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双面之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永远不忘的朋友

双面之心 暴走绵羊 5494 2005.08.17 12:10

    “他们的笑容,是冰冷巨剑上的利刃,反射出带有血一样气息的光,时刻都在我的面前闪烁,仿佛每一秒之后都有可能夺去我的性命。我知道,这里是剑的竞技场,也是剑的坟场,也许我会被他们同化,但是我永远不会接受他们的笑容,因为杀人的剑,不需要有耀眼的光芒……”——弘零在日记本上记下了这段话。

  合上日记本,已经是深夜,但对于日夜牵挂着幸零的他来说,白天与黑夜,只是两个没有实际意义的名词。倒是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和他同宿舍的人——罗伊政居然一直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写日记的弘零,他坐在床上,双手托着下巴,气息相当平静。

  “兰迪,你写日记啊?”罗伊政看到弘零合上了日记本,于是就问了起来,脸上又泛起了异样的笑容,弘零总感觉,那笑容与其他人不同,至于哪里不同,他又说不上来。

  “请不要叫我兰迪,我讨厌这个名字。”弘零把日记本收回怀里,对于罗伊政,他只给了一个随意的答复。

  “啊~~~~~!不要讨厌自己的名字啊,名字是很可贵的!绝对不可以不可以!”罗伊政突然激动起来,冲到弘零面前,抓着他的双臂,双眼瞪得大大的,奇怪的紧张表情,让弘零惊讶不已。没想到,自己一句随随便便的话,居然会让他如此激动,这也是弘零首次看到,一直保持微笑表情,甚至在压迫感沉重的蓝希特面前,依然面不改色的罗伊政,变得这么神经质。

  “因为,这不是我本来的名字,所以我讨厌。”弘零说完,把罗伊政的双手按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啊……有自己本名,真好啊。”罗伊政放松的表情上,又闪过了一丝哀伤感,仿佛落叶飘到流水中,失去了自己去向的选择。

  “你的名字,是蓝希特改的吧。”

  “嗯,以前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楚,少佐说我来到这里前,从鬼门关走了一回,除了自己的命,什么东西都没带回来,包括姓名,所以他就给我取了个名字,叫罗伊政。”说到这里,罗伊政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依旧是那种,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稚气的笑容,没有一点机心,也没有一丝恶意。“因为我没有名字,所以对自己被给予的名字很珍惜,那么,因为拥有自己的名字,所以你会不希望被别的名字侵占吧。”

  “穆弘零——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弘零。”弘零看得出,他并不是一把随时都会染血的嗜血之剑,和自己一样,他背负了一些东西,然而只是他比自己更惨,连自己背负着什么,都不知道,“执着着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名字,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一旦失去这个名字,就无法再掩饰一无所有的内心,甚至无法证明自己的存在。”

  “兰迪,不……弘零。”说罢,罗伊政竟然出其不意的抱住弘零,带着抽咽声,似乎是哭了;弘零刹时间不知所措,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人抱住,因此渐渐失重,整个人与罗伊政一起,倒在了床上,“你能……当我朋友吗……”

  “朋友?为什么……”

  “三年了,我知道的,与我同宿舍的人,都不是他们的真名,在他们眼中,我什么都不是。因为自己的测试数据很不稳定,所以三年来,我一直没能离开,也许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永远消失……”罗伊政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慌忙松开手,站了起来,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所以如果我的存在被抹杀了,能有一个承认记得我的朋友,那么我就安心了。弘零,求求你了。”

  “朋友啊……”弘零也站了起来,望着坚定的伊政,轻轻笑了一下;看到像这么执着人,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我们都是同一类人,所以我们会是朋友,然而离开这里,是我必须做的事,任何人都不可以阻止我。”

  “这里的外面,有你总要的人吧。”

  “我妹妹——比我性命还重要的人,我一定要出去,并且找到她。”弘零此刻,握紧的拳头,恨不得能立即离开,然而蓝希特并非等闲之辈,唯一离开这里的方法,就是得到那家伙的认同。

  “弘零的妹妹啊……那么她一定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伊政向着弘零伸出右手,并且握紧拳头,示意要击拳(注:击拳是当时朋友或者兄弟间,互相的一种约定,两人对拳而击,表示把对方的事当作自己的事)“那么无论如何,弘零的心愿,就算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帮助你实现。”

  “谢谢你……朋友。”两人的拳,轻快的击在一起,标志着两人的友谊正式开始,但是第六研究所中,每一次蓝希特挑选人员,就只有一个人可以离开;在此之前的数天里,在这诡异的研究所里,弘零总觉得,有一种压迫感,并非单纯是由于蓝希特所引发,而是更深沉的东西……

