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反派们的洗白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七,抉择

反派们的洗白日志 Yuki希 1932 2020.06.30 12:51

  卫宫宅的清晨总是明朗而又寂静的,诺大的宅子平常只有卫宫是狼一个人居住,总是显着一种别样的落寞。

  太阳初升,如同往常一样,卫宫是狼在约莫五点的时侯便起了床,来到了自家的道馆,进行起了每天雷打不动的晨练。

  进行了最基本的肌肉锻炼后,卫宫是狼娴熟的拿起了弓箭,做起了重复而又机械的射击运动。

  这是卫宫是狼数十年如一日的习惯,长久以来的锻炼外加良好的基因天赋,使他的身体如果按从者的那一套来计算,筋力已经达到了普通狼类所能到达的巅峰——D级。

  昨晚,小灰灰在送卫宫是狼到家门口后,便骑着莉洁莉特心爱的小摩托离开了那里,直到回到狼堡之前,他还在不断的遗憾着,系统不知为何陷入了沉睡,导致他拿不出储存在他那里的替身之箭。

  否则小灰灰一定立马将箭刺进卫宫是狼的心脏中,见识见识像他那样的伪善者会获得如何的替身。

  进行了一系列的锻炼后,卫宫是狼边擦着汗,边打开了推拉门,走进了客厅。

  客厅中,横七竖八的躺着九名沉睡的女狼,鼾声震天。

  卫宫是狼小心翼翼的跨过她们,来到了厨房,简易的做了数份早餐,吃完自己的那份后,卫宫是狼便将饭菜连同着写有昨晚发生事情的纸条和一些现金放在了她们的身旁,又从旁处拿来了数件外套,叠好,落在了门口。

  做完这一切后,卫宫是狼又在数个地方设置了不可打开的魔咒,只余了大门,便离开了那里。

  在卫宫是狼刚离开之后,依靠在墙边躺着的一名白发女狼乍然睁开了眼,望着卫宫是狼离开的大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鼻子轻轻抽动,跟随着鼻子移动到饭菜旁边后,拿起身旁的碗筷便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吃完自己的那份后,白发女狼又望向了周围的早餐,没有任何的犹豫,白发女狼静谧的爬向了周围,将所有的早餐全部摆放到了餐桌上,又将卫宫是狼给自己的钱分发给其他狼后,便坐回到餐桌,优雅而迅速地吃起了剩余的八份早餐。

  吃完之后,白发女狼又抖了抖自己那可以保护自身的黑色斗篷,从斗篷的内侧——右手的肩膀到胳膊肘附近取出了鸟笼一样细长的“槛”。

  “槛”中放着一个立方体的匣子,那匣子有着一张古怪的巨脸,与强烈的魔术气息。

  “你这个笨蛋,居然轻易就被普通的狼骗到了,你不会真的相信天下有免费的午餐吧?”

  匣子上,巨脸机械般的开合着,吐出沙哑的男声。

  “抱歉,亚德,在下第一次来大城市...总之,给您添麻烦了。”

  银发少女拘谨的抱着歉,仿佛快要哭出来一般。

  名为亚德的匣子没有丝毫的谅解,依旧毒舌的说道:

  “切,要不是有着黑羽外衣,恐怕你的贞操...哼哼。”

  银发少女不再说话,低着头,仿佛做错事的小学生一般。

  “行了,别像幼稚园的小孩一样,刚才离开的那个男人的身上有我们一直追寻的气息,你要想尽一切办法留在这里,哪怕将你的身体贡献出去也在所不惜,明白了吗?”

  “是,在下明白了。”

  银发少女干脆利落的点着头,完全没有在意亚德口中的恶意。

  “既然有个觉悟,就先把这些碍事的都赶出去吧。”

  说罢,亚德便变成了一根带着尖刺的长棍,平躺在了餐桌上。

  银发少女难得的没有悲观消极,提起长枪,打开大厅的门,便将最靠近门口的女狼挑起了起来,将钱塞进对方的口袋中后,便顺着卫宫宅的院墙丢了出去。

  巨大的冲击,瞬间震醒了酒醒的差不多了的女狼,她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又摸了摸自己口袋中的钱后,女狼欣喜着离开了卫宫宅。

  依葫芦画瓢,银发少女又将其他几位女狼以同样的方法丢出了卫宫宅。

  瞬间,卫宫宅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望了望周围略显杂乱的环境,银发少女娴熟的将长枪变为长柄镰刀,割起了周围的杂草。

  另一头,卫宫是狼也许自觉自己做了什么坏事,难得主动的来到了间桐家的门口,静静的等待起了樱。

  只是,樱还没有等到,一个身穿着和服,拄着古怪的木质拐杖,面色枯瘦,形容枯槁的光头老头便静悄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你就是卫宫是狼?”

  老者沙哑而又诡秘的问道。

  “嗯,”是狼点了点头,反问道,“老爷爷您认识我?”

  “呵呵,老朽名为间桐脏砚,是樱的爷爷。”

  “爷爷?”卫宫是狼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满脸疑惑的问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间桐脏砚裂开了嘴,扯出了一个恐怖的笑容。

  “你愿不愿意为了保护樱而去死。”

  “保护樱?樱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没有,这只是一个假设...”

  “是狼前辈,...爷爷,我已经收拾好了,我们快走吧。”

  没等间桐脏砚的话说完,樱便急忙的从宅中跑了出来,勾起卫宫士郎的胳膊,便想要离开。

  “别急嘛,是狼,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否愿意为了樱去死?”

  “爷爷,圣...”

  间桐脏砚重重的敲了一下拐杖,满脸威严的说道:

  “樱,慎言!

  卫宫是狼,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是否愿意为了樱去死?”

  幽暗的杂草随风舞动,将间桐宅的铁门刮的沙沙作响。矮小却又威严的间桐脏砚紧盯着卫宫是狼,充满着锐厉的杀意。

  是否回答间桐脏砚的问题,是否愿意为了樱去死?

  [是]/[否]

  (注,该选项对后续剧情发展影响极大,请慎重选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