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双面之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守护的心

双面之心 暴走绵羊 6458 2005.07.28 02:48

    这里是共和政府军第六军的专属研究所,正如所有的研究所都具有的特点一样,研究所总是坐南向北,以减少气候和阳光等造成的自然影响。尽管二十四小时都亮着灯,但是总免不了有那么一点的昏暗,并且搀杂着各种各样的电子测试仪器所发出的嘈杂声。

  在一间像是病房的房间内,弘零正躺在中间的病床上,身上缠着许许多多的纱布,虽然昏迷着,但看样子似乎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床位的旁边,一名军医正认真的写着观测记录,右手上的笔,划在左手托着的病历本上,发出沙沙的响声,似乎没留意到,身后的房门已经打开了。

  “哟,他的情况怎么样了?”进来的,正是蓝希特——身穿灰色长袍,暗红色的头发,目光冷看一切的双眼,手上拿着一顶军帽,位列少佐军衔兼国家魔导士的共和政府军第六军特别编号部队的队长。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穿军装的随从。

  “少佐!”军医慌忙回过头,对蓝希特行了个军礼,便开始报告,“目前他的情况稳定,尽管有些营养不良的迹象,血压和心率都已经恢复正常。不过,实在难得,中了七枪,他居然没死,求生意志相当强啊。”

  “哦?大概,是因为和他一起,长得跟他很像的那个女孩子的关系吧。”蓝希特拿过了军医手中的病历本,细细的看着上面的记录,并对身后的随从问道,“侦察部那边,有没有关于和他一起的那个女孩的消息?”

  “是的,少佐,关于那个……”

  正当随从想要报告的时候,突然间,躺在床上的弘零睁开了眼睛,还没等军医反应过来,刹那间他就弹了起来,转身回旋就是一脚踢向军医的头部。然而,就差那么一点点,蓝希特却快了一步,把弘零的脚抓住了,这让弘零惊讶不已。

  “在我面前玩这套……”蓝希特冷冷的盯着弘零,并且冷笑了一下,“呵,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雷!”一瞬间,从蓝希特抓住弘零的那只手中,传出了强大的电流,迅速传遍了弘零的全身。

  “啊!!”弘零不由得惨叫了起来,当蓝希特松开手,弘零便重重的摔在了床位上,一动也动不得,只能咬着牙,怒视着蓝希特。

  “我用雷术,把你全身的神经麻痹了,一时半刻你是动不了的。说起来你还得谢谢我,要不然你早就给反抗军乱枪射死了。”

  “我……还不如……死了……算。”弘零勉强的说了一句话,便闭起了眼睛,似乎不想理会任何东西。

  “你在说什么傻话,人只要抱有希望,就不会想去死了吧,如果你活着还有希望的话,这句话就绝对是傻话了——很想知道那个和你很像的女孩的消息吧。”

  弘零一听到蓝希特要告诉他幸零的消息,又睁开了眼睛,又一次盯着蓝希特,并且张开口,像是要说什么,但是由于全身麻痹,已经说不出话了。蓝希特看了看随从,示意让他把刚刚的报告说完。随从看了看蓝希特,敬了个军礼,又开始作刚刚未完成的报告。

  “少佐,关于那个女孩,前几天在北山森林边缘的山间,突袭部曾经对反抗军的据点进行突袭,虽然已经击溃了据点,但是很不幸,最后竟然被全歼了。据道,曾经有人在据点内,看到和这少年很像的人,但是去向不明。”

  “怎么样,听到了吧,乖乖留在研究所,总有一天你出去了,会找到她的。”蓝希特转过身,向着房门走去,正要离开的时候,他又转过头来,对弘零说道,“对了,以后,你就叫贾·兰迪,至于以前的什么名字,忘了吧!”

  蓝希特离开了,弘零看着天花板,脑袋里根本没去想在研究所以后的事情,他唯一想的,只是到底幸零怎么样了,还活着吗,那天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室?然而,就在分离的那一天……

  北山森林边界的山间里,有一条村落,一个靠打猎为生,相当贫困的村落,也就是政府军口中所谓的反抗军据点。幸零被救她的大叔抗着,来到了村落里,在刚一进村时,大叔就把她放了下来,然而她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站着环视这个村子。村里大多都是妇女和小孩,当然还有几个男人,他们看到这大叔回来,都在这时候围了上去。

  其中一个孩子,和别的孩子一样,穿着布满补丁的衣服,虽然显得有点破烂,倒也不脏,他是第一个跑过来的小孩,天真的眼神,充满的期望,望着那位大叔,并且拉着他的手,问道:“郝文叔叔!我哥哥呢?他回来没啊?”