  对于罗伊政来说,弘零可以说是他所记得的人生中,第一个朋友;然而反过来,除了幸零,对一直为了生存而四处飘泊的弘零,罗伊政又何尝不是他的第一个朋友。

  翌日,弘零在研究所的训练,同其他人一样,井然有序的进行;在此之前,弘零在养伤其间,就已经对流程有了详细了解,并且做了严格的身体检查与训练知识了解。

  “少佐,这个叫贾兰迪的新人,在数天的测试数据中,一直名列前茅,但是……恕下官冒昧问一句,为什么你会特别留意他。”副官向蓝希特递上了弘零的测试数据资料,而这些资料,也是蓝希特主动要求测试员每天做完测试后,独立由副管叫给他审阅。

  “不为什么,就因为他是我捡回来的。”蓝希特看着数据,很随意的说着话,语气听起来似乎话外有音。

  “但……”然而副官似乎听不大明白,不由自主的追问起来,“另外有一个叫麦科琳的新人,他的数据也是名列前矛,下官猜想如果到了选人时候,可能最大的竞争就是他们两个吧。”

  “选人入列,那是我的事情。”蓝希特冷不防的盯了一下副官,副官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低头连忙道歉,还没等副官抬起头来,蓝希特随即又问道,“罗伊政的数据如何?”

  “啊……是的少佐,罗伊政……咦?他的数据处于中流水平,很一般啊。”副官疑惑的看着蓝希特。

  “哼呵呵呵……”更让人费解的是,蓝希特听完后居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今天的测试项目,是射击吧。”

  “是的,少佐。”

  “好,那就带我去看看。”蓝希特放下手中文件,拿起放在办公桌右边的帽子,戴到头上,便走出办公室,向着射击防走去,副官只好急急忙忙的拿好那些文件,跟着跑了。

  射击房的旁边,是安装有巨大立地玻璃的观测房,对于电子靶的控制,还有被测试者的数据记录,也是在那里面完成。然而今日的射击场,又显然变得有点不同寻常,因为站在射击台上的几个人,其中就有弘零与麦科琳两名新人王;不光如此,站在观测房内,仔细凝视着他们的人,正是蓝希特。

  “有趣,他居然留意到我。”蓝希特锐利的目光,很快就发现已经举枪的弘零,没有注视着电子靶,反而注视着站在隔壁观测房的他,直到十发字弹打完,他的目光依然没有一刻离开过自己,用那种像是要证明自己价值的眼神,“有趣。”平淡的语气,说罢,蓝希特就离开了射击房。

  “贾兰迪的射击数据?”副官着急的问起观察员,他还有观察员的脸上的表情,在看到数据以后,就像看到一头猛兽,轻易的把自己撕裂一样——“九个十环……最后一个零环……不!他是故意打到了头部的位置!完全没看电子靶,居然……”

  “好厉害啊!弘零!”罗伊政立刻跑到弘零的面前,脸上的稚气的笑容,又带上了惊叹的味道,“不用看电子板,竟然打得比麦科琳还厉害,如果不是最后一枪……”

  “你是故意的,对不。”突然在背后插话的,正是麦科琳,“最后一枪打到头部,甚至没有看电子靶,总计九十环……其实你要打一百环(麦科琳的成绩就是一百环),根本就是小儿科,对不,贾·兰迪。”

  “呵。”弘零只是冷笑一声,没有说多余的话,就向着休息的位置走去,其实这并不是弘零目中无人,而是他明白道,最大的威胁,并不是这个人,而是蓝希特本人。

  “轻视我的话,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麦科琳盯着弘零,同样作为新人王的他,自信不会比任何一个人差,然而今天却被别人如此侮辱,虽然表情上是平静,其实内心的自尊比谁都强。但弘零由此至终没理会过他,甚至于罗伊政,居然也和弘零一样,近乎完全无视了麦科琳。

  第六军特别部队,是一个直属蓝希特指挥的独立紧急应变综合部队,往往要执行异常危险的任务,因此对于队员的在高危环境下的高强度运动,要求自然不低。而今天则是在高危环境下的行动训练,要求通过一连串高危地带,并且在时间上有严格限制,万一失手的话,后果就是死亡。

  测试经过了一段时间,虽然还没出现死亡的人员,但是很多的人已经开始感到体力不足。比起弘零,罗伊政似乎对这一项测试放松得多,的确,在体力上,比起身材单薄些的弘零,伊政虽然比他略为高大一点点,的体力和力量却要大得多,再加上有数年的经验,因该是难不倒他。

  “接下来是抓着上面的横钢条,穿过五十米长的地方,弘零你要小心,下面全是刺刀,摔下去就……”伊政排在弘零的前面,而凡事谨慎的他,不免又要对弘零提醒什么危险起来,虽然已经是今天的第N次了。比起这个,让弘零担心的是,伊政的前面,是麦科琳这个人,弘零从来没轻视过任何人,因此他想到,万一他做什么小动作,只怕会把伊政也连累到。

  “伊政,我们换个位置。”

  “为什么啊?”

