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双面之心

双面之心

暴走绵羊

  • 玄幻

    类型
  • 2005.07.23上架
  • 2.92

    连载(字)

1318位书友共同开启《双面之心》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燃尽的火,四散的烟

双面之心 暴走绵羊 4185 2005.07.23 22:44

    “如果我不能再保护你,那么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我能够再保护的东西,哪怕只是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东西的借口……”穆弘零在日记上,写下了这么一句,他轻轻的叹息了一下,便把日记本合上,收到了破烂的衣服里。

  这里是一个山洞,约摸有三米高的样子,篝火像是喘息一般的在燃烧。围在四周的,都是同一个村子的难民,他们大部分都是因为在反抗军和政府军的战斗持续升级的迫使下,离开了家园,有的甚至连家人都失去了。弘零和幸零两兄妹,早已经在战火中,失去了家人,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跟随着难民队,四处流浪。在这个纷乱的年代,像这样的难民群,也许根本找不到容身的地方。

  妹妹幸零,一直搂在哥哥身边,早已经入睡了。也许是因为双胞胎的关系,他们长得是一模一样:略为浅色的头发,因为长期行走劳累,显得苍白的肤色还有瘦弱的身躯,略带深红色的双瞳……在晃动的篝火旁,哥哥弘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静静的抱着睡着的妹妹——他认为世界上最后值得保护的东西。

  然而,不单是他们没有作声,在这夜幕笼罩的山洞里,篝火的四周,也没有任何一个难民作声,他们要么啃着树根等充饥东西,要么呆呆的看着篝火,静得是只有山洞外的兽鸣声,沉重的气氛,压抑着整个山洞内部……这种无声,倒底是忍受,还是接受?

  “孩子!孩子!……”一位母亲在呼唤着怀中的孩子,但那孩子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大概已经不行了。看着那位母亲伤痛欲绝的表情,弘零依旧是冷冷的眼神,然而内心却是一阵酸楚,因为这样的事情,他早已经看惯,然后却无法习惯,在这个国家,这个时代。

  米帕联邦共和国内,出现许许多多的反政府武装部队,有人说是因为总统的独裁,残暴,滥杀无辜,剥夺人权;也有人说是因为反抗军想政变,想闹独立,分离国家……然后在这个领土横垮近四分之一个世界的巨大国家之中,没有矛盾是不可能的,要说谁对谁错,也根本没有办法能说得清楚。这场内战已经打了近三年,没有人记得是怎么开始的,也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牺牲,投入了多少金钱,也许很多的人都像这些难民一样,只有一个想法——怎么才能活下去。

  怎么样活下去,这个问题,对于弘零幸零来说,已经不是一天两在考虑了。这是一个混乱的年代,他们甚至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死的,是被山贼,政府军,还是反抗军?他们完全不知道,当他们看到父母的尸体,他们便是父母被双手吊在一棵树上,身上中了十多枪,还有刀伤,甚至是烧伤(魔法)……

  弘零记得,八年前,幸零就在那天,用那柔弱的,沾满灰尘的双手,无力的拉着母亲的手,不断的哭,而母亲的血,也顺着她的小手,像绳子一样,缠绕着她,使她久久的不肯离去;而弘零在把父母的尸体放下来后,眼泪也不住的滴在他布满鲜血的双手——他在为父母挖着坟……那次之后,他们便没有再哭过,因为哭了,他们便承认自己的脆弱,因为人总是害怕自己脆弱。

  望着红红的火,弘零也渐渐觉得困了,毕竟已经走了一天的路,虽然勉强挖出了几个土豆,算是填饱了自己和妹妹的肚子,可这样的生活,哪天不会觉得累呢?正当他要合上眼的一刻开,一个枪声响起了——那是将要改变一切的前奏。

  “哥!”幸零一听到枪声,立刻惊醒了。

  “麻烦的事情又来了,幸零,走——”弘零拉着妹妹,赶紧寻找远离枪声的方向,因为此刻,更多的枪声也响了起来,而且离山洞似乎很近。所有人都没有选择,如果不逃的话,就算没被误杀,被哪一方面的人抓倒,估计都不会有好结果。然而在混乱之中,已经有几个人中枪倒地,山洞前一片血泊,其中那位抱着死去的孩子的母亲,在弘零与幸零的面前,头部中了一枪,摇晃了一下,瞪大着眼睛,怀里死去的孩子依然舍不得放开,就这么躺了下来……而晃动的篝火也在混乱中熄灭。

  几十名难民和弘零幸零一起,绕着山,逃到了山后,四周是漆黑一团,大家都没有任何照明的东西,只能勉强靠月光,摸索着前面的路。

  “幸零,现在枪声大概离我们多远?”哥哥弘零走在前面,拉着美美的手,摸索黑暗着前进。

  “应该……”幸零闭上了眼睛,细心的听着身后不断响起的枪声,“应该有好几千米了,估计他们是追不上我们的。”

  包括弘零在内,所有的难民都松了一口气。对于这对双胞胎,大家都是很在意和离不开他们的,不是因为他们没有父母,或者长得很像,样子又清秀,而是因为他们总可以为所有的人,带来生存的一点希望。就像是妹妹幸零,她有着超乎寻常的听觉,甚至能听出对方的具体位置,她的听觉,便是所有人逃避追捕和战乱的最佳工具。

  月光,渐渐的被一层乌云所笼罩,本来就昏暗的森林,更加的昏暗,几乎已经没办法再前进了,于是所有人只好停下来休息。

  休息之中,弘零发现,幸零总是心虚不宁的看着远处黑暗的地方,于是就问:“幸零,那边到底怎么了?”

  “啊……我也不知道,我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但是好像总有些不对劲……”

  “会不会你太累了?所以变得精神紧张起来?”