  郝文大叔望着那小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布满老茧黑黑的手,摸着孩子的脑袋,又抬起头,环视着四周充满期待眼神的村民,一时间,他根本无法说出口,把战友们的死。最后,他叹了口气,无奈的合上双眼,终于说了:“回不来了,他们都回不来了。小虫,你哥哥也是,回不来了。”

  小虫原本充满期待的天真的双眼,伴随着表情的变化,变得茫然,“叔叔……什么意思……为什么哥哥回不来?哥哥不要我了吗?”说罢,他的小手拉得郝文大叔的手更紧了,而眼泪也就一下子从他双眼蹦了出来,这让大叔更加无奈和难过起来,想说什么安慰的话,却又无法说出口。

  “可恨的政府军!!”“他们,他们难道没人性吗?”“连生存都不让我们生存吗!?”四周的村民,更加激动了,失去亲人和朋友,与生存被一步步的剥夺,交杂一起的不幸,在忍受与反抗的矛盾中,折磨着他们,这便是这个现实的非人世界——一切,在幸零的眼中,尽管是看惯,却又无法习惯。

  过了许久,郝文大叔终于回过头去,望着幸零说道:“先把这个女的,关到牢里,然后再办该办的事情。”

  “关她到牢里?为什么?难道她是政府军的人?!”四周的村民,一听到郝文大叔要把她关到牢里,立刻开始怒视着幸零,甚至有的人开始向幸零丢杂物,有的还骂道“政府军的走狗”,但随即,又立刻被郝文厉声制止,“她和政府军无关!但尽管如此,我必须把她关起来,在善后工作没完之前,任何人不得动她一根头发。洛伦,你把她带到牢房。”

  “明白。”人群中,走出了一年青人,穿着黑色的无袖夹克和一条有点破烂的牛仔裤,一头褐色的短发,其中有几道挑染成了黄色,还用绳子吊着一根,像是钥匙一样的东西,绑在手腕,而他的眼神和表情,明显要比其他的村民较为放松。他走到了幸零面前,说了句“跟我来吧。”,便拉着幸零的手,向牢房的方向走去。

  幸零依然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些悲愤的村民,特别是那个叫小虫的小孩子,流着泪的双眼,和充满恨意的脸,正对着幸零,让她觉得很很不舒服,并且充满愧疚——因为哥哥弘零,就在她眼前,杀死了这村里的人。

  牢房是一间有点破烂的小房子,除了窗口和门是铁制的以外,其他几乎和别的房子一样。洛伦打开了生锈的铁门,把幸零领进了牢房里,牢里除了一张木制的床,其他什么都没有,剩下的四周只有结实的土墙。透过窗口,可以看到牢房旁边有个比其他其他房子要大很多的房子,也是土墙制的。

  “那么,你就暂时呆在这牢里吧,我的名字叫马·洛伦,就住在牢房旁边的工房里(指着窗外那所大房),有什么需要,你向着窗子外喊我,就可以了。”说完,洛伦便向着牢门外走去,在正要关门的时候,他又突然回过头来,问道,“对了,为什么你一直不说话?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啊。”

  “我的名字:穆·幸零,叫我幸零就好了。洛伦先生,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幸零一路看着那些村民的脸,特别是那个叫小虫的孩子,终于忍不住了,“请你替我,向那个叫小虫的孩子,说对不起……因为我哥哥,做了无法被原谅的事情,我只希望能向他道歉,也不奢望他的原谅。”

  洛伦看着幸零充满真诚与歉意的双眼,渐渐的微笑起来,点了点头:“我就觉得啊,那些事情,绝对不可能是你做的,这样的话,只有善良的人,才能说得出,所以你太善良了。放心吧,你的请求,我会替你转达的,但你也得做好心理准备。”说完,洛伦走出了牢房,轻轻的把生锈的大门关上。

  “谢谢你。”幸零的表情,也稍微的放松了些,看着窗外,也不禁想起和自己分离的哥哥,倒底怎么样了,然而她一直坚信,弘零是绝对不会轻易的丢下自己不管的,而她自己,为了哥哥弘零,也会坚强的活下去。幸零坐在木床上,细细听着窗外,似乎一切的东西,都在发出悲鸣,那是受现实所折磨的哭声,又像是失去音色平衡的钢琴,发出的吵杂的噪音,听得让人心里像有跟刺一样不舒服。