  “不要多说了,快换。”说罢,两人便调换了位置,继而训练开始。虽然下面是明晃晃的刺刀,就像是死神张开口露出的利齿,将要吞噬摔落的灵魂一样,每个人都面不改色的抓起头上的一根根钢横杆,向前爬去。麦科琳身后紧跟的是弘零和伊政,而麦科琳本身就是一名相当出色的战士,而做事又极之细心,甚至连弘零也察觉不了,他已经利用钢丝,瞬间把一条横钢杆的一端切断。

  当弘零发觉不对的时候,钢条已经无法承受他的重量,脸上惊讶的表情,显现出的,是“糟糕”二字,另一只手却又来不及抓住另一条钢杆,随即整个人向下坠,眼看就要被死神的利齿所杀!

  血流了出来,沿着锋利的刺刀,慢慢从刀身划落,这鲜红色的血,却并非弘零所流;麦科琳的脸上,也没有漏出杀死弘零的那种满足,冷哼一声,像是在说“算你走运”一样。当弘零反应过来,转头一看,他才发现垫在自己下面的,竟然是伊政!原来在千钧一发的时刻,罗伊政竟然毫不犹豫的利用反冲,先一步垫到弘零将要掉落的地方,然而这要承受更大的冲力,根本就是自杀的行为!

  “伊政!!”弘零小心的站到刀缝里,把身中多刀的罗伊政抬了起来,一直到平地才放下。眼看着他居然肯为自己,为朋友而奋不顾身的替自己去死,弘零落泪了,自懂事以来第二次落泪,为了视自己为朋友,而自己又视其为朋友的人。眼泪与伊政的血,渐渐混淆在一起,变得稀疏而又浓重。

  “弘零……你哭什么……”弘零伤心欲绝中,伊政竟然突然说起话来,刹那间让弘零呆了好一阵,过了数秒,他才反应过来,抱住了伊政,但眼泪却继续在流,“哭着抱着人家……干嘛,像个女人似的,你妹妹……看到会笑你的。”

  医生来了,数名观测员把伊政抬上了担架,弘零对着他,说道:“谢谢你。”尽管疼痛,伊政依然露出和平时一样稚气的笑容,直到离开训练场。

  “友情吗?真虚伪,难怪那家伙三年都无法离开这里。”麦科琳传来了一句冷冷的话,这句话就如千针万刺,扎在刚刚死里逃生的弘零心里。

  “很好玩吗?”弘零的眼中没有了泪水,略带淡红的双眼中,透露出一丝的杀气,眼神也变得伶俐起来,如两道死亡之光射向麦科琳,他一步一步的走到麦科琳面前,正如过去为保护幸零而自己封闭感情一样,“有机会的话,我会杀死你。”

  “期待这一天,我也会杀……”麦科琳与弘零对视着,然而话还没说完,弘零竟然再一次做出了侮辱他自尊的举动,直接从他的身边走过,再也没看他一眼;但这回不同,麦科琳在弘零离开很久以后,僵持的身体,才开始活动,双眼所透露出自己承受的那种可怕的压迫感,正如那个人——蓝希特一样!他第一次对弘零感到害怕。然而强烈的自尊心,并没有让他退缩,他的心里依然是默念到要杀死对方。

  时间到了晚上,医疗室内,躺着的是受伤的伊政,他全身自然是缠上了绷带。

  “这么大的冲力被刺刀刺伤,居然会是很浅的伤口!”弘零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连医生给他看的检查报告,也几乎无法相信让他相信自己的眼睛,“伊政,怎么会这样!”

  “对不起,一直没告诉你,其实我的身体过去一直就很特别,就算是被子弹打中,也都只是皮外伤,少佐说正因为这样,我才能活下来。”

  “特殊的身体结构……”听到这里,弘零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特殊的身体,研究所,三年无法离开,蓝希特的本意……众多的东西都刹那间联系到了一起,让弘零觉得,蓝希特这个人更加深不可测,“不过,无论如何,都是你救了我,代我死了一次。”

  “我今天看到你哭哦,哈哈哈……哎呀!”伊政突然的大笑起来,当然笑得过了头,不小心让伤口裂开了。

  “笨蛋!老实呆着,笑什么。”

  “呵呵,抱歉……不过弘零,那时你哭了,就说明,你是真心的把我当成朋友,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伊政的脸上,无论何时都是那个稚气的笑容,他能奋不顾身的代弘零“死”,在弘零的心中,同样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朋友。对朋友的笑容与泪一样,甚少在弘零脸上看见,而这回,是弘零第一次对着自己朋友露出笑容。

  “对了伊政,明天是讲魔法应对战术,你没问题吧。”

  “没事,只是战术讲坐,不需要行动训练的,没问题。少佐说,近几次的战役中,第六军有几个连被歼灭,据调查是反抗军中竟然也出现了魔导士。与魔导士的战斗是非常可怕的,因此作为预备的部队,我们也必须第一时间对魔法作战的战术作出了解。”

  (未完等续)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