  “也许吧……”幸零靠在了弘零的肩上,“哥哥,我想问,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死了,你会怎么办……?”

  “笨蛋,那不可能,”弘零微笑着,看着幸零,“我可以放弃所有,唯独是你,你是我最后值得保护的人,不管任何的情况,我都不会让你死掉的。”

  “谢谢你……哥……”幸零也泛起了微笑,她记得,那是她最信任的哥哥,第二次和她说这句话。曾经在八年前,他们一同目击死去的父母时,弘零就曾经对她这么说过。对于她,世界上已经没有比弘零更值得信任和依赖的人,然而她并不知道,在将来的变数……

  猛然间,幸零再一次盯住了那个黑色的远处,而且,脸色越发的苍白,恐惧感突然像泉水喷发一样涌上了心头——“哥!爬下!”幸零使劲的把哥哥一起拉到扑在地上,一团红色的巨大火球,在他们头上略过,并且在附近爆炸,整个林子也瞬间燃烧起来,那些反应不及的难民,就这么被活活烧死。

  “火……火球!连魔法师都出动了!这群天杀的!幸零没事吧?”

  “嗯,幸好……只要哥哥没事就好了。”

  “傻瓜,我宁愿自己有事,也不能让你出事啊。”弘零拉起了幸零,赶紧逃离了火海,哪知道才刚刚跑了没几步,居然不幸的碰到了两名反抗军的武装份子!“糟糕”两个字立刻出现在弘零脑海,因为对方居然举起了枪,对着自己,这样一来,如果他们开枪的话,不但弘零自己会死,就连幸零也会受牵连!

  “他们可能是政府军的探……”其中一个反抗军,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他又似乎没机会说完,当他察觉到,弘零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们两把枪口按了下来,他们就连话也还没说完。

  “你们……没机会。”也就在两名反抗军刚开始懂得恐惧的时候,弘零居然直接用手,飞速的刺穿了两名反抗军的吼,血也就飞渐到弘零冷冷的脸上。弘零和幸零不同,有些时候,当他把自我感情封闭,杀一个人,可以在一瞬间,用任何的东西,而且像是理所当然,毫无感觉一样,也就是这么冷冷的表情,冷冷的脸孔,让人瞬间毙命。

  很快,弘零在封闭中,渐渐恢复过来,看到眼前血红的一片,才开始觉得可怕,但是幸运的是,成功的救了幸零。

  “哥,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吓死我了。”看见弘零又麻木地杀死了两个人,尽管是保护了自己和他,然后在幸零心中,她是最不愿意看到哥哥变成这个样子,来保护自己。

  “幸零……我……”弘零擦去脸上的血,转过头去,恐惧的模式,骤然改变,那是瞬间的巨大恐惧,只要体验一次,只怕永世都不会忘记——一把刀,正从幸零背后左上角,顺势砍下来!“幸零!!!!!!!”

  幸零此时,也转过身去,红色的血,溅满了幸零的全身,甚至连头发,衣服,都是鲜红的血——另一把刀,从那名政府军的胸口,刺了出来,估计是刺穿了心脏,似乎也因此,并没有砍到幸零。

  “幸零!!!”弘零正要往回跑,另一个火球,又突然从天而降,在弘零的面前发生了爆炸,爆炸的威力,让他弹飞了很远。当他再爬起来的时候,前方,已经跑来了好几十名反抗军。

  “准备!射击!…………啊!!”枪还没有响起,发令的人,已经人头落地。飞溅出的鲜血散去,依旧是红色的双眼,这不是生命的结束,而是死亡的开始,站在血泊中的弘零,便是执行者,刑具对他来说,根本不需要。

  “怪……怪物!”数十人的枪,立刻对准这名少年,杂乱无章的射击,乱枪之中,尽管弘零多么的冷酷,瞬杀速度多么快,终究难以空手把十多名反抗军全数击倒。他身上已经中了五,六枪,已经到达了极限,支持他的唯一,就是要救幸零……

  “我……不能就这么倒下,我的生命,早已经可以抛弃,惟独是幸零,就算要我抛弃一万次生命,我也要……”身中第七枪,弘零又击倒了一名反抗军,“我也要,保护你……直到死去之后!”在他击倒这名反抗军的同时,无数支冰箭,从身后出现,并且全数击中剩下的反抗军。

  “是谁?……”身中七枪的弘零,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倒在了地上,只是隐约看到,身后走来的一名身穿长袍的人,“是……法师?”他的知觉已经满满变得模糊,只能隐约看到这个人,随即,他失去了意识。

  “蓝希特少佐,这个人怎么办?”一名穿着普通政府军服的士兵,对这名身穿灰色长袍的人问道。

  “带他回去实验所,利用速度和冲击力,使手脚都能成为利器的人,我们第六军很需要这样的人才,回去好好让他训练一下。”

  “是。”

  森林的火渐渐熄灭,漆黑中,火炎像是再唱着悲伤的歌曲,六神无主地晃动着,知道剩下烟云,依然无法停息那没有尽头的未来去向。在云散去的一刻,东边的天空出现了一丝光亮,将来的幸零和弘零,似乎必须走上命运为他们安排的道路。

  而在火炎另一端的幸零,被那位“救”了她他的大叔,硬抬着跑。虽然她知道和最重要的哥哥分开了,但是连续受到惊吓的她,一时间又回不过神来,直到那大叔问她:“那个人……是你谁?”

  幸零许久没有答话,最后,只说了一句:“哥哥。”

  大叔奔跑着,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而幸零也没有再说话,然而她也无法从这大叔的手中挣脱,只能默默爬在大叔的肩上,估计他要跑去反抗军的村子吧。穿过了树林,远处的山间,仿佛出现了一个小村落……(未完等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