,正好看到他们,四发炮中四辆刚刚好,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洛伦以一个急速转弯甩尾,巧妙的闪开了炮击,当滑动停止,竟然对准了其中一辆敌方的坦克,“你就成为废铁去吧!”一声炮响,强大的反作用力,即使是装上了强抓地力前齿履带(所以侧面可以滑动)的速移炮,也整辆后退了半米。而那颗炮弹,当然是实实在在的命中了敌方,爆炸响起,浓烟随之升起,这是对整个部队沉重打击的闷响。

  比起要调整射击弧度的坦克,速移炮在射程范围内的直线射击无疑是致命之伤,还不到半分钟,再有一辆坦克被洛伦击毁灭。而此时候其中一辆掩体较好的坦克上,士兵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队长,我们突袭部已经伤亡过半了,那辆东西,还不到五分钟就歼灭了三十多名冲锋手而二辆多功能重装坦克。”

  “没办法了,在这里只能坐以待毙,好久没遇到这么厉害的家伙了。”突袭部的队长是一位满脸横肉,光头,下巴和嘴全是胡子,肌肉相待发达的家伙,右臂上相当明显的伤疤,正是他久经沙场的最好证明,“两辆重装坦克一起出去,两面夹击,虽然它有很高的破坏力和速度,但那样必须要牺牲重型装甲,只要收窄它的活动范围,近距离围攻它,它就没办法了。”

  随即,二两坦克一左一右分散,饶着幸零与洛伦一边收窄包围,一边攻击;被这样麻烦的事情缠上,洛伦根本无法进行射击,单单是听幸零的躲闪方向,就已经让他忙不过来,哪还能有能力射击移动中的敌人?二辆坦克的包围越收越窄,再加上有村子的房屋掩护,洛伦和幸零也感到再下去一定会完蛋的。

  “洛伦,我有个办法。”幸零灵机一动,似乎想到了好办法,“我来预测对方的行动位移,你就听我说,瞄准对方的前面位置,这样提前射击,就可以打中了。”

  “那么就来吧。”

  “九点钟方向向左角度8。”

  洛伦迅速操控速移炮,一个侧划转,随即就是一炮,分扬的灰尘,在这一炮响起时,骤然散开,炮弹穿过前方土房的门口与窗口,直接命中了其中一辆坦克,并且立即爆炸。这一个突然进攻,让对方措手不及,但是还有一辆坦克依然没有解决。

  “四点钟方向,左角度13,最后一辆了。”

  “最后一发了。”最后一枚炮弹也发射了出去,本以为一定可以命中,但偏偏操控那台坦克的,正是久经沙场的突袭部队长,从刚才的那一发命中看来,他已经看穿了幸零与洛伦的意图,在千钧一发之际,居然闪过了这次攻击。

  “糟糕!”洛伦闷喊一声,咬紧了牙根,紧张的表情显露无遗,而在旁边的幸零也明白,四发炮弹都用尽了,又拿什么来击倒这辆坦克,“可恶啊!不行,一定还有别的方法,如果这就逃跑了,什么努力都白费了。”

  “洛伦它过来了!”

  躲过一炮,虽然突袭部队长并不知道洛伦有多少发炮弹,但是这么强的火力,绝对不可能进行连发,因此机不可失,随即冲向了速移炮。而洛伦刚刚放完一炮,要立刻启动调头跑,倒不如直接从对方的侧面闪过,这样一来还可以用连射炮对其进行攻击。然而谁知道,密集的子弹也随之而来,洛伦这才发现:“又是连射炮?那是重装坦克!”

  二者从侧面擦身而过,互相用连射炮对射,中弹甚多,但是明显速移炮的外表立刻破损了许多,甚至还冒出了一点烟,驾驶仓内,有些仪器更加是遭到损坏。洛伦意识到,这下情况就更糟糕了,说道:“同是连射炮,但是对方是重装坦克,装甲可要比速移炮坚固许多,再拼下去,肯定我们会首先完蛋,这下连主炮也用不了,可恶啊!幸零,你没事吧!”

  只见幸零捂住手臂,明显的流出了血,虽然看起来很痛苦,但是脸上缺始终压抑着,说道:“我没事,刚刚被子弹擦伤了,不用在意我,他又来了。”

  “难道真的没办法吗……难道……”突然,洛伦看到对方坦克的饶过,心里面闪过了一个念头,便说道,“看来我们还没到穷途末路啊,我们还有一发炮弹。”

  “还有一发?刚刚不是已经……”幸零觉得很奇怪,不禁问道。

  “这发炮弹,就是这速移炮。只要让魔导反应堆爆炸,威力绝对可以搞定那辆坦克”

  “那不行啊,这是你哥哥留给你的唯一东西。”

  “留下来,用来保护别人的武器,如果不能够做到这点,那么哥哥的寄托就没有意义了,等下仓门打开,我们就跳出去,然后尽力跑到民房里,爬在墙角下!”

  说完,幸零点点头,而洛伦就开着速移炮向着正面坦克冲去。突袭部队长明白,就算对方有炮弹,这么近开炮肯定会波及自身,而且凭这么小的体积,撞到重装坦克上也是绝对没戏。二者越来越接近,开始不断互射,而速移炮更是进一步损坏,也就是此时,仓门向前移开,洛伦与负伤的幸零同时跳了出来,迅速跑到民房内部。没几秒钟时间,二辆战车都撞到了一起,此刻更加让突袭部队长惊讶的是,重撞坦克居然被推了起来,整辆被比只有自己体积三分二的速移炮抬了起来!

