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玄之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弱冠少年,一樵夫

开玄之世 源丁777 2299 2018.12.07 01:59

  “落泽城”的院落和大泽朝南端的院落有很大不同,院墙全是由黄土垒砌而成,而非田齐十二岁之前在江山之南见过的石头篱笆,那时候老头子带着他走遍了大泽朝东南的名山大川,见过了无数风景,看过了无数人情,直到三年前才一句话打发他到了北牢之地。

  隔着一道还没人高的土墙,田齐看着哈哈大笑的刘三米,不由得就想起老头子。

  一样的满脸皱纹,一样的无耻鸡贼。

  “王家寡妇可是我们这一代出了名的尤物,要是被她摸一把老头子能半个月睡不着觉,你看把你吓得。”刘三米一脸羡慕的说道。

  田齐把手搭在墙头问道:“那你晚上快去敲王寡妇的门啊,也不知道上次被谁打的鼻青脸肿。”

  “去去去,臭小子懂什么,对于女人,得不到的才是最挠心的,得到了,辈子一盖,床笫之间也就那一两下的事情。”刘三米有些潸然。

  上次因为半夜去偷看王寡妇洗澡,他被王寡妇追着胡同打的鼻青脸肿,三天没敢出去见人,几乎成了巷子里的美谈。

  “也对,就你这大把年纪的床笫之间可不就一两下子的事情,时间久了,估计我得给你坟头上多烧两张纸了。”

  刘三米打开院子门,朝田齐身子锤了一拳道:“你们这些读书人呐,说话比刽子手的刀都毒。”

  “谁让你老不正经了。”田齐嘿嘿笑道。

  刘三米伸出手指扣了扣鼻子里的鼻屎,顺手抹在土墙上道:“既然没被退学,那晚上咱们继续走夜去,你这半个月没在,我自己喝豆腐脑都喝的没滋味。”

  “好啊,等我回家收拾一下。”田齐道。

  他刚要转身,刘三米瞅着他的脸,拉了他衣袖说道:“小子,和人打架了,脸上怎么弄的,谁打你了?”

  田齐此时才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被陈之良那几个狗腿在脸上打了一拳之后,他急着回家一时都忘记了疼,刘三米这一提,他才意识到。

  刚要说话,背后咚咚咚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谁把田哥儿打了,我去揍他。”

  一个身材高大,浑身青筋暴露的黑面大汉来到了田齐身边嗡声说道。

  褐色麻衣,一双露着脚指头的布鞋踩在脚上,一手提着拆到,一手拎着一担柴火的少年站在了田齐的身后。

  田齐回头一看,咧嘴一笑:“花花,没事,在学宫里面和同窗发生了点争执。”

  “哦!那花花就不打了。”大汉憨憨地说道。

  少年人弱冠年纪,浓眉大眼,牙齿有些泛黄,一头和鸟窝一样的乱发披肩,双眼和正常人有些不同,往耳朵两边靠拢,很是怪异。

  这个在刘三米嘴里一字胡同里面除田齐之外另外一个最有出息的年轻人,反应有些迟钝,在胡同里和田齐最要好,每次给田齐家的柴火都要比刘三米多不少,名叫牛花花。

  “你这傻小子,你还敢去学宫里面打那些富贵人家的公子哥么,小心让人家把腿打折。”刘三米撇了一眼牛花花说道。

  “田哥儿让打我就打。”

  “傻子吆,田哥儿如果让你打,他就不是田哥儿了。”刘三米看着眼前这个傻大个气就不打一处来。

  要说这小子不傻吧,吃饭比谁都多,给一字胡同砍柴从来不要钱,就要一口饭,要说傻吧,自从田齐一年前要教他识字之后,他就给田齐家的柴火比别人家的都多。

  这半个月以来,田齐没回家,这傻小子每天不间断,把柴火都快塞满田齐家的院子了。

  “你别天天傻子傻子的叫,花花只是心窍有些愚钝,并不傻,他现在已经能够记住三百个字了。”田齐很严肃的对刘三米说道。

  刘三米一咧嘴:“我也识字啊,不多五百个是有的。”

  “那你以前怎么不教花花识字。”

  “一个傻子,识字有什么用,老实砍柴做个樵夫不挺好,再怎么识字也做不来那人上人。”刘三米嘬着牙花子,翻了翻白眼。

  牛花花身躯向前,举起手中的柴刀在刘三米眼前比划了一下。

  吓得刘三米一激灵,跑回院子:“得得得,不说你傻子了。”

  见刘三米认怂,牛花花憨憨一笑,提着柴火对田齐的院子指了指,田齐点头说道:“走,去我家,一会在我家吃饭,家里还存了几颗南瓜,够我们吃一顿了。”

  “哎哎,那捆柴是给我家的。”刘三米在身后吆喝道。

  牛花花手臂一抬,那担柴火被他一手扔进了田齐家的院子,回头对刘三米说道:“今天不给你了。”

  这下轮到田齐站在土墙边上哈哈大笑。

  笑罢,田齐和牛花花正要回家做饭,准备晚上和刘三米继续走夜。

  一字胡同口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脚步声凌乱无序,中间还夹杂着喝骂和叫喊的声音。

  田齐回身望去,不进眉头一皱。

  十几个**着膀子,手上提着铁棒,尖刀的地痞混混哄哄嚷嚷的闯进了胡同,直扑田齐的方向而来。

  刘三米一见来的这十几个人,叫道:“西坊帮的王侃怎么来了,前天不是才交了保押费,今天怎么又来了。”

  “可能是冲我来的,你们躲一躲。”田齐说道。

  刘三米一听,翻身就跑进了屋子,屋门一关,仿佛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牛花花跨步走到田齐的身前,回头憨憨一笑:“田哥儿,如果要是找你麻烦,你一会躲远点,我打跑他们。”

  这十几个人来的动静有些大,一字胡同原本回屋各自做饭的人纷纷从家里往外看去,王寡妇更是抄起勺子,一拉院门,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你们这群穷鬼听着,今天没你们的事,我们老大专门来找那个叫田齐的小贱胚子,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不想被打残的都滚开。”十几人之中一个三角眼的小个子一进胡同就朝周围的人喊道。

  十几人中间领头之人,满脸横肉,手指骨节粗大,胳膊上的肌肉挤成了一个个的疙瘩,手里提着一把黑色的朴刀。

  他走到田齐的身前,看看田齐和牛花花说道:“田齐,平时念你是个读书人,我王侃不想找你麻烦,可是这次上面指明要收拾你,我有没办法,你让牛花花闪开,免得他受牵连。”

  “花花赶紧回家。”田齐听了王侃的话,知道这是陈之良不想放过自己。

  “不行。”牛花花人虽然楞,可是不傻,眼前这阵势田齐非吃亏不可。

  他手中柴刀一横,双脚扎地,身子微微一躬,双眼一睁,低声道:“谁敢来?”。

  这一动,如同是将军扛鼎,霸王立山,十几个地皮流氓顿时感觉呼吸一紧。

  一辆黑色的马车,悄悄贴近了一字胡同的入口处,拉车的是军中战马,车身漆黑,一杆枪头斜插在马车的前侧,隐匿在胡同昏黄的尽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