  隔着生锈的铁窗,幸零望着那所大土房,觉得相当特别,而且她也听得到,洛伦总是时不时的对某一样东西弄来弄去的,大概是什么机器吧。有的时候,他进去房子就是一整天,幸零不得不大声的叫好几次,他才走出来,样子像是很累,忙碌得没空休息一样。后来便听说,洛伦是这个村子的机械师,几年前,因为原本作机械师的洛伦的哥哥,被政府军的抓去后,一直没有回来,洛伦才代替他哥哥成为村子的机械师,以维持枪械等武器和工具的供应。

  这时候,房外,传来了脚步声,幸零听得出,那是叫小虫的小孩的脚步。生锈的铁门打开了,传来了吱吱的开门声,小虫正端着饭菜,走进了房里。

  “洛伦哥哥没空,他叫我来给你送饭。”小虫把饭放到了木床边,接着便站着,紧握着拳头,像是有什么话想说一样。

  “谢谢,辛苦你了。”幸零坐到了床边,她看到小虫紧握着拳头,也就猜到,关于他哥哥的死,也许还无法让小虫原谅自己。

  “我知道的,我哥哥的死,本不关你的事。但是……但是……”小虫双手握得更紧,说到这里,眼泪又哗拉哗拉的开始往下流,咬紧的牙关,他又继续说下去,“但是我不能原谅被你哥哥所保护的你,从而夺走了我哥哥的的生命!爸爸妈妈抛弃了我们,现在你们却让哥哥也把我抛弃了,让我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

  “小虫……”幸零再次看到小虫充满悲伤的脸,心里又像扎了根刺一样,但是她在小虫面前,只能无奈,不能为他做任何的事情补偿,更不能让他已经死去的哥哥活过来。因为不想让自己的存在被剥夺,而要去抹杀别人的存在来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东西,这样的世界,不断的在轮回重演。“我们都有想保护自己的哥哥,只是不幸的碰到了一起,但是他们,都保护了他们想保护的人。”

  “那么我们想保护的人呢?”小虫的一句话,顿时让幸零不知所措,一直以来,哥哥弘零,从没间歇过保护自己,为了幸零,弘零甚至不在呼把自己的性命丢掉;但幸零自己,在哥哥的庇佑下,却没有想过,原来自己同样有着想保护自己在世唯一的亲人,保护着自己的哥哥,“我根本什么都保护不到,还来不及去保护哥哥,他就已经死了!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哥哥才会……”

  “喂!小虫,适可而止吧!”门口处,走进来的正是洛伦,“我叫你给她送饭而已,不是叫你来找发泄的对象,再说你哥还不一定是她哥哥杀的。”

  小虫看到洛伦进来了,立刻把脸上的眼泪擦干,但是眼睛依然红红的,对着洛伦喊道:“我一定要为哥哥报仇,不管是政府军还是谁都无所谓!”说罢,小虫就冲出了房子,跑开了。

  “这小子,真伤脑筋啊,不管怎么跟他说,他还是怪你。”

  “洛伦先生,他说得对,像我这种人,根本什么都保护不了,只能让保护我的人白白丢掉性命。”

  “我说你单纯就是单纯,这样的想法,只会辜负了因为保护你而牺牲的人啊!”洛伦走到幸零面前,把手中绑着的钥匙松了下来,拿在手上,“曾经,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哥哥被政府军的人抓去,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他是一个优秀的机械师,但就是不肯给政府军的人办事,结果就这么死了。这条钥匙,是他临走前留给我的,承载着他的寄托,一直守护着我们。如果老往歪处想,我觉得那是对已走的人的不敬。”

  幸零点了点头,虽然还是有点放不开,但是听了洛伦的话,心理也不知不觉的踏实了许多,虽然前面的路依然不明确,最少得让自己有走下去的动力,何况弘零是生是死,还没明确。就在这个时候,幸零慌张的跑到窗边,似乎听到了与村子不协调的声音。

  “幸零,怎么了?”

  “洛伦先生,希望你能相信我的话,政府军的人已经来到了村子附近,必须赶快撤离这里。”

  “不是吧,这条村子,自从我哥死后,外人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何况又在北山森林的边界地方,不是一般的人能够走的进来的,何况,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就是知道啊!你别问那么多,快点把村民都转移了啊!”