  “笨蛋,速移炮装有高抓地力的履带,以高输出率的魔导反应堆为动力引擎,要把你这种充电的量产坦克推起,简直易如反掌。”洛伦拿出了一只枪,开始对着魔导反应堆射击,然而满头的大汗也让人明显看出,如果反应堆损坏过大,造成的魔爆过于强烈,很可能连自己和幸零也一起波及。一枪,两枪,三枪……

  剩下就是一声巨响,所有烟尘散尽,附近的房屋似乎已经没有一件是完整的了,然而废墟中,洛伦推开了压在头上的碎石头……很幸运的,魔爆的威力并不算大,速移炮已经烂得不成样子,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坑,而那辆坦克更加是炸飞到几十米外的地方。

  “幸零……幸零!幸零!”洛伦慌忙的在废墟中搜寻幸零的下落,使劲的搬动着幸零附近的石头,直到听到一声“哎!”,追着声音望去,幸零使劲撑开了几块石头,接着又捂住受伤的肩膀,苦笑着望着洛伦。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啊对了,先包扎伤口吧。”

  “呵呵,我才没那么容易死掉,哥哥还等着我找他呢。”

  洛伦也微笑了,马上在已经变成废墟的村子里寻找是否还有纱布,或者没有死的人,虽然找到了纱布,但似乎已经没有活着的人。洛伦检查了幸零的伤口,幸好的确是擦伤,虽然伤口有点深,流了不少血,但最少没遗留弹头,也让他能安心的包扎。洛伦为幸零包扎的时候,幸零问道:“是不是大家都已经……”

  “嗯……”洛伦犹豫了一下,然而已经无法再隐瞒什么,“是的,已经没有活着的人了。”

  “这样啊……”幸零内心又是一阵隐约酸楚,但脸上依然保持了一丝平静,“而且,你哥哥留下的速移炮,也烂了。”

  “不过,我们都还活着,已经足够了。好,包扎好了。”洛伦把纱布绑上了一个结,“有些事情,我们改变不了多少,既然还活着,那就老老实实活着吧,我们已经尽力了。”说完,洛伦把一只手枪丢给了幸零,幸零接过手枪,迷惑不解的望着洛伦。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离这里最近的城市是圣杜伦斯堡,全国第三大城市,一个以盛产水晶出名的地方,假如你哥哥和你失散,恐怕最有可能是到了那里,不过那里的政局好像不大稳定啊,不过也罢,顺便投靠下我大哥丹伦也好。”

  “啊?你大哥?不是已经……”幸零瞪大了眼睛,更加迷惑的看着洛伦。

  “哎,没和你说,我有五个哥哥,死掉的是我最尊敬的二哥马克伦,而且我五个哥哥全是做机械师的。”说罢,洛伦便大踏步的向前走去,幸零倒是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天才会想得到,他居然有五个哥哥……

  “不过,弘零哥哥现在怎么样呢?”幸零握紧了手中的手枪,放到了地上捡到的一个小包里,快步跟上了洛伦,“希望有一天,能让我来保护弘零哥哥。”

  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未来却像是不容许这样美好的愿望存在,相比起继续踏入流浪的幸零,弘零已经基本康复,留在了第六军直属研究所,并接受了蓝希特少佐给予的名字贾兰迪作为称呼,虽然他本人非常讨厌这名字。

  医疗间内,弘零身上的绷带已经完全拆了下来,他换上了军装制服。整件衣服是灰,黑为主色的长杉,领边和袖边还有缝纫边都是黄色的条纹,中间的钮扣一直下来到底边,都是一条灰色的色带,其余则是黑色。

  “衣服换好了吧,跟我来。”蓝希特突然推开了门,没有等医生敬军礼,就喊到弘零,随即就离开了房间,弘零也没说什么,便跟着蓝希特走出了医疗间,一直跟在他后面。

  “你要知道,虽然这里是作战研究所,不过你们还算是半个军人,一切都讲求军事效率。对于每个新来的人,我都会亲自带他到他的宿舍。”弘零跟在蓝希特的后面,但蓝希特尽管一眼也没看弘零,弘零却觉得似乎自己一切都逃不开对方的监视,甚至觉得不是自己不想说话,而是他那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使他难以说话!

  “在不定的时候,我们会挑选出一些人成为正式军人,并且直接授予中尉的军衔,直属我指挥,所以你想从这里堂堂正正出去,就好好表现给我看。你的宿舍是二人间,和你住的是几年前就到这里的人,他名字叫罗·伊政。”

  此时,蓝希特带着弘零走到了一间宿舍前,把门打开了,宿舍的里面有两张床,和两套桌椅,两张的被铺都摆设的相当整齐,房子和桌椅也是一丝不苟。其中有个穿着和弘零一样的浅黄色短发少年,正坐在床上,看到蓝希特进来,立刻行了一个军礼,但脸上却是始终笑着。

  “罗伊政,以后贾兰迪就和你一起生活。”蓝希特转头,把弘零引了进来。

  “咦?少佐,他长得好像女生哦。”罗伊政依然是保持着笑脸,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弘零,那种奇特的好奇心,似乎完全让弘零意想不到,不由得感到这个叫罗伊政的人,摸不透。

  “人不可貌像,你们好好沟通下吧,训练是明天开始,好自为之。”蓝希特依然没有看他们一眼,随即准备离开宿舍。

  “慢着,蓝希特。”一直没有开口的弘零,突然说起话来,这不但让罗伊政刹时间惊讶起来,而且一直没有正视弘零的蓝希特,这回居然也用那双冷冷的眼看着弘零,当弘零回过头,又是一句让蓝希特意想不到的话,“你就睁大眼睛看吧!”

  “哼呵呵……”蓝希特脸上又一次出现冷笑,冷笑中更带有一点刮目相看的感觉,“在我第一次带到宿舍的新人,能够在我离开前,对着我说话的,你还是第一个!”说罢,蓝希特的视线,离开了弘零,也跟着离开了他们的宿舍。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