  “好好好,怕了你,不过怎么说都得调查一下,那我马上去了。”洛伦起身,把钥匙缠吊回手腕上,随即离开了牢房,“到底,是真是假……”

  “但愿,来得及……”幸零着急的看着窗外,细心的听着周围的动静,结果没过多久,她就不得不大叫起来,“散开!!快爬下!散开!”因为没过几秒钟,一枚炮弹,已经击中了其中一家民房,随即散落出滚滚的烟尘还有燃起了红红的火焰,四处都传出了尖叫声,村民们这才开始慌忙四散,“这么快就行动,这群混蛋,是远程流弹炮。”

  “轰”的一声,又是一枚炮弹,落到了牢房的旁边,冲击的威力把土墙给炸穿了个洞,而幸零从泥堆中挣扎过来,如果不跑的话,说不定下一炮就把房子给炸了,于是帽着滚滚的烟尘,从洞里跑了出来。而此时幸零看到的,刚刚四散的村民,竟然变得很有默契一样,各自从家中拿出了武器,难不成他们打算和政府军拼了?

  “绝对不可以!死了的话,什么都没有了!”幸零心里这么想道,但是激愤的村民,又怎么可能听她的劝告,在滚滚的烟尘与交杂的火焰中,巨大的炮响,还有炮弹落下的爆炸声,早已经把她的喊声掩盖了,只剩下混乱的一片。混乱中,幸零竟然发现,一个拿着武器的小孩,那人正是小虫,但更让她震惊的是,小虫此刻正从地上爬起来,用枪支撑着身体,而他的一只脚,已经没了下半截,地上只有一滩滩的血,已经分不清是哪个人的血迹了……

  幸零想冲过去,把小虫带到安全的地方,因为她很清楚敌人的位置,也很清楚应该怎么离开这个地狱,但才跑过去没几步,她又犹豫的站住了——小虫那夹杂着痛苦与仇恨的双眼,瞪住了幸零,并向着她,吼了一句:“我要!给哥哥报仇!”随即,又望向远处,用枪撑着一步步向前走。

  幸零不由得楞了一下,开始不知道如何是好,脑袋里一片混乱,当她回过神来,才察觉到,死亡的危险已经盯上了小虫,“小虫!爬下!”她使劲的喊道,但是小虫根本就听不到,而两名政府军已经瞄准了他,当他们扣下板机的刹那,一个人突然抱住了小虫,并且用背部,挡下了两枪——这个人正是郝文大叔!

  幸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冒着枪林弹雨,向他们二人冲去,试图救二人,但一颗炮弹,偏偏就在这时候,在二人和幸零之间爆炸,幸零被炮弹的冲击力弹开了。当她爬起来,跑到二人的身边,一切已经太晚,爆炸已经让郝文大叔永远闭上的眼睛,而奄奄一息的小虫,拿枪的手也被炸断了。幸零抱着他瘦小的身体,尽管终究没有哭,单内心已经是出奇的悲痛,她想保护小虫,但是再一次尝到无能为力的痛苦。

  “这下……哥哥……他就不会……丢下我了……”小虫一直看着幸零,直到流泪的双眼,永远的闭上。

  “为什么会这样……”幸零依然紧紧抱着小虫,“为了保护某些东西,就必须去抹杀别人的存在,否则自己的生命就会被抹杀……”

  两名政府军已经前进到幸零的面前,并且举枪对准了幸零,幸零近乎绝望的双眼,面对着这两个枪口,似乎已经放弃了反抗,“这样的世界,或者……死了会更加自在吧……”

  “砰!砰!”两声枪响后,倒地的却是两名政府军,而这两枪居然是洛伦开的,在他们正要开枪之时,正好赶到这里,但也目睹了面前的惨像。

  “死去的人,就让他们死去吧,我们快走吧。”

  “但是……我仍然是什么也做不到,连保护一个小孩子的能力都没……”幸零看着洛伦,但依然放不下怀里已经死去的小虫。

  “放开他吧,太执着于已死的人,只会让在生的人受到连累,让在生的人受到连累,这恐怕不是你,或者郝文叔叔,还有小虫所希望的吧!”说罢,洛伦就硬拉着幸零,不断的跑,一直跑进了他的大工房里,接着他便又一次解开了手腕上缠着的钥匙,“记得我说过,这把钥匙,承载着我哥哥的寄托,既然你在乎自己没能力保护别人,那么就让已故的人,所留下的寄托,来保护在生的人吧。”

  说罢,洛伦走到了工房的一扇门前,打开了这道门……(未完待续)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